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36.一皇三帝(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
    明显反常的情况,第一时间引起陈洛阳注意。

    孩子身上的冥海咒印,可以说是天生,但并非全无来由。

    从源头上来讲,其母青龙第一宿刘思才是冥海咒印的第一任主人。

    因为刘思本身体质特殊,所以冥海咒印在其身上的时候,一直没有显化。

    刘思怀孕分娩,冥海咒印因而转移到了小苏远身上。

    而刘思身上生成冥海咒印,则是源于昔年一场冥海祭礼,体质特殊的她命大,侥幸成为幸存者,而冥海咒印便是那场祭礼给她留下的痕迹。

    彼时的刘思应该还年幼,对祭礼始末知晓不多。

    陈洛阳后来回到总坛后抽时间查阅一些文献资料,苏家兄弟和刘思的原籍,应该都是大夏皇朝疆域内。

    换言之,他们是大夏逃民出身,而非土生土长的南荒魔域中人。

    冥海祭礼,非同小可,本就不是等闲人能玩得起。

    所以,会不会正是源自眼前的夏帝李元龙?

    陈洛阳面上波澜不惊,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

    眼前两大武帝的交锋虽然激烈,但都多少还留了一些余地。

    尤其是魔教朱雀殿首座,气势并不迫人。

    看这样子,应该是已经得到剑帝王健来到南云山脉的消息,有所提防。

    虽然王健本人痴迷虔诚于剑道,之前不曾参与围攻,但他忽然去而复返,叫朱雀殿首座不得不多加一分小心。

    而眼下,剑帝王健没有等来,倒是魔皇陈洛阳的六龙皇辇先出现。

    这下连夏帝李元龙都多加了几分小心。

    交手中的二人,势头都有所收敛,分出部分注意力,放在靠近的六龙皇辇上。

    即便是武帝层次的交锋,魔皇突然现身,也立即成为焦点。

    只见夜空覆盖的范围,缩小了一些。

    九龙身姿,也腾云驾雾,渐渐从夜空中脱离。

    有两道凝练如实质般的目光,分别从龙威祥云和月夜星空中投射出来,不约而同落在六龙皇辇上。

    大殿中的陈洛阳,坐姿不变,神情不改,双瞳中乌黑光芒闪动,悠然同这两道目光对视。

    半空中的空气,折射光芒,仿佛都呈现一片扭曲的景象。

    这扭曲的景象复原,对面的龙威祥云和月夜星空,恍惚间也都生出变化。

    龙威祥云里,云雾散开,露出人影。

    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身着龙袍,头戴平天冠,被珠链半遮挡的双瞳中,光辉内敛,渊深如海。

    正是大夏皇朝当代君主,夏帝李元龙。

    而在另外一边的月夜星空里,月光笼罩下,漆黑大佛的头顶上,也多出一个人。

    一袭白衣,仿佛与月光融为一体。

    如瀑青丝并不束缚,随意披在身后。

    容颜绝世,却让人感觉不到美丽。

    并非不美,而是别的感觉太过强烈,冲淡了美感。

    尖锐。

    强硬。

    执拗。

    酷烈。

    让人不由自主忽视她的性别,也忽视她的容貌。

    陈洛阳暗地里吸一口气。

    他不禁思量,或许正是这么一个近在身边的对手存在,才完全压榨出昔日教主的全部潜能,短时间内一飞冲天。

    否则,不足以压制这样一个对手。

    严格来说,其实仍然没能完全压制眼前这个白衣女子。

    神州五帝之一。

    女帝燕明空。

    魔教朱雀殿首座,让一直地位平齐的魔教四殿首座里,凭空多出“大首座”这么一个称谓的人。

    在魔皇陈洛阳横空出世前,神州浩土历史上最年轻的两位武帝之一,基本也可以说是如今神州浩土女子第一高手。

    出道逾十年时间,行走江湖与人交手只有一败,便是当初竞争魔教教主之位时,败给如今的魔皇,因此素有魔教第二高手之名。

    那一败并未让她一蹶不振,之后反而不断证明一件事。

    哪怕第二,也强得令人发指。

    魔教内外,总有一个埋藏在许多人心底,常常想起,但少有人敢提及的疑问。

    如果燕明空得到那枚天魔血树果实,如果她自幼修习天魔血,会有怎样的成就?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

    二长老燕赵站在大殿外,遥遥望着自己的侄女。

    三长老王默峰站在他身旁,微笑说道:“大首座修为实力,确实又见增长,距离第十四境应该已经近在咫尺,除了教主,她该会是最年轻的出神境,更快过异族族主当年吧?”

    “如果不是那枚天魔血树果实……”四长老柴翰摇头叹息。

    燕赵神色平静:“陈翰海命好,盼了一辈子想把神教变成他的家天下,眼看他自己都已经绝了指望,天降陈洛阳给他,遂了他的意,但有没有第三代,还要看天命是否继续眷顾他们陈家。”

    “服下天魔血树果实的人,换血改命,异于常人,难有子嗣,古往今来十几代教主,一共也就两个有后嗣,接近十个才能出一个,老教主能有教主,已经是吉星拱照了。”王默峰始终笑眯眯。

    燕赵望着远方的燕明空:“陈翰海真正该庆幸的是陈洛阳青出于蓝比他强,如果跟他一样,有天魔血树果树又如何?”

    远方半空中,月光下,黑暗大佛头顶的燕明空,微微侧首看向陈洛阳这边:“你来了。”

    声音清冷无起伏,陈述句而非问句。

    陈洛阳听了,暗地里撇撇嘴。

    这是公开场合下,第三个对他不用尊称的魔教中人,余者便是资格最老的大长老谢冲和反对他最激烈的二长老燕赵,大庭广众下也保持最基本的礼仪。

    苏夜和王飞不用尊称,是因为太亲近,同时两人还都有点脑袋缺弦,不跟他们计较。

    眼前这位大师姐,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九龙环绕下的夏帝李元龙,这时也转头看向皇辇这边:“陈教主,别来无恙。”

    “你们两个纠缠太久,才等来本座。”陈洛阳淡淡说道:“而本座来此,原是为另一人。”

    就在这时,众人心中齐齐一动。

    大家都分出一部分注意力,落在另外一边。

    有一个看似渺小的人,从已然破败不堪的南云山脉群山间走出。

    所行之处,风雨如晦。

    一袭麻布衣服,赫然正是剑帝王健。

    八月飞鹰说

    PS:今日第三更,老书补更4/30,向大家求一下新一周周一新鲜出炉的推荐票,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同时也向大家预求一下五月的月票,本书五一上架,五月的月票,需要四月消费部分点币,五月才有保底月票,怕有的朋友不了解这个情况,所以这里多嘴提一句。月初上架,想要冲一下新书月票榜,恳请有月票的朋友们,助我一臂之力,届时会争取爆发式的加更,这里先谢过大家。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