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收获颇丰
    从夏若飞强行拉开伪装成书柜的密室门,到他制服了这个极有可能是金狐的白人男子,整个过程也就短短的几秒钟。

    几乎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密室门被拉开,白人男子惊醒,然后夏若飞身形一闪进入密室,轻松地躲过白人男子的攻击,两人错身而过,一记简单的手刀将白人男子放倒。

    全过程轻松惬意。

    当然,换成任何一个战术高手过来,也很难做到这个程度,因为夏若飞还使用了精神力的束缚功能,直接将白人男子的手枪扳机锁死。

    所以除非是精神力修为不错的修炼者出手,否则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是很难阻止白人男子开枪的。

    毕竟这白人男子太谨慎了,睡觉的时候都枪不离身,也不怕睡梦中误触导致枪支走火。

    夏若飞一脸轻松地看了看扑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白人男子,然后先迈步走出了密室——外面的那间卧室里,还有一个替身晕倒在床上呢!

    夏若飞既然已经确认了这个家伙是个替身,自然对他不会有什么兴趣,直接就心念一动将他收进了空间牢笼里面去——虽然这替身体型臃肿,但好歹也是有手有脚,抓进去总能干点儿活的。

    夏若飞这也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当然也有保密方面的考量,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今晚就没想在这个训练营中还留下活人,能收进空间去的人,自然都要收到空间中去。

    把这个替身收进空间牢笼之后,夏若飞这才迈步走回了那间密室。

    他先用精神力对晕倒在密室地板上的白人男子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把他身上的武器全都收了起来——除了那把沙漠之鹰手枪之外,这白人男子身上居然还带了好几把飞刀,这几把飞刀蓝汪汪的,一看就是淬了毒的。

    同时,夏若飞也确认这个白人男子身上并没有藏着自杀用的剧毒。

    这也在他意料之中。

    虽然摩德组织派出去的那些杀手一个个都悍不畏死,但这都是洗脑以及强势威压双重作用之下的结果,而摩德组织的高层们,一个个都靠着佣兵团赚得盆满钵满,当然不可能那么决绝。

    夏若飞接着又用精神力对这一间密室来了一个地毯式的扫描,不出所料的是,密室里还设计了一个很隐蔽的暗格。

    夏若飞没有急着打开暗格,而是走到那个白人男子身边,一脚踢在了他的腰眼处某个穴位上,这白人男子顿时闷哼一声睁开了眼睛。

    当他看到夏若飞的时候,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犹如脚底下装了弹簧一样,闪身就朝身后跃去。

    夏若飞双手环抱胸前,用猫戏老鼠的眼神看着那个白人男子,并没有追过去。

    那白人男子见状,心中微微一喜,下意识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然而,本来藏在那里的飞刀,此时早已消失无踪。

    白人男子本来还想趁着夏若飞防备松懈的时候,直接用飞刀给夏若飞来一下的。

    在摩德组织中,这个白人男子的飞刀绝活也是相当有名的,这么近的距离,他完全又把握准确命中夏若飞的咽喉。

    当这个白人男子发现飞刀已经不翼而飞的时候,他的反应也是很迅速的,直接朝着密室一个角落撞去。

    那里是一处隐藏的机关,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直接打开另一侧的密室门,然后他就能顺势逃到隔壁的办公室去。

    可惜他遇到的是夏若飞。

    都已经被堵在这么狭小的密室中了,逃跑什么的,不存在的。

    夏若飞只是轻轻地一挥手,白人男子顿时感觉到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忍不住闷哼的一声,整个人都被弹了回来。

    夏若飞好整以暇地走过去,用英语说道:“好了!我不想继续这个无聊游戏了,咱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白人男子警惕地望着夏若飞,一言不发。

    他自然知道现在的处境对自己极为不利,但他却并没有放弃,脑子始终在飞速运转,苦苦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然而,当他的目光和夏若飞的目光一接触,就忍不住浑身微微一颤,夏若飞那黑色的瞳仁仿佛是无尽的黑暗深渊一样,无比的深邃,他感觉自己的心神好像都要被吸进去了一样。

    几乎是一瞬间,这个白人男子就陷入了被精神力强势催眠之后的那种浑浑噩噩状态。

    夏若飞随手拉过密室床边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淡淡地问道:“说说你的姓名还有代号吧!”

