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66.打完你,你要谢我
    汤庚明看着自家伯父,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汤浩似乎知道对方欲言又止究竟想说什么。

    他徐徐说道:“辛明和你的秘密,很可能已经被陈洛阳所知晓,所以故意不瞒着辛明,当着我们的面儿杀死司徒功宏,同时还把司徒功宏的事情说清楚。

    我们,或许真的被他利用了。

    想到这一点,老朽心中也很是不忿,当真想要给这下界的小子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这世上的事不是他能随心所欲的。

    但如果不斗这一时之气的话,对你大哥来说,这确实是打击青龙的一个难得机会。

    眼下相较于陈洛阳,始终还是其他三殿首座,对你大哥的威胁最大。

    陈洛阳,这次送了份难得厚礼给我们。”

    “伯父所言,我自然明白,冷静下来想想,我们是凭空得利的一方,吃亏的只是青龙殿那边。”汤庚明说道:“我就是有些担心,这陈洛阳不仅实力超群,人也如此奸险,照这么下去,就怕真的养虎为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给他后来居上。”

    汤浩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也陷入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他才说道:“收获的同时,必然也伴随着付出,这次就这样吧,现在开始,牢牢盯紧这个陈洛阳,一分一毫都不要放过,尽量寻找机会,争取在教主出关前解决掉他。”

    老者笑了笑:“年轻人,不知道吃亏是福的道理,这次耍威风,看似一点亏都不吃,但他可能失去更多。”

    汤庚明看向汤浩,汤浩悠然说道:“这么一点余地都不留,硬顶回来,态度激烈到这个份上,我们固然更警惕他,那些原先中立态度的元老们,也会因此而不喜。

    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开始变坏,将来再有事,一个帮他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以后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三殿,要收拾他的时候,也会少很多人出来多嘴多舌。”

    “如此,最好不过。”汤庚明沉声道:“小西天、南楚皇朝还有苦海,最近都在调集人手,天河与血河,也有风声传出,要再战那方神州浩土。”

    汤浩言道:“能由别人的手解决他,自然最好,等他顶不住了,就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重要的是不是神州浩土那么一方天地,而是‘玄冥’,甚至更多其他的神武魔拳!”

    汤庚明迟疑着问道:“除了‘玄冥’,真还会有别的吗?”

    汤浩徐徐说道:“姑且宁可信其有吧,届时真要动手的话,也尤其留心这一点。”

    他微微有些出神:“老朽现在最好奇的其实是,这个陈洛阳,是怎么知道司徒功宏的底细?

    要不是他拆穿,我们都不知道之前齐世雄是死在司徒功宏手上,杜旭白白做了替死鬼,背黑锅背了好几年。

    而且他还知道,司徒功宏是为了一枚朱纶雪玉杀死齐世雄,他哪里来的消息渠道呢?”

    “之前因为‘玄冥’的缘故,大家都觉得他是自学神魔血与神武魔拳,但现在看来,教中某人暗中培养他的可能性重新大了起来。”汤庚明说道:“否则无法解释他知道咱们总教里的隐秘。”

    汤浩说道:“就算是总教里有人暗中作祟,能收集这么隐秘的情报,也叫人触目惊心。”

    汤庚明说道:“伯父,这是好事,如果不是教主亲自培养他的话,那他跟他背后的人,必然会因此引起教主忌惮,等教主出关以后,咱们也不用有顾忌,说不定教主首先就拿下他审问。”

    老者活动了一下腿脚:“这倒是不错,但现在还是未知之数,不要因此放松。

    不管陈洛阳有无看破,你和辛明这里,尽可能盯紧一些。

    陈洛阳心高气傲,反过来利用你们,但这也给你们机会,最终谁能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汤庚明言道:“我明白,您放心。”

    汤浩点点头:“老朽先去看看青龙殿那边,这次的机会,可难得。”

    当谢冲和那些红尘古神教弟子带着司徒功宏的尸首返回红尘界,返回红尘古神教总坛,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人还没有到总坛,就已经引起各方关注。

    青龙六,听着好像无足轻重,但红尘总教家大业大,这样一位青龙第六宿放在外面,已经是让很多人不得不重视的人物,毋庸置疑的古神教中高层大员。

    武帝的境界实力,毕竟摆在那里。

    这次作为特使前往红尘下一方天地与一脉古神分支联络,结果居然被分支的人直接杀了?

    这毫无疑问是宣战的动作。

    不少总教弟子目瞪口呆。

    神州浩土那边的人,在他们眼里简直成了疯子。

    能同时得罪小西天、苦海、南楚皇朝,在大家看来已经足够疯狂。

    结果现在,连自家总教的人都杀?

