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66.真正的考验(求推荐票求收藏!)
    “清理干净了?”

    陈洛阳居高临下,语气随意的问道。

    一席男装,如翩翩佳公子般的陈初华微笑答道:“禀教主,已料理妥当。”

    她转头看向抱着聂华的石镜:“五先生很明智,相信乐意为我们答疑解惑。”

    “无关紧要。”陈洛阳淡然道。

    “已经同那柄剑斗过一场,相较于他,本座眼下对北边那把刀更感兴趣。”

    陈初华微笑道:“教主说的是,希望五先生能给我们答案。”

    石镜语气平静的说道:“关于异族族主,我了解的情况是他尚未出关,但真假无法保证,有待进一步证实。”

    陈初华点点头:“那么尊师呢?”

    自家教主心高气傲,目中无人。

    但陈初华始终很拎得清局面,紧扣关键不放。

    石镜略微沉默。

    陈初华并不催促,只是静静看着他。

    准确说,看着他怀里的聂华。

    石镜徐徐说道:“家师同陈教主一战后,有伤在身,离开剑阁寻访故友去了,以谋求早日康复。”

    魔教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

    明镜长老目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陈初华脸上平静无波,视线没有分毫波动,只静静看着石镜。

    石镜言道:“家师,去寻丹后了。”

    “丹后?谁啊?”金刚一脸茫然:“名字有点耳熟……”

    “距今好几十年前的人物了。”张天恒皱眉:“我也只听过个名号,应该几十年没现世了,如今听来,感觉像古人似的。”

    一旁的老和尚双掌合十:“四十年应该有了,当年有所耳闻,确实跟剑阁阁主交情不浅,但听闻两人后来决裂,丹后远走海外,再无消息。”

    “丹后以‘丹’为号,昔年炼丹医药,独步神州,剑皇去寻她疗伤,倒不无可能。”流风笼罩下的萧云天言道。

    陈初华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大约四年前,刀皇同剑皇一战,结果两败俱伤,那时剑皇也去寻丹后相助了吗?”

    石镜摇头:“没有,家师同丹后之间……关系比较复杂,我年轻识浅,不甚了解,只知两人恩怨情仇纠葛复杂,如非万不得已,家师不会去寻丹后相助,这次去,他老人家其实也并无把握丹后一定会出手相帮。”

    魔教众人闻言都在默算时间。

    当初那一战也是惊天动地。

    剑皇和刀皇平手收场,两败俱伤。

    按魔教收集的情报,两人康复的时间应该差不多。

    虽然因为相关情报收集困难,但偏差不至于太大。

    从这个角度来看,上一次剑皇康复痊愈,不比刀皇有优势,应该没有特殊的外力相助。

    “那么,五先生能否指点一下丹后居所何在?”陈初华问道。

    石镜言道:“实不相瞒,海外广阔无边,连家师也不知具体方位,只能尝试寻找,碰碰运气。”

    陈初华展开折扇轻轻扇动:“五先生,你这样就不大好了。”

    “不存在的东西,无法凭空变出来。”石镜答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初华不为所动:“但一问三不知的话,我们何必再谈下去?”

    石镜言道:“如果容易找得到丹后,四年前家师就去了。”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陈洛阳高居座上。

    表面漫不经心。

    其实暗中一直竖起耳朵。

    对石镜的回答,他心里嗤之以鼻。

    不过,再次心念沟通黑壶,浏览石镜的生平经历后,陈洛阳又暗自皱眉。

    最新更新的一条内容如下。

    “向魔教招供……”

    虽然没有“如实招供”的字样,但按照黑壶的文字风格,如果石镜弄虚作假欺瞒的话,黑壶的措辞多半是“假意向魔教招供”。

    也就是说,石镜当真不知道剑阁阁主具体下落,只知对方确实去寻访丹后相助,但不知丹后海外居所位置。

    从这个角度来说,倒也难怪他如实招供。

    剑阁阁主独立支撑神州,面对一北一南轮流较量,显然感受到了压力。

    陈洛阳心中默默思索。

    他相信就像魔教有自家疗伤圣药一样,剑阁应该也差不多。

    只是,先前一战,教主和阁主伤势都太重。

    教主服用魔教圣药后,仍然需要漫长时间方才能痊愈康复,是以拿黑壶当后手,希望能尽快疗伤。

    阁主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

    如今为了尽快恢复,而求助昔年恩怨交织的老交情丹后。

    对方什么情况不好说。

    倒是自己那一炉十转归元丹,快到出炉的时候了……

    陈洛阳收拾心思,扫了石镜一眼。

    他总觉得,对方不是如此容易屈服的人。

    可惜黑壶只给出简单文字描述。

    这厮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有句老话说的好。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凡事一旦开了口子,离彻底决堤就不远了。

    陈初华平静的看着石镜。

    不再追问剑皇和丹后下落。

    而是话锋突然一转。

    “那么换个问题好了,夏朝联合各方,南征本教圣域,以李元龙的个性,不可能一点底牌都不给自己留。”

    陈初华问道:“不知五先生可否见告,李元龙放心大胆御驾亲征的底气何在?”

    在石镜开口前,她收拢手里折扇,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

    “此事,他不告诉李乾、李泰很正常,但给你们剑阁诸位,给异族左贤王修哲,或多或少都要交个底,五先生最好别再回答不知道。”

    石镜答道:“因为夏朝的雏龙,渐渐成年了。”

    此言一出,殿上众人的神色都认真几分。

    大家盯着石镜。

    “真龙。”石镜点头:“不是蛟龙。”

    陈初华回首看向座上的自家教主。

    “问完了?”

    陈洛阳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

    “还有不少事情想请教五先生,请教主多宽容些时间。”陈初华言道。

    “本座只看结果。”陈洛阳语气随意的说道。

    陈初华颔首:“谨遵教主谕令。”

    她转身看向张天恒:“稍后,同样的问题最好也能请三先生单独回答一下。

    如果有答案不一致,那就随便杀掉其中一个好了。

    剩下那位,跟四先生再来一轮。”

    “二首座放心,我明白怎么做。”张天恒笑道。

    石镜表情平静:“便是我师兄弟所答一致,诸位不是仍然要多方查验才会采信吗?不可能我们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

    张天恒冷笑:“那就不是该你操心的事情了,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说着,他冲石镜伸伸手。

    石镜默然将怀里的聂华递过去。

    张天恒接了后,说道:“请吧。”

    萧云天到了石镜背后,伸手按在他背心上。

    石镜被制住,没有挣扎之意,被萧云天押着,默默随张天恒出了大殿。

    “禀教主,接下来交给天恒即可,他在审讯方面颇有一手。”陈初华言道:“我稍后就要离开,眼下先向您述职。”

    事涉青龙殿内部机密。

    保密层级往往高到限于教主和青龙殿首座两人之间。

    金刚和明镜长老当即一同告退。

    陈洛阳目送他们的背影离去。

    青龙殿本该教主知道的事,我未必全掌握了……

    陈洛阳心中正思索着,却听面前的男装丽人轻声一笑。

    “洛阳,真杀了剑阁这三位,你新到手的那个小人儿,会不会跟你闹别扭啊?”

    陈洛阳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大姐,你刚才叫我什么?

    还有你那是什么语气?

    你跟这教主到底什么关系啊你们俩?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