    白人男子毫无反抗,目光呆滞地说道:“我叫梅伦多,在摩德组织中代号金狐。”

    虽然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判断,但当这个白人男子亲口确认他就是金狐的时候,夏若飞依然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接下来就是一来一回的审问,梅伦多自然是有问必答,夏若飞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

    自己制定的策略果然没错,从训练营入手,直接擒住金狐,然后果然从他嘴里掏出了许多有用的信息,接下来只要顺藤摸瓜,彻底扫除这个摩德组织,应该问题不大。

    从梅伦多的供述中,夏若飞掌握了摩德组织许多秘密。

    摩德佣兵组织的高层由五个人组成,他们内部称为五人议会。

    在这个领导团队中,摩德组织的首领、五人议会议长撒旦拥有绝对权威。

    这位以魔鬼撒旦作为自己代号的摩德组织创始人也相当神秘,甚至连梅伦多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对于他的行踪也并不掌握。

    但是除了梅伦多之外的其余三名所谓的议员,他们的信息都被梅伦多毫无保留地交代了出来。

    这三名议员分别是代号蝰蛇的埃塞俄比亚人博阿克、代号巫师的泰国人巴颂以及代号巨石的美国人道格拉斯。

    其中蝰蛇博阿克是摩德组织首领撒旦的心腹,撒旦的很多命令都是通过博阿克传达下来的,相信只要抓到博阿克,就能够顺势挖出撒旦的真实身份以及隐匿地点了。

    另外,除了在巴索科镇的训练营之外,摩德组织还有一支大约两百人建制的佣兵团。

    在战火频发的非洲大陆上,这只佣兵团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佣兵团就能提供武装支持——这些佣兵组织都是金钱的信徒,只要钱给到位了那就一定会出兵为雇主解决麻烦。

    这一支佣兵团就由美国人道格拉斯领导。

    代号巨石的道格拉斯曾经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参加过多次实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特战大师。

    在训练营以及佣兵团之外,摩德组织麾下还养着一支杀手队伍,名为暗影小队。

    这个队伍规模不算很大,所有成员加起来大约也就百人左右。

    暗影小队主要是执行各种暗杀任务的,一般以小组为单位行动,每个小组少则四五人,多的也不会超过十个人,属于小而精的那种。

    暗影小队的负责人就是代号巫师的泰国人巴颂。

    包桂军、乾贵悠等人就是隶属于暗影小队的其中一个杀手小组。

    无论是在战场上为雇主卖命,还是在黑暗世界里执行刺杀任务,危险系数都是相当高的,人员折损率也是非常的大。

    所以摩德组织才需要建立一个这样的训练营,源源不断地为佣兵团和暗影小队提供新鲜血液。

    因此,训练营在摩德组织中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身为五人议会成员之一的金狐梅伦多,也是亲自坐镇训练营。

    梅伦多负责训练营、道格拉斯负责佣兵团、巴颂负责暗影小队,唯有代号蝰蛇的埃塞俄比亚人博阿克没有具体负责的业务。

    但是博阿克却是摩德组织中不折不扣的二号人物,他在组织中的话语权仅次于神秘的撒旦。

    而且博阿克与首领撒旦的关系相当密切,基本上就是撒旦的代言人角色,因为撒旦一般很少露面,绝大部分命令都是通过博阿克来传达的。

    夏若飞了解了整个摩德组织的情况之后,目光中露出了一丝锋芒,冷冷地问道:“前段时间摩德组织接到了一个任务,是刺杀华夏东南省的高级官员宋启明,这个任务是谁发布的?我需要他的具体信息!”

