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252章 再遇与力量的秘密
    即便在雨中,噬魂怪死前声惨叫依然能被远处的苏酥和秦小侠清晰的捕捉到。

    秦小侠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希尔伯特的睡着是他的安排,什么时候醒来同样如此,不理智冲动的单独行动和之后忽然爆发的勇气亦然,更别提莫名获得的“力量”。

    尽管有这么多“假”,但希尔伯特是不会意识到这些的,相反,仅仅噬魂怪这一处真,和自己爆发的神奇力量,就将今晚的奇遇推到了希尔伯特终身难忘的高度。

    并且顺理成章的为之后的铺垫夯实基础。

    在古代,协会的老骗子们想使用类似的方法,得大费周章之下才能达到相近效果,还有暴露风险,远没有秦小侠如今方便。

    此刻苏酥的视线一直跟随者雨幕中仓皇逃窜的那只噬魂怪。

    “导师,这个东西要不要我们抓起来给查库斯家的人送去?”

    苏妹子的话将秦小侠的注意力从庄园位置吸引过来,随意扫了一眼那只噬魂怪。

    “不用,以噬魂怪的智力和胆子,被这么一吓肯定会立刻躲起来,如果有‘正主’的话,正好让它自己来找噬魂怪,被我们抓了反而不好。”

    “而如果没有‘正主’,让希尔伯特自己抓住噬魂怪更合适。”

    苏酥若有所思的点头,如果可能存在的魔物比较强大,即便是抓住了噬魂怪,她的占卜也未必有作用,还可能打草惊蛇。

    今夜应该是没有别的事了,望着漫天的大雨,苏妹子这会突然想到了狗血言情剧里面的戏码。

    女声觉得冷,男生脱衣服披在她身上,或者干脆来个拥抱。

    好吧,也就是想想而已,别说自己没这个胆,就是有。。。这点温度,说冷连自己都不信更何况导师了。

    。。。

    希尔伯特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普通人的身体没有一个适应过程,贸然使用魔力来爆发到之前那种程度,后遗症就是给肌肉和精神带来极大负担。

    关键这魔力还是秦小侠强加的,并没经过身体主任的肉体和灵魂认可,算是一种更粗暴的方式。

    就算希尔伯特仅仅持续了不到两秒,也够受的了。

    所以在他肌肉抽搐了一会之后,就由于强烈的疲倦感睡了过去。

    清晨,雨早已经停下。

    两名佣人起床,在来作为灵堂的客厅查看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臭味,紧接着循着臭味就看到了睡在壁炉前的希尔伯特。

    壁炉的灰烬好似被强风吹过,喷出来不少,而希尔伯特身边还有一滩已经干涸的白色物质,正是这个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臭味。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夫人!您快来看看,少爷在灵堂昏过去了!”

    正在楼上洗漱的查库斯夫人被吓得不轻,没有上妆就跑了下来。

    “啊!!!!!希尔伯特,你怎么睡在这里!这些是什么?油漆吗?”

    希尔伯特是被佣人和母亲的叫喊声吵醒的,艰难的睁开眼睛,望到了几张关心的脸。

    “母亲,我没事,就是有些累!”

    感受了一下,觉得就像就不运动的人没有热身就突然加力健身了几个小时的隔天反应,浑身肌肉酸痛不已,不过仅仅是酸痛,动倒是能动了。

    还有精神上的疲惫,就像好几天没睡觉一样。

    在佣人的搀扶下,希尔伯特站了起来,望着一地上的木炭灰烬,和干涸后依然散发臭味的那一滩液体,不知道对母亲从何说起。

    为了不让人担心,他决定暂时不说。

    “或许是因为太想念父亲,我昨晚梦游了也说不定。”

    “你们把地面弄干净,下午午后灵车就要过来了。”

    查库斯夫人对自己儿子左看右看,除了眼睛里充满血丝明显的疲态,其他似乎真的没什么事。

    “希尔伯特,不要逞强,如果那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母亲,我现在就想吃顿早餐然后回去补觉。”

    再三解释劝说之下,惴惴不安的查库斯夫人才算放心下来。

    希尔伯特望着母亲的脸庞,最近因为父亲过世,一定是偷偷哭泣过很多回,没有化妆的时候明显憔悴。

    “母亲,您回去洗漱吧!”

