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真理如象
    不光羊杜瞠目结舌,在另外一间厢房中,列座的都是大儒,李虎像是小学生一样陪坐席末,接受考问,而同样陪坐的博大鹿?因为受不了这些问题,只一刻钟,已经离席夺避。白沙河坚持了两刻钟,也出来了,他询问完博大鹿的去处,钻进了博大鹿躲起来的厢房。

    白沙河找博大鹿,也是为了问他的看法,二人见了面,相视苦笑,博大鹿不放心地责怪:“你把李虎一个人扔在那儿了?”

    白沙河反问:“你不是也把世子扔下出来了吗?”

    博大鹿冷笑道:“我奴隶出身,没什么见识,除了打仗,其它的一概不知,我们东夏是啥商立国还是农立国,文兴国还是武图霸……我听着就头疼。不出来,万一谁问我了呢?要是问我,我说错话了呢?我们在塞外,不是沙漠、草原就是荒滩,还能啥立国?要我说,牧立国。”

    白沙河懂。

    虽然大儒们主要在问李虎,但博大鹿是使团领头的,一旦有人问他呢?

    别说博大鹿,他自己躲出来也是这个缘由。

    他是商人出身,他觉得东夏现在贸易昌盛,手工业发达,还是商立国呢。但这些大儒们需要什么答案?

    农立国。

    你不回答农立国就是错的。

    大爷们。

    沙漠种地么?

    李虎回答得已经相当得体了。

    首先是以农牧为根本,工商贸为枝干,求文兴,不驰武备。

    还有比这更好的答案吗?

    白沙河清楚地看到几个二排坐的大儒暗自摇头。

    他轻声说:“难为李虎了?见无好见,怕是李虎再用心,也难让人满意。”

    不等他说话,博大鹿给他摆手,撵他说:“回去,回去,压阵。免得世子兵败如山倒。”

    官大半级压死人。

    白沙河无奈,只好掉头回去。

    到了李虎所在的厢房,问题更加尖锐了。

    一个胡须如斧的壮实老者在问李虎:“建没建文庙?供奉了哪些圣人?以何圣人为上?”

    李虎也开始冒汗。

    好在他早有准备,要了一本画册呈上,低声道:“文庙虽然没建,但对圣人追思礼待用了更好的方式。”

    他也是越挫越勇的人,干脆在众人围绕的空地上站定,挥手道:“至去年底,我东夏开设小学一万三千四百六十二座,除了林中百姓,偏远而户籍不定的百姓,全国九岁以上孩童九成五皆入学。国内广刊书籍,每年印百万套以上,这是小学的教本,上面都是圣人,您看,这是格子,居首!”

    然而翻下去。

    大儒们现出异样。

    暴雍的国君在。墨的锔子在。法家在。理财的公羊派在……

    他们相互对视,开始交头接耳。

    白沙河连忙回座位坐好,希望得个好角度向李虎目示。

    李虎却一振衣袖,铿锵有力地说:“我听说中原有流民造反,到了格子的家乡,拔了格子的庙宇,说:这哥种地(孔种泥)是谁?哥有地能不知道种吗?人告诉他是圣人,他不信,说哥种个地就是圣人了?这天下种地的那么多,他怎么就能变圣人了?圣人是上天降的,种地再好不行。可见民间愚昧之甚,我东夏广开小学,将文教大行于天下,十百年后,则文盲一扫而光,况不知圣人者?!”

    他转了个身,给着急的白沙河一个微笑,又说:“建一二文庙于庙堂,何如建文庙于凡人心中?”

    大儒们更多在交头接耳。

    为首的张果道人咳嗽一声,说:“礼教的形式还是要有的,回去之后说予你父王,可以建一个嘛。”

    白沙河松了一口气。

    李虎也知道张果是在打圆场,连忙道:“一定遵道长的吩咐,回去说予父王,不仅要建人心中的文庙,还要建一座金碧辉煌的真文庙。”

    不是他们无礼,而是大儒们的问题让他们感到难以回答。

    大儒们又有人问他:“你们东夏真的崇儒吗?”

    这个问题太好回答了,而且不能否定。

    李虎坦诚地说:“真的。”

    但接下来,有个略带犹豫的声音问:“王明诚【物竞天择】的邪说在东夏泛滥,是崇儒么?”

