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11.谢谢你的宝物
    “病摩诃”明觉大师双掌合十,抬头望着陈洛阳,轻声叹息道:“陈教主说笑了,若是有办法,当日在南荒,贫僧又岂会坐视同门遭逢劫难?便是结局终究不改,贫僧也唯有尽力而为。”

    陈洛阳说道:“当初你们想要劫走的那个孩子,现在是我的弟子。”

    明觉大师闻言,顿时苦笑。

    “虽然收他为徒,是将他从你们手里夺回来后,但对我来说,那并不重要。”陈洛阳言道。

    明觉大师再次双掌合十:“于贫僧而言,也无甚分别,如果重来一次,贫僧仍然会是相同的做法。

    只是现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唯有希望陈教主能顾念苍生,约束令高徒。”

    陈洛阳言道:“确实没什么意义,佛门三宗,蜀州华严寺虽然已成历史,但其住持心灯,因明镜求情,留了他一命。

    徽州地藏禅院,此前向我臣服,我也网开一面。

    不过你们清凉寺,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

    清凉寺众僧闻言,全都脸色雪白。

    明觉大师神色则仍安然祥和,他向陈洛阳说道:“佛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若能平息陈教主怒火,不连累晋州百姓,能保全天下万民,贫僧一幅臭皮囊,无足轻重。”

    “确实无足轻重。”陈洛阳嗤笑一声:“万民得保,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子民,跟你有什么关系?”

    明觉大师言道:“只要陈教主善待苍生便好。”

    说罢,他伸出双掌。

    “虽知道不是陈教主对手,但贫僧也尽些心力,请陈教主赐教。”

    清凉寺戒、定、慧三大绝学一起施展,漏尽神掌再现众人面前,漏尽相迎着天空中的漆黑大佛立起。

    陈洛阳双手仍然背在身后,没有伸手的意思。

    他注视下方的“病摩诃”明觉大师,开口说道:“说起来,我曾从你这里赢走一点东西。”

    明觉大师一怔。

    他立马想起,陈洛阳所指的东西,是他当初为了施展梵音净土,从寺中带出暮鼓晨钟两件佛门法器。

    结果梵音净土被陈洛阳的蚩尤兵戈破去,两件佛门法器损坏,后来都落入陈洛阳手中。

    也正因为如此,“病摩诃”明觉大师失去最后维持自己第十三境修为的手段。

    这时陈洛阳突然提起,让明觉大师愕然。

    眼前的魔皇,不像是会借这种事口头取笑他的人。

    战胜刀皇的对方,和他现在修为实力差距着实不小。

    那突然提起此事,是为了什么?

    陈洛阳平静看着明觉大师,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他只是做了一个动作。

    轻喝一声。

    跟当初在黔州一身轻喝震死行刺他的异族武王不同。

    那时确实就只是一声轻喝。

    而现在随着陈洛阳的动作,则是他头顶上空的黑暗大佛,双掌猛然朝胸前一拍,然后再向前推出。

    震耳欲聋的狂暴声浪,仿佛凝结成固体,重锤一般砸向明觉大师。

    明觉大师大惊。

    从未听闻如来魔掌中,竟然有此一招。

    他连忙施展漏尽神掌抵挡。

    但被对方那似声浪似掌力的力量一轰,漏尽相就马上颤抖起来。

    幅度不大,似乎只是簌簌发抖。

    可是很快,高大的佛陀光影,就黯淡无光,像是斑驳的佛像一样,身体表面开始有表皮脱落。

    光辉散尽,原地只剩下泥塑一尊。

    无比脆弱的泥塑。

    风一吹,便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而“病摩诃”明觉大师本人,则脑海一片空白。

    那让人烦躁的嘈杂声音,只是一瞬,便消失不见,但它同时也带走了明觉大师所有思维念头,整个人仿佛没了魂魄。

    他木然立于原地,一动不动。

    口鼻五官开始血迹渗出。

    下一刻,所有感知才仿佛重新回到他脑海世界。

    然后明觉大师就感觉,自己的神魂,仿佛也像漏尽相一样,濒临破碎,随时可能四分五裂似的。

    脑海里像是多了千万根针,在不停攒刺,几乎无法集中精神思考。

    老和尚身体发软,向后连续跌退几步,一跤跌坐在地。

    他全身一震,这时仿佛才感受到除了神魂外,肉身也遭受重创,全身上下毛孔里,都有鲜血渗出来。

    一袭黄颜色的僧衣,瞬间被染成血红。

    明觉大师艰难的抬头看向上空。

    陈洛阳此刻正上下打量他:“虽然旧伤患始终纠缠,不过身体底子到底还是武帝的,这再好不过,我还担心你一招都接不下来着。”

    “你刚才……这一招……也是如来魔掌?”明觉大师刚说话,便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陈洛阳随口道:“这一招名为喝破摩诃。”

    明觉大师嘴唇动了动:“本寺的暮鼓晨钟…………”

