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297章 诺依曼家的传统
    两人在路上,就将详细信息重新编辑,彼得在副驾驶上手速飞起,文字输入速度比电脑打字还快。

    将今天观察到的整栋建筑细节,以及屋主情况和其家族简要历史,全都一次不落的描述进去,还附上了很多角度的照片。

    那些涂料较厚的地方,通过触摸手感,能隐约感受出来可能是协会惯有的那种壁刻。

    最后第一份初步资料完成的时候,填上建筑完好的评价,彼得和尼索都语音确认后,点击发送。

    。。。

    在目送两人离开后,诺依曼家三兄妹才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餐。

    做饭的是妹妹??尼,一锅洋葱炖肉汤,足量的烤香肠,外加蔬菜莎拉和面包,就是简单温馨的家庭餐。

    现在是冬天,自然不可能在空旷的大厅里用餐,夏天那里倒是会很凉快。

    实际上建筑内部的一二楼被改造得很舒适,室内餐厅和厨房就隔了一道门。

    掀开锅盖,汤勺将浑厚浓香的牛肉汤盛到各自的餐具上,热气和浓香刹那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啧啧啧,??尼,你除了脾气大一点,已经完美符合一个妻子的优良品质了。”

    卡尔开着玩笑,忍不住先喝了一口汤,脸上浮现满足。

    “哼,我的脾气是因为有人让我忍不下去。”

    她自己切着一片片烤香肠,油脂从香肠缝隙随着餐刀溢出,然后用餐叉插上在往酱料上一抹才送入口中。

    弗兰克就没这么斯文了,直接一口就是半条。

    卡尔和弗兰克还各自打开一罐黑啤酒,就着大口吃着香肠和面包,不时喝口汤在灌一口啤酒。

    “话说你朋友他们刚刚行礼动作还真新鲜,我就没见过那种行礼手势。”

    卡尔对着弗兰克闲聊着。

    后者喝着啤酒,将口中的咀嚼的香肠送下肚子。

    “他们研究古典建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刚聊天的时候不是说了,去过不少地方,也许是哪个地方的民俗吧,我觉得还挺新奇的。”

    妹妹??尼也喝着汤吃着蔬菜沙拉,也打趣道。

    “是挺新奇,像个倒着扣在心脏位置,手指并拢的特殊ok手势,哈哈!”

    卡尔一听也笑了起来,虽然有很多不同,但只看形状确实有些像。

    但原本吃着香肠喝肉汤的弗兰克也是忍不住又开始思考,他虽然从没见过那个手势,但在之后总觉得有一丝莫名的熟悉。

    不过脑海中的记忆告诉自己,他绝对没有看见过,可一联想到彼得,似乎自己的记忆也未必就很可靠。

    作为凭实力考入墨尼黑大学的优秀生物系学生,弗兰克知道人脑的记忆有时候确实会出偏差,甚至还会脑内丑化或者美化记忆的情况。

    所以人类才会发明文字,发明记录嘛!

    他在心中做着自我层面的学术探讨。

    等等!

    弗兰克举着餐叉突然愣住了,上面的半根香肠滑落到盘子里都没察觉到。

    “文字!!”

    他知道自己的熟悉感来自哪里了,那种感觉并不是见过实物,也不是照片或视频上的感觉,而文字记录!

    弗兰克放下筷子,直接快步往楼上跑,从一楼伤到第七层的阁楼,在杂物中找到了一本厚重的老书。

    这本书的书页有很多都翻烂了,这是弗兰克小时候最喜欢看的有趣读物。

    听奶奶说过,当初恐怖的战争结束,爷爷从战俘营回来后,一直意志消沉,曾经有段时间发疯一样拿着这本书想要找寻所谓“真理”。

    弗兰克出声的时候,爷爷已经虽然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头,但至少不疯了,后来常给他讲那些荒谬的故事。

    等弗兰克识字了才明白那些故事就是来自这本家族笔记,之前在学校吹牛的成分大多是来自爷爷的故事和这书,并经过了他的润色。

    实际上学校的那套说辞,和书中还是有差距了,书里确实说了很多内幕,但其实有些地方都模棱两可,先祖的态度也非常暧昧。

    一面批评“曙光”,各种揭短,但字里行间,有种奇怪的情绪。

    以前的弗兰克不懂,直到开始成熟,明白那叫酸味,那叫艳羡和不甘。

    比如爷爷疯狂的时候,也在笔记中写了满满几页想寻找真理。

    用袖口擦着嘴角的汤汁,额头的汗水到底是一种紧张还是因为跑了七楼他也不清楚。

    在哪呢在哪呢!!应该在中间几页啊。。。

    ‘有了!’

