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卧底天工 > 第九十五章 且往西行
    田功退后一步让出来楚天阔:“他是楚天阔,你认识吧?”

    自然认识,好歹跟了好几年。

    大汉看向田功:“你想做什么?”

    “你说的算么?我要跟你们老大聊。”

    “跟我聊一样。”

    “行,回去告诉你老大,楚天阔要收编你们。”

    楚天阔大叫:“什么?”

    田功没理他,盯着大汉说话:“你没听错,楚天阔要争夺王位。”

    “不可能。”大汉笑着回话:“天下从来没有不是黄金战神的王者,凭世子修为如何与代王相争?”

    “总有例外。”田功说话:“你们不想杀他,跟来跟去做什么?假如,代王没了耐心怎么办?他可是要杀你们的。”

    “你是谁?”

    “我是田功,前次文庙比武,我一不小心拿个第一。”

    楚天阔很意外,大声喊道:“你是第一?”

    “第一好几年了,你小点声。”

    文庙比武第一的名头还是有点用处的,意味着在全天下最天才的同等级修行者之中排位第一,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大汉想了一下,第三次问:“你是谁?”

    楚天阔抢着回话:“我兄弟。”

    大汉摇头:“等下。”甩手丢出个东西,一声爆炸之后,树林里的疤面大汉带人快速赶来。

    田功有点小紧张,这要是猜错了命就没了。

    不过……应该没事。这群人要是真有杀心,早拿刀子砍楚天阔了。

    很快,一群人悍然站在前方,每个人都是冷着表情看他们几个。

    田功大声说话:“我是田功,五年前文庙比武拿第一,跟楚天阔是朋友。”

    “然后呢?”疤面大汉盯住田功看。

    田功想了一下:“然后……你们不想杀他,就干脆保护他得了,他有的是钱,给你们换点装备,大家找个地方暂时蛰伏,以图东山再起夺回王位。”

    疤面大汉被田功逗笑了:“凭我们三十八个人?加上你和裘赎九,一共四十个人去抢夺王位?开玩笑么?”

    “总要有梦想么,万一成功了呢?”

    “就算能成功?我们兄弟三十八个,还能剩下几个?”

    “你们的命从来就不属于你们自己。”田功沉默片刻:“王室培养杀手,最重要的是忠诚,你们的命早卖给王室。”

    疤面大汉不说话了。

    田功叹气:“其实,你们效忠的是楚天阔父亲,对么?”

    疤面大汉还是不说话。

    “不对。”田功自己就否了:“你们是前一代楚王的手下。”

    前一代楚王,是楚天阔的爷爷。

    疤面大汉就是不说话。

    “随便吧,反正你们不想杀楚天阔。”田功跟楚天阔说话:“该你上场了。”

    楚天阔有点郁闷:“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有人接话,田功去一旁喝牛肉汤,裘赎九马上凑过来:“给我来一碗。”

    对面一群大汉都是沉默看向楚天阔,看向这个王族后代。

    楚天阔想了好一会儿:“你们有家人么?”

    有,一定有。但,还是没有人说话。

    田功琢磨琢磨:“我给自己找个麻烦,把你们家的地址写出来,我把人接出来。”

    一群大汉还是不说话。

    楚天阔瞪他一眼:“傻么?脑子进水了?他们哪家不是家大业大的?”

    对啊,王室用人第一条标准就是身家清白,哪怕是个太监。

    田功专心喝汤:“你们聊。”

    这种聊天是没有结果的。

    这群汉子几乎都有家,他们不愿意杀楚天阔是一回事,造反是另一回事。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等到代王开始发疯的时候,楚天阔也就该挂了。

    汉子们不说话,楚天阔也不说话。后来还是田功打破这种尴尬的沉默:“喝汤。”

    楚天阔换个小碗,端着汤去一旁发呆。

    一群大汉似乎是在搏命?竟然人人一碗汤?

    他们是在搏,有些自暴自弃的意思,无非一条命,还给你们楚家,我们死了也就解脱了。

    没能解脱,田功没想害他们的命。

    等一群人放下汤碗,田功认真跟楚天阔说话:“继续逃吧,别在韩地……大西北有片沙漠,那地方挺好。”

    楚天阔忽然变得有些呆,停了好久:“不然,我把命给他们吧?”

    田功摇头:“没有意义,他们是你爷爷选出来的人,你叔父继位不敢杀他们,现在的代王一样不敢,可要是真的杀死你……他们就有罪名了。”

    “不会吧?”

    “一个人活着,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遇事要多想,要往最坏的结局去想。”田功看着一群大汉:“你死在他们手里,也许不用代王杀,他们自己就得弄死自己。”

    这句话的声音很大,一群大汉却没有一个人反驳、或是接话。

    “去西边吧,沙漠里面全是逃犯、贼寇,不需要身份证明,只要你不死,他们就没事。”

    楚天阔想了好长时间:“不是又一个大望城么?”