    你这架势,是想干脆一方界下天地,单挑红尘吗?

    红尘总教,白虎殿中的第五宿和第七宿碰头在一起,彼此脸上都是满意的笑容。

    “暴脾气啊,小地方作威作福惯了,完全不知天高地厚,以为红尘是他那乡下小地方呢。”白虎七笑着摇头:“他不接受青龙四的位置,我想到了,但我以为他最多把司徒功宏赶回来,没想到居然真把司徒功宏给干掉了。”

    白虎五静静说道:“省了我们的功夫,不需要我们截杀司徒功宏了。”

    “确实,这样最好不过。”白虎七言道:“想栽赃给那陈洛阳,最好还是要神武魔拳的功夫,那必须劳烦首座亲自出手才行,现在大家都轻松,接下来等着看好戏就成。”

    两人交谈间,也一起返回总坛。

    结果还没等回到总坛呢,收到更多消息的他们就感觉不对劲。

    作为执掌刑律内卫的白虎殿高层,接下来如果要针对陈洛阳,他们才是正职。

    但现在接到的消息,居然是彻查司徒功宏数年前杀死教中兄弟,按栽赃陷害其他人的问题?

    这剧本完全不对啊!

    白虎五和白虎七面面相觑,脸色同时阴沉下来。

    他们都想起另一件事。

    “司徒功宏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该不会就是这个事吧?”白虎五沉声道。

    白虎七深吸一口气:“照这么看来,是真的,不过此事非同小可,能抓到实际证据吗?怕不是会被第一时间销毁。”

    白虎五眉头紧皱:“刚刚接到的消息,事情是玄武殿首先捅出来的,眼下正咬着不放。”

    “机会难得啊,如果是真的,够青龙喝一壶了,最不济都是个御下不严,识人不明,在此之前,他还要把他自己先摘出来再说。”白虎七言道:“这么难得的机会,咱们首座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

    白虎五言道:“只是如此一来,那个陈洛阳就轻松过关了,奇了怪了,他怎么如此清楚司徒功宏的破事?”

    要是这么容易抓到把柄,哪还需要一方下界的人动手,他们白虎殿就先把司徒功宏揪住了。

    白虎七闻言,没吭声。

    严格来说,陈洛阳的做法仍然是不合规矩的。

    他知道司徒功宏的问题,可以举报给总教白虎殿,由白虎殿负责刑罚处置。

    像他这样直接就把青龙第六宿司徒功宏干掉,不仅仅是挑衅青龙殿,甚至可以说是挑衅整个红尘总教。

    青龙殿不会放过不说,教内其他人也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

    但问题在于,此前青龙殿的做法,大家都看在眼里。

    想要借题发挥的话,容易引起很多中立立场的教中宿老与高层强者不满。

    尤其是,如果对神州浩土和陈洛阳打压太明显的话,等教主出关后怕是不好交代。

    白虎五和白虎七相顾无言。

    陈洛阳这次,恐怕真的不伤一根毫毛,轻松就把事情摆平了。

    他们白虎殿其实倒还好,现在趁机打落水狗,没损失不说,还能削弱作为竞争对头的青龙殿。

    难受的是青龙殿那边。

    这等于是被人当面一巴掌扇在脸上,牙都打掉了,却无法反击,只能把牙和血一起咽了。

    甚至,还要感谢陈洛阳帮他们揪出害群之马,清理门户。

    挨打了反而要道谢,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白虎殿的人身为旁观者,光是想一想,都能体会那份耻辱。

    自己的脸皮主动双手奉上,被别人扔在地上用鞋底反复摩擦,摩擦完以后还要本人再弯腰捡回去。

    对青龙殿首座来说,他就算能把自己摘干净不担责,声望颜面也都遭受重创,短时间内缓不过劲来。

    无怪乎教内其他几派,都喜庆的跟过年一样……

    闹了这么一出,自然不用指望红尘古神教总教继续关注神州浩土。

    不管是打压也好,援助也罢,现在都有心无力。

    因为自家内部正不停倾轧。

    红尘界里的强敌不趁机来犯就不错了。

    等总教内完全平静下来再去管神州浩土,不知要到几时。

    但红尘界中其他关注神州浩土的势力,都渐渐重新蠢蠢欲动。

    不过,这其中魔佛苦海一脉的计划却被突然打乱。

    他们的一位嫡传武帝强者,突然被人暗杀。

    八月飞鹰说

    PS:这是今天保底第二更。加更有,不过可能会晚一些,还请大家见谅。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