    顿时,满室鸦雀无声。

    这个问题太尖锐了,为首的几个师长觉得提了唐突,但不代表他们不想提,听到有人代为提出,便把目光集中在李虎身上。

    李虎也有点猝不提防……不是他事先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而是他不知道这些大儒想要干什么,如果说只是论证是非,好说,略一辩解,对错也不在于一时,但就怕大儒们希望看到的是东夏禁掉【物竞天择】,甚至以邪说惑人,要求处置王明诚,这不只是个简简单单就回绝的命题,那王明诚可是李虎的姑父。

    他环视一遭,在陈舛那儿只得了一个焦虑的目光,立刻知道这事儿指望不上,道统之争,你死我活,这也是想争取儒道两家,必须表明的态度,因为换任何一个儒道中人,他都会有此疑问,于是先一步自谦道:“小子确实对先生的提问有自己的看法,但牵扯到国家的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回答?”

    能不能回答?

    很多人都从中嗅到点什么。

    难道狄阿鸟所支持的【物竞天择】学说,他的儿子其实并不支持,他儿子是向儒的?百年之后,儒家可以通过眼前这个年轻人在东夏重新昌盛?

    甚至?

    这也会成为他父子之间的矛盾点,嫌隙?

    室内,各人都是百转千回的心思。

    白沙河也一下提心吊胆,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太取悦这些靖康的学者,回家之后,他李虎怎么给国内交代?

    当真要改弦更张?来一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为首的大儒中已经有人用轻慢的语气撩拨他,哄他:“你要真心想让我们儒道两家出来帮你,帮你们东夏,你定要给一个态度,我们先不要你父亲的态度,就要你的态度,你讲,讲得不好也没关系。”

    李虎点了点头。

    他正要说话,白沙河打断说:“殿下,可否在将来先生们面见大王时,由他们直接向大王提问?”

    众人移目看去。

    果然,这是不想让李虎表达自己的看法。一个胡须茂密威严十足的老者断然喝道:“此言差矣,我们去不去见他狄阿鸟,就在你们今天的态度。”

    白沙河现出愠色。

    这些大儒现在就拿出一付长者师长的模样逼问孩童一样围着李虎逼问,怎么都显得没安好心。

    他正要以无礼对无礼,李虎摆手制止了他,轻声道:“我也觉得应该回答。”

    李虎走到众人正前方,正视众人。

    他显得有点儒雅,带点羞涩,淡淡笑道:“在幼年时,我也问过我父王类似的问题,那时我在读书,我不知道我该读什么说能帮助父亲治理东夏,他让我什么书都读,甚至司矿局用来识辨地质编纂的书文,我那时小,觉得没什么用,于是我问他,阿爸,这天下的学说那么多,我们该用哪一种学说来治国?”

    “我阿爸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长大了我才知道竟是佛经里的故事。”他笑道,“长生天才知道我阿爸什么时候读的佛经。我到现在都想象不出来他什么时候读的佛经,他俘虏了青唐赞普,说青唐赞普只会拿佛经里的鬼故事吓唬人,直接把青唐大和尚关起来学雍语。他能读过佛经?”

    有人跟着笑了。

    是呀,狄阿鸟读过佛经?

    在座的都不再认为狄阿鸟像民间传闻的那样不学无术,不知书,但众人也还是觉得那个戎马倥偬的少年军阀,好色骄躁,也许学些书文,却无法静下心做学问,尤其读不了晦涩的佛经,哪怕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彼时他位高权重,呼风唤雨,更没有读佛经。尤其是李虎用的是调侃的语气。

    这不啻是个笑点。

    但也有人察觉出了什么,暗自觉得眼前的少年聪明。

    与其说是在笑话他父亲,不如说是在和佛教划清界线,告知众人,他父子不信佛,不是儒道两家的外人。

    李虎娓娓道:“那我就把这个故事讲给在座的师长们吧。这个故事从哪开始呢?就从四个盲人开始吧。有四个盲人。他们因为眼睛瞎了,看不到,听人说大象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动物,就都很想知道大象长什么样子,可他们看不见,只好用手摸。第一个盲人先摸到了大象的牙齿。他就说:“我知道了,大象就像一个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萝卜。”第二个盲人摸到的是大象的耳朵,于是他大叫:“不对,不对,大象明明是一把大蒲扇嘛!”第三个盲人否认道:“你们净瞎说,大象只是根大柱子。”你猜他摸到什么了?”(注:新买了个无线键盘,无法用单引号,敬请谅解!)