    终于翻到了想要找的那一页。

    ‘扣指于炙热之心,三指为希望之光。。。’

    破晓之礼!!

    ‘难道!’

    一个可怕又隐隐带着兴奋的念头突然出现在弗兰克脑海。

    难不成这个被历史淡化的特大骗子组织还“活着”?

    彼得一年前就和自己接触过。。。难道一年前他是有意接近我的?

    哦不!!我特么都干了什么!!还好他今天根本没去课堂。。。

    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弗兰克又突然摇头。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是我想多了,到了如今这个年代,特意来找茬可能性太小了,根本没人注意他们又何必自己跳出来呢。

    过了一会,弗兰克回到餐桌继续吃饭,就和没事人一样。

    “你刚刚干嘛去了?”

    “没有,突然想起来彼得可能遗落了东西在阁楼,不过没发现。”

    ??尼将信将疑,卡尔则完全不信。

    “我吃完了,你们两慢用。”

    他站起身来,本来他就是吃饭最快的,弗兰克又耽搁了十分钟左右,而??尼说不定一会还没弗兰克快呢。

    卡尔进入楼道,然后悄无声息的上了阁楼,随便着眼于痕迹,就发现了弗兰克干了什么,他也从杂物柜里找出了那本笔记本。

    ‘是这玩意?弗兰克突然来看这破书干嘛?’

    他不动声色的提着书本开页向上,竖放在一张旧椅子后立刻松开手,书页顺势向着两边倾倒,打开在大概中间的位置。

    这表示这部分最近或者刚才被人着重翻动过,随便前后浏览了几页,卡尔的视线就凝固了。

    ‘破晓之礼…...’

    眼神急速闪烁几下,强忍着克制了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的冲动。

    鼻孔喘着粗气,指节咯吱作响。

    二十分钟后,??尼在厨房洗碗,而楼上的弗兰克的房间并不平静。

    “砰~”

    卡尔提着弗兰克的衣领将他摔在床上。

    “你疯了卡尔?还是喝黑啤喝醉了?”

    “我疯了?呵呵呵呵,我疯了?是啊是啊!!诺依曼家族的传统!!现在又疯了一个。”

    身为哥哥的强壮青年笑了两声,然后从大衣口袋取出那本书。

    “不过不是我!而是你弗兰克!!你要学爷爷?还是干脆更彻底一些,学那个懦夫!!”

    看到这本书,弗兰克莫名心虚。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知道你从小喜欢这些故事,但你现在是墨尼黑大学的高材生,你现在。。。”

    “停!我说了我没疯!!”

    弗兰克生怕卡尔过激,连忙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仅仅保留了自己在学校瞎显摆那部分。

    这下卡尔才松了一口气,他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自己的弟弟思维通顺逻辑清晰,不像是犯病的样子。

    两人冷静下来后也觉得,仅凭借一个手势其实不能说明什么,有可能是相近,甚至另一个“犯病的疯子都说不准”。

    不过受此刺激,卡尔第二天直接去银行注销了一个账户,以他现在的经济状况,已经没必要接受那个懦夫每周一次的汇款了。

    相对平静的生活过了一个月,彼得和尼索这边,除了第一次上门,后面的调查都不需要再过去。

    彼得在学校碰上了几次弗兰克,双方怀着各自目的有意接近对方的情况下很快成了朋友。

    弗兰克发现,彼得真的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好青年,同时也有些神秘,哥哥的忠告还在耳边,但好奇心可没法随便抹除,他越来越有种奇怪的直觉。

    至于彼得,已经考虑什么时候提出收购意图了,能平平和和的买下那栋房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毕竟协会已经有魔力掌控者准备前来,开始在得意国增设分部并编制秘境,这栋房子无疑的很好的选择。

    但双方的平静都被各自的突发事件打破了。

    诺依曼家,卡尔再次出任务回来,可以休息两天,又正值周末,弟弟妹妹都在家。

    但傍晚,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来到了这里。

    用钥匙打开了大门,带着焦虑和忐忑,重新出现在三兄妹面前。

    一个月不能正常汇款,尽管十分害怕回家,老诺依曼最终还是回来了。

    。。。

    而另一边,在诺依曼家团聚争吵的时候,尼索开着车从城外公路朝着城内方向狂奔,他并不是急着回城里,而是在追踪一个可怖的气息。

    ps:星期六第一章。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