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游戏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37. 神棍、和尚和妖怪
    剑神学府、妖族、还有几个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修士,正跟神猿山庄的人打得一片混乱。

    尤其是剑神学府的那名叶姓剑修,恨不得把神猿山庄的脑浆子都给打出来。

    苏安然站在远处悄咪咪的观察了一会,对于这混乱的战局很快就有了判断。

    若无意外的话,神猿山庄这四个人怕是没办法活着离开秘境了。

    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和妙言小和尚后,苏安然第一时间就带着妙言小和尚脱离了战场,迅速朝着不远处的绿洲走去。

    一路上,妙言小和尚望着苏安然的目光简直可以说是闪闪发亮。

    那目光耀眼得就连苏安然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苏施主,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最终,妙言小和尚还是没忍住开口赞颂。

    “还好。”苏安然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倒不是苏安然谦虚,而是他觉得那个叫段安的中年男子的确算是有点能力。只可惜,他有一个猪队友苏子承,如果不是最后关头苏子承自己承认他和剑神学府的赵小云交过手的话,苏安然还得再费点功夫才能让他们打起来。

    “苏施主,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妙言小和尚望着苏安然,然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的开口问道。

    “不能。”苏安然头也不回的说道,充分表现了什么叫拔……冷酷无情。

    妙言小和尚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化为乌有,一脸的哀怨和可怜。

    苏安然望了一眼像只可怜小狗狗的妙言,然后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你问吧。”

    下一秒,妙言的脸色立即就阴转晴,笑逐颜开的说道:“你是如何知道神猿山庄和妖族勾结到一起的啊?我记得师兄之前说过,神猿山庄的庄主和妖族的龙王、妖后不和,所以他们应该不可能会有所合作才对。”

    苏安然摩挲着下巴,他就知道妙言小和尚肯定要问这个问题,所以他才不想回答。

    唉,我怎么就这么善良,管不住自己的嘴呢。——苏安然有些无奈的想着。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实在没办法把真相“其实自己只是看剑神学府的剑修势单力薄,所以才开口将妖族的人一起拖下水,试图把水搅浑,因此才随口胡诌,结果却没想到这事居然是真的”这样的话告诉妙言小和尚。

    那会影响自己在妙言小和尚心中的威望程度。

    “苏施主?”妙言小和尚望着苏安然,有些疑惑的歪了下头。

    “咳。”苏安然轻咳一声,“妙言啊,你知道为什么佛门会有闭口禅吗?”

    妙言摇头。

    “那是因为,佛祖给了你眼睛和耳朵,是想让你多看多听多想,而不是多问。”苏安然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佛祖给你了眼睛,是希望你擅于观察;给了你耳朵,是希望你明辨是非。为什么佛门讲顿悟,就是要你们多看多听多想,然后自己去总结,去明悟,这才是顿悟。如果我把结果告诉你,那就是我的悟,而不是你的。”

    妙言先是一愣,继而皱眉思索,旋即恍然大悟。

    然后,他望向苏安然的目光,竟是比之前更明亮了,那光芒炫目得就连苏安然都有些觉得刺眼了。

    “我明白了。”妙言小和尚兴奋的点了点头,“多谢苏施主的教诲。师父大人说,苏施主拥有佛缘和大智慧,果然不假!”

    “你明白了就好。”苏安然笑着点了点头。

    但是他的内心却是茫然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在说什么,为什么你就明白了?还一脸已经顿悟的样子。

    苏安然越发无法理解佛门弟子的脑回路了。

    不过至少妙言小和尚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就保持着安静,似乎是真打算贯彻“多看多听多想不问”的三多一不原则,这倒是让苏安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所以没一会,两人就来到了荒漠上的这处绿洲。

    说是绿洲,其实也就是一个不过直径约莫五米左右的小水池。在水池的旁边一圈是淡绿色的草地,其中位于水池一旁的地方,还有着几棵看起来似乎快要枯死了的小树。

    苏安然走到水池边。

    这水池的水清澈见底,而且看起来似乎不深,在水池的正中央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闪闪发光。

    苏安然迟疑了一下,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于是猜想这水池正中底下的那东西,应该就是他们离开这片荒漠的关键。

    只是想要如何捞上来,却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他当然不会蠢到直接下水了,在见识过迷幻林以及之前那片原野的危险性后,苏安然现在对幻象神海这里的一切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至少在没有确认足够安全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去做任何尝试的。

    “这到底是第三个区域,还是说是之前那个原野的第二阶段变化呢?”苏安然有些苦恼的思索着。

    “这是五行幻阵的烈阳荒漠。”

    一声带着清冷的悦耳嗓音,突然从苏安然和妙言两人身后响起。

    苏安然心中一惊。

    这声音的来源离他非常的接近,可他却没有丝毫的察觉,若是对方心怀不轨的话,恐怕他现在就要受伤了。

    不过虽然心中惊讶,但苏安然转过身时,脸上还是显得非常的淡定,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们来了的模样。

    开口说话的,并非他人,而是那名妖族少女,青玉。

    不过他身边此时却只跟着两个妖族。

    一个相貌俊俏,身材高大,属于女性比较喜欢的阳光帅气健朗类型。不过苏安然看了一眼对方的发色,就觉得这个人大概是有些东西的,因为他的发色绿得璀璨,让苏安然想起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另一名妖族护卫,身材要显得瘦小一些,没有旁边这人那么健壮,而且相貌也要逊色许多,甚至可以说起来有些狰狞。如果不是他的脸上带有明显的犬科动物痕迹,苏安然大概也无法猜测出这人的原形。

    至少,他就不知道绿毛的原型是什么。

    “你在看什么!”绿毛男子冷声说道,态度极其恶劣。

    “你肯定是一个很懂生活的人。”苏安然一脸真诚的点头。

    对方搞不清苏安然的套路,或者说想不明白苏安然的脑回路,但是直觉看起来,似乎对方并没有恶意,而且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称赞自己,所以有些懵逼的望着苏安然:“你什么意思?”