    还真有人回答,有个跟着大儒们来的年轻秀士笑道:“肯定是摸到腿了。”

    众人怪他多嘴,纷纷看他,他的师长更是带着点怒意。

    李虎抚掌道:“仁兄说得没错。他就是摸到大象的腿了。第四个盲人立刻又反驳了:“怎么是柱子呢,分明是麻绳。”原来他摸到大象的尾巴上了。”

    他看着众人,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充满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眼前的少年,坦然自若地站在这么多人回答众人的提问,旁若无人地讲他的故事,语速不见仓促,声调温和却充满着*,不自觉地令人投入进来。

    众人也定定看着他。

    张果道人和另一个师长在缓缓点头。

    也许当年狄阿鸟就是这样的。

    他曾站在士兵们面前这么讲,那些士兵们被哄骗,撇弃自己的主帅跟从他,他站在百姓间这么讲,百姓们被哄骗,从此信任他,他站在天下的英才面前讲,天下的英才被哄骗,从此随他千里出塞……

    人说他词语和典故都经常用错,但是就是能荧惑人心。

    这口才和魅力难道是遗传的吗?

    白沙河却骄傲了。

    尤其是突然还来个互动。

    他分明听到身边有人小声交头接耳:“此子风华绝代,要是交给你们中正府点评,可以给人几品?”

    李虎打断众人的遐想,提高语气,问道:“请问诸位,哪个盲人得窥了大象全貌?”他说:“我阿爸是要告诉我,没有哪一家之言可以括尽天下的,儒家求仁得仁,道家想要的无为于道,而兵家求战胜,法家求秩序,墨家专营器械,纵横家持开合……你们讲谁的道理是错的?他们摸到大象身上的部位不一样,对不对?我阿爸这样的粗人都明白这样的道理,诸位师长应该也明白,对不对?”

    对不对?

    对不对?

    厢房内哑口无言。

    有个儒生突然嫌热,去撑窗户,发出嘎吱一声。

    李虎又说:“儒道两家不也有很多的分支吗,我听说也是为谁对说错年年争论,能说谁是错的?小子斗胆,百家之言,无任何一家囊括天地万物,唯有把牙齿,耳朵,腿,尾巴甚至眼睛,身子,屁股合起来,才是一头大象……诸师长以为如何?”

    不等人反驳,他继续讲道:“小子知道,儒道两家学说兴盛,传承悠远,是大学问,在大象身上,它就是大象的身子,难道大象可以只要身子吗?物竞天择的学说,是王明诚先生几十年如一日,挖掘龙骨考证出来的,有完备的论据……就目前来说,没有人能轻易驳倒,从道理上讲明它的错处,那么它为什么不能是大象的眼睛呢?难道大象可以只要身子不要眼睛吗?”

    终于有人恼羞成怒了,喝道:“你心不诚!”

    白沙河在心里叹气。

    陈舛在心里叹气。

    就知道会这样。

    哪怕你讲得都对,儒道两家要的是什么?要的是道统!

    有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光辉历史,他就是只想要大象的身子,不想要大象的眼睛呀。

    李虎看向这个谴责自己的师长。

    这个师长也怒目以示。

    也许他不怒,但这是争道统……他就是要怒。

    为了歼灭敌人,儒道两家纷纷附和发言。张果想打圆场,几次张了张嘴,都没说出个所以然。

    突然,又有一个声音问:“佛也是大象身上的肉吗?魔教呢?刚刚在京城闹动乱的穆教难道也是吗?”

    李虎肃然道:“自然也有没有摸到大象身上,摸道大象身旁的野兽身上……我觉得魔教和穆教是走偏了的。至于佛教,却又有可取之处,佛教内中的机辩之说,也许也是大象身上的肉,只要它没有危害天下,为什么我们不慢慢地验证它?”

    更有人听不得佛教的好话,有人激将说:“让佛去帮他父子吧。”

    这已经到了拂袖而去的地步。

    也就是在此时,此刻……佛来了。

    道林和尚来了,还带来了佛祖给托的梦。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