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625章 混乱地的狮吼
    “轰隆……”

    像是一种爆发的延迟,土地在鼓起一个幅度后终于被能量掀飞,炽烈的火光伴随着大量的泥土碎石和地底碎片升起。

    在密闭空间承受这种级别的攻击,地底下的东西基本上是死定了的,至少情报中地底的那些玩意很难存活。

    不过现代作战也深谙“补刀”的重要性,不但战机在几百米高空反复徘徊,远方还有履带式军车和步兵搜索队不断接近,而直升机则更早到达。

    哪怕明知道地底存在着大量人类教徒,哪怕名字其中有很多事普通人,美军还是选择直接攻击。

    这和残不残忍没关系,而是军方对营救和歼灭两种军事行动成本悬殊计划的择优选择,况且,都是成年人了,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没人会相信那些教徒不清楚这个冥界教是有问题的,谁都该为自己所做的选择负责。

    哪怕被营救,终将是要面临审判的,现在地底的那些只不过提前了一点,刑法重了一点而已。

    一架直升机徘徊在森林上空,螺旋桨带起的风压将树丛吹得起起伏伏。

    一名带着银灰色反光层墨镜的上校军官带着一顶绿色的贝雷帽,借助一把特制狙击枪的瞄准镜观察着下方呈现漏斗状的爆炸坑。

    “在士兵和那群人的生命之间做选择题,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上校口中嚼着口香糖喃喃自语,瞄准镜中远方的高温高热还没有散去,尽管人类军方深知高级别的红皮恶魔对温度有很高的抗性,但爆炸威力中温度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环而已,并且抗性毕竟有极限,这种层级的能量释放在狭小空,数千上万度足以让东西融化后在晶化。

    主要搜索工作在半个多小时后才结束,最终确认歼灭所有目标,无生还者,不过军方韩式在坑内洒下了一片感应器,准备对这坑内做一段时间的长期感应探测。

    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似乎是大自然有感而发的在缓和这片坑内的高温,随着雨越下越大,坑内也开始蓄起了水。

    在往后的一段时间,这片林中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林中湖泊,成了许多动物的栖息天堂。

    。。。

    冥界教名义上所谓的最强者,那个大恶魔又如何呢。

    实际上,连同那个大恶魔在内的另外7名比较危险的主教,全都有曙光协会一力负责。

    曙光真正能抗衡强大恶魔大君的人或许不多,但有潜力的强者绝对不少,尤其是那些秦小侠一手培养出来的天才人物。

    一种四面楚歌的感觉让嗅到味道的大恶魔在几天前就逃离了原本待着的巴黎,以自以为安全的方式往目前比较混乱的国家逃窜。

    是的,到现在为止,地球上还是有比较混乱的区域的,甚至在那些地方可能还影藏这更多的魔物。

    即便目前的情况下,人类依然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大和谐。

    一些相对混乱的区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割据乱斗一直存在,也排斥先进国家的军事介入,仅仅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接纳过世盟军队的除魔扫荡,之后又很快恢复原有的“秩序”。

    如今的人类各国自己家里头都一堆事,而且有非常非常多地方需要管理,一些倒霉透顶的已经在地图上消失的国家势力也需要这些大国照顾,甚至还要筹划对异世界的各种方针,本身也并没有心力管太多,所以也默认这种情况存在。

    实话说到现在,基本高层们都明白一个问题,魔物邪魔之类的东西,就像是人类社会本身的犯罪一样,可以控制但似乎在目前世界变迁下根本无法杜绝。

    即便是看似极为安全的世盟核心国家的一些发达城市,依然有分析部门确信隐藏着一些暂时没有发现的魔物,哪怕发现并除去,也会有新的诞生。

    这是一个往复循环,更别提那些本身或者因为黑暗之潮后遗症而治安堪忧的三不管地带,也就是曙光协会的人会在那里隐藏在背后做着千百年来的重复工作。

    所以大恶魔和一些冥界教的恶魔要逃到那里,实际上本身在这种混乱地带它们就想过发展。

    但那种地方虽然没有很多到处都是的摄像头,没有眼线弥补的特殊部门特工和无处不在的警察,世盟各国政府的控制力也降得很低,可是没有彻底混乱或者沦为异世界怪物的作乱场,本身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曙光协会在世盟核心国家愿意相信各国政府的力量,事实也是如此,而在世界的三不管地带,曙光的力量反而会更加活跃,这也是恶魔最为忌惮的地方。

    发达地区看似各种束缚各种不便,但这规则即保护了普通人类也保护了隐藏在社会角落的恶魔,反之亦然。

    可是现在没办法,世盟各国和各个特殊部门已经觉醒铲除邪教组织,当怪物苏醒开始留意身边的时候,当灯下黑理论被意识到的时候,灯下就绝对不安全了。

    亚洲中南部某个混乱的小国,这里已经完全重回军阀割据时代。

    城市里的建筑破败不堪,有之前对魔物战争留下的痕迹,更多的则是人类自己纷争的结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平穷和争斗贯穿这里的生活,到处都有武器,虽然都是一些旧时代武器,根本看不到新时代的先进管制装备。