    这时候才想到自己还没上妆就下来,查库斯夫人望了望灵柩方向,然后急匆匆上楼去了。

    喝了好几杯牛奶,再吃了不少培根鸡蛋和面包的希尔伯特,回到房间挺床上就睡。

    补充了体力,这一觉就睡得舒服了。

    。。。

    时间临近中午,聚拢过来的亲友越来越多,已经好很多了的希尔伯特也在人群中。

    旁人从他略显苍白和萎靡不振的脸上,只会以为他伤心过度。

    只有希尔伯特自己知道,昨晚,自己突然爆发了远超常人理解的力量,击杀了一只“恶灵”。

    昨天神秘人为什么会说,查库斯家族的血脉死于心脏病显得不可思议,此刻也仿佛已经有了答案。

    望了望已经被佣人清理干净的壁炉方向,希尔伯特的拳头暗自捏紧。

    有一丝忐忑,但更多的是缓缓攀升的兴奋感。

    昨夜虽然紧张,但意识却一直很清新,瞬移般的速度,手中弥漫的蓝色光芒。。。

    ‘查库斯家族,究竟有什么渊源,我血脉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力量!!父亲,你不会白死的!’

    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在等待中,科里尼老迈的身影也到了,但希尔伯特最期待的两个人却还没有来。

    略显失落中,希尔伯特同大家一起在餐厅用了自助式午餐。

    下午一点左右,老查库斯男爵从玻璃冰棺入殓到木棺。

    灵车已经到达。

    亲友们目送者棺椁被送上灵车,随后灵车在前,亲朋好友的车辆则跟随在后,车队浩浩荡荡的朝着墓园出发。

    令希尔伯特心下大安的是,两个神秘人终究还是来了,并且比所有人都早。

    他们早已经等候在墓园。

    两个神秘人好似对希尔伯特视而不见,或者说对其他所有人都视而不见,仅仅会看一看老查库斯的棺木,或者闭目养神。

    希尔伯特见这幅样子,也没有贸然前去搭话。

    牧师念祈祷词的那一刻,所有人明白,这是他们送老查库斯最后一面的时候了。

    在这个时候,秦小侠注视着棺木叹了口气,伸手朝着那里一点,将噬魂怪留下的最后一丝印记抹除。

    毕竟是真正曙光中人的后代,即便身死消散,也不能第二次让那些魔物打扰了。

    入土安葬。

    在希尔伯特一直在考虑以什么方式同神秘人展开交谈时,却突然发现后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

    深邃的眼神如同昨日般与自己对视,不过今天多了一丝警告。

    “希尔伯特.查库斯,以你现在的身体素质,最好不要第二次透支血脉中的魔力,这是我对你的一个忠告!”

    望着这个脸上充满紧张的年轻人,秦小侠忽然笑了一下。

    “当然听不听选择权在你,至于老查库斯的死,我们会搞明白的!”

    “等等!”

    望着又打算离开的两人,这次希尔伯特终于把这句挽留说了出来。

    “你们不能就这样来了又走了,你们倒地是谁?和查库斯家族又什么渊源?我昨晚。。。”

    “愤怒、恐惧、兴奋。。。情绪强烈到一定程度,加上外因刺激,在没有意志力压制的情况下,血脉中的魔力会令你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就是你最想问的。”

    “放心,我们不会不辞而别,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希尔伯特。”

    后半句,让希尔伯特感受到了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希尔伯特,你怎么?没事吧?”

    母亲的关怀声传来,仿佛才将希尔伯特拉回现实。

    “啊?母亲,等等,那两个人呢?去哪了?”

    查库斯夫人担忧的望着儿子。

    “那两个人在牧师念祈祷词的时候就走了啊。”

    是错觉?不!不是的!

    ps:星期四第三章。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