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17.支柱的崩塌
    某种程度上,对中土神州的武者来说,大夏皇朝覆灭,禹京城变作洛阳城,对众人的士气虽然有打击,但其实还到不了变天的地步。

    准确说来,魔皇击杀刀皇,展现出远超以往的实力,继而统帅魔教扫荡异族席卷神州,对大家的触动,可能比夏朝覆灭还要更大。

    但即便如此,有些不愿意屈服于魔教的人心中,希望仍然不曾破灭。

    这最后的指望,便在于剑阁,在于剑皇陶忘机。

    成名数十年,一直是中土正道第一高手。

    那件地处巴州偏僻山间的小阁楼,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是中土神州的武道第一圣地,大家心目中的中流砥柱。

    似乎只要剑阁还在,一切就还有希望。

    纵使眼前魔氛滔天,但仍然有拨乱反正的契机在。

    之所以说魔皇击杀刀皇,比魔皇毁灭夏朝对人信心打击更大,原因便正在于魔皇展现出比昔日决战剑皇时更强大的实力。

    但作为心中最后一点亮起的烛光,大家都更愿意保存一线希望,寄希望于剑皇陶忘机经过高原那一场决战后,也跟魔皇一样有巨大的进步。

    如此一来,则还有再决高下,一争胜负的机会。

    是以,神州浩土上虽然现在衣服万马齐喑的模样,大家都在魔教统治下瑟瑟发抖。

    但不少人心中还暗藏希望。

    对这种心态,魔教高层强者,洞若观火。

    陈洛阳对此的看法则是……

    夏帝李元龙这个九五之尊当的,确实有点尴尬,难怪他处心积虑,憋成那份模样。

    如果要在神州浩土找一个对剑皇陶忘机观感最复杂的人,恐怕非李元龙莫属。

    一方面,借对方之力帮助自己北抗异族,南挡魔教。

    另一方面,只要有对方在,他说话就不是最算数的那个。

    这其中的滋味,恐怕只有李元龙自己才最清楚了。

    严格说来,剑皇陶忘机和剑阁,相较于他们的威望来说,处事作风其实已经非常低调,对夏朝和李元龙更表示极大的尊重。

    一定程度上,营造出夏帝始终是神州共主,而剑皇更像精神支柱的局面。

    但可惜,对于帝皇来说,心胸宽广,只适用于向他们臣服的人。

    越是雄心壮志的帝王,越是如此。

    当然,人跟人之间多少存在一些差异。

    不巧的是,李元龙可能在这方面的野心和统治欲,格外强烈。

    或许,剑皇陶忘机先死,李元龙后死,临终前他会有些不一样的感受。

    但那注定只是一个无法验证的假设了。

    而对于现在的神州浩土来说,大夏皇朝覆灭,剑皇尚在人间,一切情况就还没有落到最坏的地步。

    很多人心中,还有希望。

    但这次,这信心仿佛也遭受了动摇。

    剑阁,直接被魔教拆了招牌。

    老寿虽然不知道自家教主找剑皇的真实目的,但他准确把握住了陈大教主要让事情广为天下人知的心思。

    所以,他不论去剑阁摘牌,还是扛着匾额离开剑阁前往东海,一路上都高调至极。

    从巴蜀到蓬莱,一路横穿中土大地。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近乎人尽皆知。

    别说习武之人了,甚至连一些喜好热闹的世俗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于是整个神州浩土,很快都沸腾起来。

    虽然在魔教威仪下,没人敢反对质疑,但免不了一阵议论纷纷。

    大家都在猜测,魔教此举,到底意欲何为?

    这动作,是否说明,剑皇要回归中土了?

    而魔皇如此举动,是给剑皇的战书吗?

    时隔一月,剑皇和魔皇之间,难道要再来一场决战吗?

    大家众说纷纭的同时,有些人心情极度复杂。

    剑皇回归中土,当然是大好事,一直以来都在盼着这一天。

    但是魔皇的反应,主动下战书,则表现出充足的信心,这让大家对这场对决的结果,又心里没底,患得患失。

    不少人此刻的心情,当真是喜忧参半。

    此刻,地处神州大地中心,豫州境内的洛阳城外,正有一个中年男子,正远远望向东方。

    在那里,老寿刚刚高调离开。

    中年男子目光沉静,默不作声。

    他左手摸向自己的右臂。

    在那里,没有右手,而是齐腕折断的伤口。

    伤口已然愈合,但中年男子此刻却感觉那里仿佛在不断抽动,传来尖锐的痛感。

    这痛楚,让他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先前自己手腕被封闭的虚空门户夹断时。

    中年男子面不改色,徐徐迈步,一幅若无其事的模样,走进洛阳城。

    …………

    陈洛阳听说了老寿弄出的动静后,满意的点点头。

    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一方面,方便那个叫程虎元的货听到消息。

    另外一方面,也让剑皇陶忘机避无可避,务必应战这一场。

    只要他伤势没有大碍,这一战他不可能拒绝。

    再低调,再正派,再平和,那也是一位第十四境的剑道强者,数十年来的神州第一剑客。

    伤势无碍的情况下面对如此挑衅,要是不接战的话,那以后也都别拿剑了。

    倒是那个程虎元,他会上钩吗?