    极端排外的思想让世界主流都无法介入,除非愿意打一场不占道义的征服战争并且耗费人力物力在数十年时间内从教育文化上同化这里的人民。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个别国家在上一个时代就干过,结果是里外不是人。

    所以这里的乱象到了如今依然如此,曙光协会则更不会插手此类问题,人类内部权利纷争想来是协会不去触碰的禁区。

    大恶魔古蛮躲在一间混乱喧闹的场所内,其简陋破败和乌烟瘴气的外表,更像是一个酒水舞厅混合体,所以名字也很有当地特色的称为快乐酒舞厅。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咚咚咚……”

    上头挂着几个球体灯光,广阔的室内空间还有一些钢管舞台子,许多人在劲爆的音乐下舞动,烟味和酒味混合着汗味。

    古蛮坐在靠近吧台的vip作为上,同坐的还有冥界教的一些人类骨干和当地的一个军阀头头,至于其他恶魔,古蛮怕它们气息太重暴露自己所以根本没带,任由它们自己逃。

    即便是幻化的人类形态,古蛮强健的肌肉依然夸张到顶得上两个成年壮汉。

    伸手从桌上的小盒子里抓起一把冰晶一样的东西然后捏碎,放到鼻子前面。

    “嘶……”

    足有几十克的粉末一下子被吸入鼻子中,带给古蛮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兴奋感觉。

    辗转从法国逃到这里用去了好几天,到了这个三不管地带,才算感觉到了一些安全,深渊的压抑感似乎也在这里减轻。

    越是在深渊待得久,古蛮就越是被深渊腐蚀,没错,它是这么认为的。

    魔鬼的可怕是方方面面的,不光有诡异的强者,也有层出不穷的神奇玩意,比如桌上的这种冰晶物质,这么好的东西,在魔鬼的主流世界居然是管制违禁品,想弄到还挺难的,尤其是它的吸食量还不小。

    “大人我们要在这里躲多久?”

    厅内昏暗却闪耀的灯光下,女郎们在舞动着,同在位置边的教徒则显得焦急。

    “哈哈哈哈,别担心我的朋友们,把这里当自己家,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会过得很舒适的!!”

    抽着新到手的雪茄,边上站着两个扛着ak小弟的军阀放声大笑,还回头对着女郎吹一个口哨。

    “以你们的特殊力量,帮助我铲除一些对手,我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到时候什么都好说!!!”

    “嘿,你会实现愿望的!”

    古蛮现在正处于沉醉状态,将桌上的烈酒一饮而尽。

    但魔鬼们真的是没有发现大恶魔的轨迹才让它逃到这里来的吗?

    低矮的快乐酒舞厅外,有一些军阀的手下拿着枪守在外面,每一个入内狂欢的人都会被排查一下。

    远方,拥挤的街道尽头,一片明晃晃的微光正在朝着这个方向接近。

    这是三个在这里可谓是算穿着奇装异服的人。

    一个浑身穿着精致银色环叶铠甲的高大男子,金中偏棕的头发在后侧张扬好似狮子的鬃毛。

    另外两个则穿着干练的兜帽束身装,好似刺客信条中走出的人物。

    “法国人的选择无可厚非,但他们终究将自己置于这里的人类之上。”

    一名灰袍人看着前方街道尽头,那刻画着阿拉伯文字的霓虹灯,嘲讽的说了一句。

    “好了,专心一些,里头的可是大恶魔,我不想让它跑了!”

    深红色的短披风挂在希尔伯特身后,映衬着铠甲愈发银亮。

    “啪嗒…啪嗒…啪嗒……”

    三人看似缓步而行,速度实际上非常快。

    随着脚步声接近,携着一阵风压,将路过的灰尘和垃圾卷起。

    酒舞厅外的武装人员显然也注意到了前头的人,尤其是那个穿着铠甲的,显然不像是来狂欢的客人。

    “站住!!!给我站住!!!”

    “你们是谁??”

    ak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枪支已经举起,随着前方三人接近,武装人员已经看清了他们的威势,这可绝对不像是普通人。

    “警告你们站住!!就算是进化者,吃,吃了子弹,也,也是会死的!!!”

    希尔伯特好似没有听到,继续前进,伸手抓住胸前的一个狮子吊坠,低头祷告。

    “人类的罪恶亦是罪恶!这一次,狮心家族不需要封印恶魔!”

    “吼~~~~~”

    巨大的咆哮震耳欲聋,在这个夜晚的这个地方,诡异的响起狂野的狮吼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