    “球球陪你。”

    裘赎九摇头:“傻子才去。”

    “你陪他十年,我给你二十万灵石。”田功淡声说道。

    “什么?”

    “三十万。”

    “不是,你不能这样,我还是比较有原则的……”

    “四十万,现在就给。”

    裘赎九为难了,思考来思考去:“这个这个,五十万行不?”

    “成交。”田功马上点出五十张黑色灵石:“你要保护他十年。”

    裘赎九收起灵石,哈哈大笑:“老子有钱了!”

    楚天阔看向田功:“你不去?”

    “你不想造反,他们也不敢造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去大西边。”

    楚天阔很不高兴,一脸落寞表情:“其实,你要是不出现,我们一直逃亡……”

    他想说以前的日子挺好的,只是说一半就停住,好么?真的好么?整天东跑西颠,万一代王发狠心要弄死他……

    疤面大汉忽然抱拳:“公子高义。”

    楚天阔一声叹息:“原来,在大望城那段日子,才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

    田功沉默片刻,拿出来三坛灵酒:“就三坛,都给你了。”

    楚天阔笑着收起:“忙完了来西边找我。”

    田功笑笑,又拿出来一套轻铠一套软甲:“好好活着。”

    楚天阔再次收起:“文庙拿第一就是不一样,冉家给了不少好处吧?”

    田功又想了想,送灵力入空间法器,找了一会儿拿出来三个丹瓶一个丹盒:“盒子里是天愈丹,这三瓶是金灵丹,赶紧升上黄金。”

    楚天阔把这些东西收进胸前“大核桃”,张开双手拥抱田功:“以前吧,认识你的时候想着这小子还不错,老子要罩着你,带你回楚国吃香的喝辣的,现在……哈哈。”

    两人用力拥抱,松手后田功问话:“有阵盘么?”

    “有,我是世子,不缺钱不缺丹药,也不缺法器、阵盘。”

    “那就好。”

    “走了。”胖子看眼牛肉汤,还剩个锅底,停了一下说话:“我想喝光他。”举起大锅,仰头倒入口中。

    汤水四流,从嘴角、脸颊流下,流到衣服上。

    大胖子还在喝,一口气全部喝光,猛地甩开大锅:“走!”

    翻身上马,朝西方疾驰而去。

    裘赎九冲田功一抱拳,上马追去。

    一群大汉同样跟田功抱拳拜别,稍稍落后些距离,慢慢追踪而去。

    这一片地方又空了,只剩田功和麟马,还有正在燃烧的煤石……

    大锅丢去很远很远,不知道在哪里。

    田功站了好长时间,拿肉干放火上烤,一点一点慢慢烤,一口一口慢慢吃,心里竟然有了那么一些苦涩?

    胖子去西边了,自己呢?又要去哪里?

    慢慢吃着,看着煤石慢慢熄灭……

    他不想走了,想待在这里,就这样坐着。

    夜色终于来临,看着天上月光倾洒……听说月亮里面住了一个女人,她该有多寂寞啊。

    忽想对影成三人,可惜只有拍卖行送的普通酒水,便是长叹一声,拿出一千柄法剑。

    在武平城,他带麟马出城,就是想修缮剑阵阵盘,哪知道会遇上很多事情。

    一柄一柄法剑看过,很不满意。

    如今有了星陨,也有了龙鳞钢,再看这些法剑……

    先修缮阵盘,送灵力过去,催动法阵,按照法阵中法剑的摆设位置,将这些法剑一一归位。

    很快过去一个时辰,用掉九百九十九柄法剑。

    其中还有个问题,剑阵阵盘在炼制时就是残次品。

    将法剑收进阵盘,取出阵盘仔细看,认真想了好长时间。

    先收起来,再将埋在地里的玩剑阵阵盘取出来。

    接近两亿买的阵盘就是好,虽然其内拥有的法剑一样是战将级别。可是这里面的所有法剑都是同等材料同一个人炼制而成。

    再有,田功刚修缮的阵盘一共有九百九十九柄法剑,而万剑阵阵盘内有法剑三千三百三十三柄。

    不过,田功不满意,很不满意。

    首先是法剑材料普通,其次是炼剑手法粗糙,只是运气好,炼成了这个阵盘。

    正确来说,他对两个阵盘都不满意。

    他需要一个地方,先将两个剑阵阵盘的所有法剑都重新炼制一遍,再炼制撒豆成兵阵盘和万箭术阵盘。

    一共四个阵盘,炼制每一个都需要大量材料和大量时间,即便是田功,也不知道要熬多久才能成功。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