    陈洛阳反倒比较拿不准这一点。

    对方有可能会再等一波。

    这次魔皇同剑皇决战,仍然按兵不动。

    反正魔佛始终杵在那里,黑莲佛境不断侵吞周边区域,魔教和他们迟早有一战。

    这个程虎元如果特别保守谨慎的话,这次说不定仍然会暗中观察。

    陈洛阳对这个人的性情作风仍然了解有限,只能通过此前已有的一些行为来推断猜测。

    如果那只断手的主人真的是程虎元,那他对陈洛阳心中的恨意,会否影响其判断,要依对方性格而定,这有可能出现完全相反的结果。

    从他目前的表现来说,陈洛阳倾向于估计对方会比较谨慎的行事。

    这一次同剑皇一战,未必能钓得对方出手来攻。

    不过,只要能钓得他观战,对陈洛阳而言,便达到目的。

    对方越谨慎,反而越不会放过这种亲眼确定他陈大教主实力深浅的机会。

    正思索间,陈洛阳接到来自青龙殿的密报。

    洛阳城中,出现身份不明的高手出没的痕迹。

    陈洛阳接到消息后,面色不改。

    有意思了,这个程虎元,也在打草惊蛇试探吗?

    陈洛阳猜想,对方是想要试探他陈大教主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

    截至目前为止,魔皇给外界的印象,都是心高气傲,唯我独尊,霸道桀骜,并且心狠手辣。

    其在魔教内部威严很重,手下人不敢行差踏错,否则便可能遭受严厉的惩罚。

    目前从情感上来看,除了当初应青青似乎惹人怀疑外,外人看不出魔皇特别在意谁,或者对谁青睐有加。

    偏偏应青青眼下还失踪了,下落不明。

    程虎元了解这些情况后,对陈洛阳,难免会形成一个独夫的印象。

    如此一个人,指望他付出“生”字天书作为代价,去换回谁的小命儿,明显不太现实。

    人质要挟,没有合适的对象。

    如果要在“生”字天书和某样东西之间做权衡,或许整个魔教基业可以算上?

    但想要摧毁魔教,不是一个两个地方就行的。

    一路屠杀过去没有意义,那样子很容易被陈洛阳找到拦截。

    程虎元现在,是在故意试探,想看看陈洛阳到底在意什么,会在意到怎样的程度。

    不过,如果他真的是个谨慎的人,反而不会轻易出手,顶多蜻蜓点水似的一沾即走。

    他也担心,有些东西是陈洛阳故意摆出来的陷阱,引敌人上钩。

    在程虎元心中,现在他最大的优势,是敌明我暗,陈洛阳或许已经知道有他这么一个敌人的存在,但对他无从了解。

    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便不会有问题。

    自己稍微露出一点假破绽,魔教就会闻风而动,紧张起来,方便他观察动向。

    可惜事实跟他的想法有点偏差。

    陈洛阳对他了解确实不多,但也没那么少。

    程虎元的一些小动作,落在陈洛阳眼中,反而让其思路想法,越来越明显。

    相对而言,对他的实力和武学底细,反而了解最少…………陈洛阳心里琢磨着。

    眼下这场面倒是有意思。

    程虎元这边,他大致已经能把握住对方的动向和思路,但对其擅长的绝学一无所知。

    魔佛传人那边,对他们的绝学绝招,有个大概了解,但其他情况却一片空白。

    那黑莲佛境明显有古怪,黑莲笼罩下的人神思不属,魔教部众很难直接从人口里审问出消息,还要小心自己别暴露,或者被魔音灌耳蛊惑,是以在黑莲佛境获取情报极为困难。

    陈洛阳眼下也唯有慢慢等了。

    不过最新来的消息,颇为耐人寻味。

    黑莲佛境的扩张减慢了。

    黑莲的力量没有削弱,只是其脚步变慢。

    这更像是其决策上的变化,没有先前那么急迫激进,而是趋向于保守稳定变化。

    转折点,就在于燕明空那一战。

    这意思是燕明空取得战果超出原先判断,还是魔佛一脉想法另有改变?

    是不是魔皇同剑皇一战的消息也传过去,让对方同样起了隔岸观火的念头?

    八月飞鹰说

    PS:这是今天保底第二更,接下来写加更。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