    金狐梅伦多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说道:“我不知道。刺杀任务一般都是由暗影小队负责的,我们几个人各司其职,很少过问别人的业务。”

    夏若飞不禁皱了皱眉头。

    查探刺杀宋启明的幕后指使者,是夏若飞此行最大的目的,至于收一些免费劳动力,都是捎带手的事情。

    这次摩德组织虽然失手了,但这幕后指使者若是找不出来,隐患就会一直存在。

    在黑暗世界中,能够执行刺杀任务的,可不只是摩德组织。

    对方在知道彻底指望不上摩德组织之后,难保不会通过一些渠道寻找其他杀手组织来完成这件事情。

    宋启明是宋薇的父亲,夏若飞肯定是不能让他再出事的。

    看来得优先去对付那条狡猾的蝰蛇了!夏若飞在心里暗暗说道。

    到这为止,夏若飞的问题基本上就问完了,他想要了解的事情,大部分都在梅伦多这里得到了解答。

    就在夏若飞准备直接将梅伦多收进灵图空间的时候,他心中突然微微一动,立刻问道:“梅伦多,告诉我密室中那个暗格的打开方法!”

    其实刚才夏若飞使用精神力探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暗格了。只不过他同时也发现暗格里面还安装了自毁装置,如果暴力破拆的话就会瞬间毁掉暗格里面的东西。

    夏若飞不想费心思去破解这个自毁装置,所以干脆直接询问梅伦多。

    深度催眠状态下的梅伦多,是绝对不会保守自己任何秘密的,他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立刻指了指墙角说道:“从那边数过来第三块地板,两手分别按住这块地板的两头,同时用力往下按,就会露出密码盘,输入密码之后暗格就能打开了,密码是……”

    夏若飞按照梅伦多说的方法,走过去找到第三块地板,双手按住这块地板的两端,微微用力按了下去。

    果然,咔哒一声轻响之后,这块地板缓缓沉了下去,同时一个精致的密码盘则慢慢浮了上来。

    夏若飞输入梅伦多提供的密码,果然,在一阵轻轻的咔咔声中,地板上露出了一个暗格来。

    夏若飞走过去,饶有兴趣地将暗格中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

    除了几叠美金之外,还有一大一小两个盒子。

    现钞大概也就十万美金左右,这点儿钱夏若飞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随手收进了空间里面。

    这趟出国前前后后花的钱,这下梅伦多全给报销了。

    夏若飞接着打开了那个很沉的大盒子,里面全是黄澄澄的金条,夏若飞稍微掂了一下,每一根金条应该都是标准的五百克,这里足足有四十根,也就是二十公斤。

    “非洲果然是盛产黄金啊!”夏若飞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这些金条全都是高纯度的黄金铸成的,十公斤的价值差不多有八九十万美金的样子,其实以夏若飞现在的身家来说,这点儿钱还真不算很多。

    只是八九十万美金的数字和金光闪闪的几十根金条,虽然价值相当,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这么多金条摞在一起,还是挺有视觉冲击力的。

    夏若飞欣赏了一小会儿,就将这些金条重新装进大盒子里,然后收到灵图空间中存放起来。

    最后,夏若飞伸手打开了那个小一点儿的盒子。

    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夏若飞也忍不住吹了下口哨——这是满满一盒的钻石。

    那些稍微小一些的钻石倒也罢了,真正吸引了夏若飞目光的,是最上面一颗很大的粉色钻石。

    这颗钻石还没有切割,所以呈现不规则的形状,但这依然丝毫无损它的美感,这颗钻石通体都是迷人的粉色,而且透明度极高,内部看不到丝毫杂质,即便是夏若飞这样对钻石一知半解的人,也看得出来这颗钻石的等级极高!

    钢枪里的温柔说

    感谢“书友20190506085818346”飘红万赏!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