    “有句古话是这么说的。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有点绿。”苏安然望着绿毛妖怪的脑袋,脸色显得无比真挚,宛如知心朋友,“这句话的意思是用来形容那些懂得品尝生活的美好,以及心态良好、懂得包容的人。你一定是你们妖族里,最有生活智慧的妖怪。”

    绿毛妖怪脸上流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甚至还有点飘飘然,对苏安然的敌意也在一瞬间降到最低。

    “怎么就只剩下这两人了?被段安跑了?”苏安然淡然自若的和青玉打着招呼,看起来就像是熟人朋友一样。

    “放肆!谁准许你如此态度和……”青玉还没开口,旁边那名犬科男子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嚷了起来。

    “他跑不了。”青玉的语气显得有些冷漠,但至少她还是开口打断了犬科男子的话。

    这让犬科男子显得有些哀怨。

    显然,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苏安然觉得,这很可能是一只二哈。

    不过对于青玉的话,苏安然只是耸了耸肩,一副与无关的态度。

    “你的胆子很大。”青玉望着苏安然,神态冷漠,“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居然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继续深入。”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苏安然笑了笑。

    开玩笑,他这次进幻象神海,就是带着任务来的。

    而且这一路走来可是遭遇了不少的折难,现在才想着离开不是亏大了?当然,苏安然现在就算想要离开,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去,所以还不如继续深入碰碰运气。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们吗?”妖族少女面色一冷,凌然的杀气毫不掩饰的释放而出,直指苏安然和妙言。

    妙言小和尚受到妖气一激,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但是他却没有退缩,而是迅速摆出战斗的架势,身上的皮肤都开始有金光流转,显然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就激活金刚身。

    苏安然轻笑着拍了拍妙言的肩膀,然后说道:“妙言,不用紧张,青玉对我们没什么敌意。”

    “哦?”青玉挑了挑眉头,“如何见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妖族都是喜怒无常的吗?”

    “对啊,苏施主,外面的人都说妖族的人都是喜怒无常的。”

    “我刚才怎么跟你说的?”苏安然轻敲了一下妙言的脑袋,“要多看多听多想。外面的人说什么你就信,那还要你自己的思想干什么?当一个傀儡不是更好。……神猿山庄算是名门正派了吧?结果你看那段安和苏子承是什么货色。”

    青玉一双美眸,若有所思的望着苏安然,片刻后才说道:“你,很有意思。”

    “我一直都很有意思。”苏安然毫无自觉的说道。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青玉想了想,脸上的冷漠之色突然露出一抹笑意。

    这个笑容,竟是让苏安然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阵春暖花开般的意境。

    在这片烈日照耀下的荒漠,竟然会有这种身心舒爽的感觉,苏安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中对青玉的警惕达到了极点,然后他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能!”

    青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开口说道:“你是如何发现神猿山庄跟我有约定的?”

    我不是说不能问了吗?

    这个女人听不懂人话吗?

    苏安然撇了撇嘴,然后想了想,才说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三只妖怪眨了眨眼,一脸的懵逼。

    苏安然说的每一个字,他们都能够听懂,也能够理解是什么意思。

    可为什么这些字组合到一起时,他们却是完全听不懂了?

    看着懵逼状态的三只妖怪,苏安然摇了摇头,一脸的朽木不可雕的惋惜表情:“妙言,你和他们解释。”

    “哦。”妙言双手合十的道了声佛号,然后开口说道:“苏施主的意思是,佛祖给了我们眼睛和耳朵,是要让我们善于观察,能够明辨是非,要我们自己学会多看多听多想,让我们自己去总结,去明悟。如果苏施主把答案告诉你了,那就是他的悟,而不是你们的悟。”

    三只妖怪脸上的茫然之色更显了。

    尤其是青玉,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跟段安有约定,以及为什么能够看出段安事后要给我们妖族甩锅,为什么你能给我们扯出这么一大通道理?

    “不错不错。”苏安然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妙言,看来你有所领悟了。”

    妙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虽然妙言是照搬苏安然刚才的话,可是青玉他们刚才又不在,自然听不到苏安然和妙言交谈的内容。所以此时在苏安然的行为暗示下,他们三只妖怪自然把这话理解成这是苏安然刚才那一番话后,妙言小和尚自己的顿悟,于是绿毛和犬科两只妖怪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智力有问题了。

    只有青玉没有怀疑自己的智商,因为她此时是一脸“你特么是认真的?”的表情。

    我就是问个问题而已,你让我自己去顿悟,我要顿悟什么啊?

    我要是知道答案,我特么还需要问你?

    木牛流猫说

    今天出门,忘了带钥匙,把自己关在门外一整天,看着倾盆暴雨和微信上的两块七毛八,瑟瑟发抖,等着家人从外地开车回来给我开门,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