    他想起之前曾经听到消息,魔教如来魔掌,多出了第五式,名为业断三界。

    魔教的如来魔掌,残缺不全。

    能发挥作用的只有魔渡众生,拈花成魔,倒栽菩提和步步地狱四式。

    而且这四式还都多多少少有些缺陷,算不得完整正版。

    余者一些残篇,就是彻底残破不堪,只有少量信息,招不成招了。

    历年来,不仅仅是罪头陀传下的魔僧一脉,连古神教中的高手,也一直在努力尝试修复还原完整的如来魔掌。

    可惜大家收获都有限。

    魔僧一脉传人,甚至还越传越少了。

    但此前,魔教灭了大金刚寺后,参照大金刚寺的佛门绝学,与自家残篇对照呼应,成功还原出了新一式掌法。

    根据残篇记载,蕴含这一式意境的掌法,名为业断三界。

    专门克制佛门武学,同时也针对自家如来魔掌的前四招。

    而现在,则是魔教借助他清凉寺一脉的梵音净土和暮鼓晨钟,还原参悟出又一式掌法。

    如来魔掌第六式,喝破摩诃!

    霸道至极的音杀之术,远超清凉寺梵音之上,同时针对人的神魂和肉身都造成破坏。

    善加把握时机,震慑提防精神与肉身,能有效打断干扰对手出招,为自己抢占先机。

    掌力范围,可以集中于一点,也可以放大到广阔天地,全凭使用者自己熟练与否。

    “确实跟你们的钟鼓有关。”陈洛阳很坦然的说道。

    明觉大师苦笑:“一切都是业报,蔽寺该当有此一劫啊!”

    他叹息一声,勉强站起身来。

    “陈教主神功盖世,贫僧佩服。”

    陈洛阳淡然道:“走好。”

    说话发音,语气声调音量都很平和。

    但随着“好”字出口,他头顶上空的黑暗大佛,便再次双掌合十一击,然后朝下方推出。

    恐怖的声浪凝结成几乎有形有质的重锤,再次落下。

    “病摩诃”明觉大师受此一击,全身上下炸成一团血雾,在半空中飞散,尸骨无存。

    清凉寺众僧,大都面现悲色。

    但失去明觉大师的佛光护佑后,这些人便再难抵挡极乐恶土的魔意侵袭。

    大家眼前全都幻象丛生,许多人仿佛看见自己胸前无数毒藤从心口钻出体外,然后将自己束缚得动弹不得。

    毒刺刺入体内,只剩无边痛苦。

    陈洛阳望着下方,心中暗自揣摩。

    有神武魔拳,他倒不是一定要有如来魔掌不可。

    但揣摩如来魔掌,对其了解更多,则有利于自己知己知彼,在不远的将来迎战那一路魔佛传人。

    虽然按照五长老谭云生发回来的讯息,其中所指“武帝”应该是第十三境,但谁知道对方有没有更强的高手也踏足神州?

    罪头陀是第一批,他们是第二批。

    在没找到根源并解决前,有再一再二,就可能有再三再四。

    现在这批人里就算没有第十三境以上的对头,焉知往后也不会有?

    眼下预估敌人,还是尽量高估为妙。

    同明觉大师再次交手,让陈洛阳对这一招“喝破摩诃”有了更多的认识。

    眼下这一招,跟魔教掌握的其他几式魔掌一样,都还有缺陷,不完满,有待更进一步的钻研和揣摩。

    陈洛阳心中思索的同时,散去自己头顶的黑暗大佛。

    恐怖的掌意终于消失,下方众人略微松一口气。

    不过,一切结局,都已经注定。

    众人归降的归降,反抗的都被就地解决。

    除了巴州那边名存实亡的剑阁,还有逃亡雪域高原的缥缈云宫残部外,神州中土最后反抗魔教的力量,基本上都覆灭于这一役。

    纵使有漏网之鱼,也难以再成气候。

    在场的众人,望着天空中的陈洛阳,不管心里什么年头,此刻都纷纷拜倒。

    之前追击他们的魔教众人,不管是三长老王默峰,还是不久前新降的李元麟、司徒启、杨连等人,同样向陈洛阳行大礼。

    此刻的他,已经是真正的神州共主。

    当然,眼下只能说刚打下江山。

    甚至还不能算彻底打下,应该说消灭了主要反对势力才比较准确。

    想要将这片土地彻底纳入掌控,完全消化,如臂使指,还有漫长的水磨工夫要做。

    但对神州浩土来说,已经无人能再挑战古神教的地位。

    平定西北后,陈洛阳没有返回洛阳城,而是暂时先停留在西北。

    他静静揣摩包括如来魔掌在内的自身武学,进行准备,同时也等雪域高原传回的最新消息。

    不过,他先等到北方陈初华的来信。

    在魔教清剿异族高手的同时,发生意外情况。

    除了他们以外,居然还有别人也参与击杀了一些异族武者。

    八月飞鹰说

    PS:这是今天保底第二更,接下来写加更。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