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32.追!(求推荐票!求收藏!)
    石镜跑了?

    陈洛阳闻言,脑海里第一时间沟通黑壶,提供少量血红琼浆,更新了一下石镜的生平经历简介。

    他直接看最末尾的部分。

    “被张鹤暗中带出白虎殿……”

    陈洛阳心中无语。

    谁是张鹤?

    名字有点耳熟。

    他仔细回想一下后,想起自己回到魔教总坛,抓紧时间又查阅一些内部典籍资料和往来信件,其中提到过这个名字。

    白虎七宿中的第六宿。

    陈洛阳心中暗自皱眉。

    魔教白虎殿,执掌教规刑罚,同时也关押犯人,守备不可说不严。

    张鹤身为白虎第六宿,进出白虎殿监牢不难,但想要从白虎殿里带出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说有更高层的人照应,至少也有同党相助。

    从石镜的资料上来看,看不出第二人的痕迹。

    照这样说来,只有张鹤是直接经手人,余者隐藏于后。

    对石镜的下落,陈洛阳倒是不担心。

    或者说,他其实挺希望这枚棋子重归中土,到时候对他和魔教的帮助可能更大。

    陈洛阳眼下关注的是,谁帮石镜逃走?

    以及,为什么帮石镜逃走?

    心中念头飞速闪过的同时,陈洛阳面上波澜不惊:“聂广源好样的啊。”

    面前白虎殿弟子叩首:“禀教主,首座自己领了三大重刑,眼下正带伤彻查总坛上下,争取戴罪立功,将那石镜抓回。”

    陈洛阳暗自皱眉。

    聂广源身为白虎殿首座,是第一责任人。

    他眼下亡羊补牢的态度,倒也正常。

    以此人心高气傲,权欲极重的性格,肯定希望自己把这个窟窿重新填上。

    之前用黑壶查他的过往,一片清白。

    谨慎起见,陈洛阳又再次沟通黑壶,花费一些血红琼浆,更新聂广源的最新信息。

    查询下来,一时间看不出什么端倪。

    但不能掉以轻心。

    聂广源同张鹤之间看不出指使的关系,两人来往也很少。

    不过,聂广源可能察觉张鹤是内奸,因而无形中给了他一些方便。

    这种无形中的调整,看起来不起眼,或许在这次的关键时刻,就成了可供张鹤运用的漏洞,成全了他偷偷救出石镜。

    好吧,这猜测有些太强行,先画靶子后射箭的感觉,可能是我疑心病太重……陈洛阳心中沉吟。

    有此疑心的原因在于,聂广源现在上下搜查总坛内外的动作中,很容易造成混乱。

    水被搅浑之后,就方便人浑水摸鱼。

    可以是聂广源,也可以是其他人。

    而聂广源最方便。

    这或许才是放跑石镜的真实目的?

    为接下来某些行动做铺垫,找了最合适的借口。

    这让陈洛阳不由得生出阴谋论的想法。

    照这个思路,聂广源是得利最多的人。

    正着想或者反着想都可以,他既可能嫌疑最大,也可能嫌疑最小。

    黑壶提供的资料,是标准的论迹不论心。

    无法知道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

    记录的事情也都是大事。

    很难看出在这件大事之前,做了多少小的铺垫和准备……

    “有戴罪立功之意,其心可嘉,但重要的是结果。”陈洛阳淡淡说道:“本座返回总坛前,要见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面前的白虎殿弟子叩首:“谨遵教主谕令!”

    目送对方离开大殿,陈洛阳目光沉静。

    如果,这个放跑石镜的人,跟投放两极天石引发古神峰地火灾难的人不是同一个,那说明魔教内部,至少有两个身居高位的内奸。

    他轻轻敲响随身玉佩。

    青龙三很快出现在面前。

    “白虎六,关注一下。”陈洛阳吩咐道。

    “是,教主。”青龙三面上神情没有丝毫波动,恭敬应声,然后退下。

    大殿中只剩陈洛阳一人,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略有些沉重的左臂。

    视线落在桌上,看着那颗首级,陈洛阳再次有翻白眼的冲动。

    不过,他目光很快移向另外一边的锦盒。

    紫府玄灵丹吗?

    有黑壶在,倒不担心上当受骗误服假药。

    目前看来,丹后相当有诚意,见面礼货真价实。

    陈洛阳琢磨灵丹期间,手下人再有消息禀报。

    成功确定了剑帝的位置。

    先前太乙道宗的人,也在相同地方。

    只是结果多少有点出人预料。

    “南云山?”陈洛阳看着面前的金刚。

    金刚答道:“禀教主,剑帝一行,如果中途不改变路线,方向正是朝南云山而去。”

    南云山,位于粤州和象州交界处,在古神峰以北。

    眼下,正是夏帝李元龙同魔教朱雀殿首座交战的地方。

    剑帝王健,朝那里去了?

    陈洛阳心下沉吟,但面不改色,只淡淡开口道出一个字。

    “追。”

    金刚当即应声道:“是,教主。”

    六龙皇辇穿越天际,一路向南云山行去。

    魔教众人都犯嘀咕。

    “剑帝莫非改主意了,要跟夏帝联手围攻大首座?”四长老柴翰眉头紧锁。

    “感觉不像,剑帝并非如此出尔反尔的人。”张天恒沉吟道。

    情况有些匪夷所思,大家都心中困惑,这时也顾不上元老派、少壮派之分。

    苏伟若有所思:“剑帝先前在教主面前受挫,狼狈而归,会不会反而因此受到触动,知耻而后勇,有所进步,因此再次生出挑战燕首座之心呢?”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金刚迟疑着说道:“时间这么短,应该不至于吧?”

    “不好说。”张天恒沉声道:“恐怕真有这个可能。”

    先前剑帝在陈洛阳面前受挫时,他在场。

    之后追击太乙道宗被剑帝拦截时,他也在场。

    “现在仔细想来,似乎真有那么一点不同,只是我不修剑道,一时间难以名状。”张天恒说道。

    其他人闻言,神色都略微凝重。

    有人偷眼去瞧上方的教主。

    陈洛阳此刻心中也在犯嘀咕。

    面上则泰然自若:“王健给了本座一分惊喜,希望这分惊喜稍后不要变作失望。”

    他手指轻轻在座椅扶手上敲击:“李元龙?朱雀陪他闹的够久了,便一并解决吧。”

    魔教众人轰然应诺:“谨遵教主谕令!”

    六龙皇辇飞越千山万水,朝南云山方向而去。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