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225章 一剑削首
    虽然三个孩子对孙天满心黑腹,对这个所谓会馆也不抱什么希望,更对孙天为了他们来这学习特意将他们转来这附近的一所私立学校感到不可理喻。

    但真正富贵人家并不是光有钱,教育都是非常出色到位的,十个里有九个在懂事后都很有涵养,很多小说里的那些特意跑出来被主角踩的其实不多见,就比例而言相对常人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所以三个孩子就算心里算不上多高兴,可之前就和家长吵闹过了,没用,叛逆也不会挑外人那,自然也不会当着人家武馆主人的面闹,不然以后怎么在这混。

    安静的听着孙天和墨少歌聊天。

    “哈哈哈,大高手不敢想,能让他们有自保能力就很好了,对了,三个孩子如果有任性偷懒的话就尽管好好教训他们,不破相不残疾就都没问题了!”

    孙天当着孩子的面笑呵呵的说着这些。

    “放心吧天哥,就是腿打断了也残疾不了!”

    “也是哈哈!”

    孙雅安‘。。。。。。’

    赵龙‘。。。。。。’

    杜恒‘。。。。。。’

    “对了少歌、清雪,厅堂深处上座的是哪一位?”

    孙天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墨少歌回头看了看自顾自悠然喝茶的墨老爷子,促狭的开了句玩笑。

    “那是我和清雪的爷爷,说句武侠里时髦的话,爷爷可是起码有一甲子功力呢,我和清雪这点三脚猫手段也就是当初跟爷爷学了几年而已。”

    “噢!!!原来是墨老爷子!”

    孙天恍然大悟,墨家看来和当年的孙家一样是长久以来一直和曙光有联系的家族。

    只不过孙家关系还没那么近,所以作为和平年代预备后手,一直默默遵守着誓约,等待未来的某天发挥作用,能成为曙光真正的中坚力量。

    可惜孙家在前几代断了传承,差点就永远和曙光协会擦肩而过了。

    定睛在远远看了看自己看不出深浅的老者,泰然自若的样子处处显露高人风范。

    这就是底蕴啊!

    聊了几句,墨少歌请孙天进去喝茶,不过被后者推辞了,孙天很想结实老前辈,但也不打算自己凑上去打扰老人家。

    等孙天离开之后,内堂就只剩下了三个孩子以及墨家兄妹和远处的墨老爷子。

    听着外面不断有了解情况的家长和白领,不管是凑热闹还是真要报名,吵吵嚷嚷的声音一直不绝。

    墨清雪笑着对三个孩子一言不发的孩子说。

    “走,跟我们进去吧,既然是天哥晚辈,入学肯定没问题的,就算有问题,我们也会花力气帮你们纠正。”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跟着两人进去,同时也在好奇的观察里头。

    宽敞的场地就不说了,那些木人桩、大沙袋就不说了,兵器架和铜人就很引人注意了。

    “喂小安,那边的那几个铜人是真的吗?”

    “是啊,看起来很重的样子啊。。。”

    “应该是空心的吧!”

    几个孩子小声讨论着。

    墨老爷子看着孙子孙女带着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进来,对着他们点了点头。

    “客人走了?”

    “是的爷爷,天哥太忙所以就先回去了,这三个是他的晚辈。”

    “嗯。”

    墨老爷子看看三个孩子。

    “你们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毕竟还是孩子,看到老爷子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我叫孙雅安,今年十三岁。”“我叫赵龙,十四岁。”“我叫杜恒,也是十四岁。”

    “很好很好,虽然还早了一两年,不过现代人营养好发育得也更好,你们也算是到了筋骨初开元气稳固的年岁。”

    看着三个体格挺不错的孩子,墨老爷子抚须微笑,也是挺高兴的,就算是走后门进来的,也是开门红了。

    “这位爷爷。。。”

    “要叫总教头,如果你们真的入了门,要改口叫师祖。”

    墨少歌纠正了孙雅安的称呼。

    ‘什么称呼。。。怪怪的,还不如叫教练呢。’

    “那叔叔阿姨就是教头咯?”

    “没错,但你可以私下叫我姐姐啊,为什么叫阿姨啊?”

    墨清雪挺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的,叫她阿姨让她有点难受。

    “可是你们叫我爸爸天哥,我叫你们哥哥姐姐,不就不尊重爸爸了嘛!”

    “哈哈哈,好,不错不错,小丫头有见地,清雪,枉你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好武功,却还不如一个小丫头懂事。”

    孙雅安冲着墨老爷子甜甜一笑。

    “那总教头,我爸爸来的时候神神秘秘的不跟我们多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我们到底学什么,要学多久啊,课时怎么安排,收费又是多少啊?”

    墨老爷子笑着摇摇头。

    “少歌,你来告诉他们吧。”

    “好的爷爷。”

    墨少歌带着笑意转身望向孙雅安。

    “天哥不能告诉你们是有他的原因的,以后你们就会明白,至于现在么。”

    “别人的另说,你们是不用学费的,上早课必须在日出前到会馆集合,一直持续到到你们上学前,放学后直接过来就是晚课,时间视情况而定,至于要学什么学多久,都得到时候看。”

    “日出前?”

    赵龙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鬼课程,日出前那岂不是天不亮就要到这?

    不光孩子们吃惊,墨老爷子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么回事,感觉这么早有些过头了,虽然古语有闻鸡起舞,但也不用这样吧。

    不过现在他暂时不好出声,等一会私底下再问问孙子,说不定有什么特殊安排,毕竟两人的武功早就青出于蓝,肯定有些特殊原因。

    “那个,叔。。。教头,这样我们不是要半夜起床嘛。。。睡眠对我们生长发育很重要的!”

    “放心,你们的睡眠时间肯定会有保障的,更耽误不了你们身体成长发育,对了,你们在高级酒店的套房我已经让天哥退了,负责照顾你们的人也已经回去了,从今晚开始和我们一起住楼上。”

    “啊!?”“啊!?”“什么!?”

    三张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他们不是真的娇生惯养,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完全处于陌生环境了,有种被放生的感觉。

    “哈哈哈哈。。。”

    墨清雪觉得三个孩子实在是太有趣了,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

    “走吧走吧,和我一起去选房间。”

    不管心里怎么吐槽,这时候也只能认命了,跟着提着短剑的墨清雪一起垂头丧气的绕出大厅往三楼的楼梯间走去。

    路上的陈设倒是很不错,古色古香别有韵味,看得出这里装修很花心血,三个耗子一边走一边小声讨论。

    “哎,爸爸不知道抽什么风,把我们送来这。”

    “是啊,送你来就可以了,为什么挑唆我爸也把握带来呢!”

    “就是说啊,还有我!”

    “你们!哼,爸爸就这点做得好,拉你们给我垫背,算了,就当多学了几门才艺课了!”

    妮妮呜呜的声音墨清雪怎么会听不到,嘴角前面走着嘴角就露出一丝微笑。

    一只苍蝇从一盆盆景边飞过。

    “噌~”的一声短促轻响,带着剑光一闪而逝。

    将后面三个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墨清雪已经独自上了前头的楼梯,就好像刚刚她根本没做什么多余动作,一直在安稳前进一样。

    “刚刚什么情况?那反光是她的剑?”

    赵龙问孙雅安却蹲了下来在地上找什么,心中想着一种玩笑似的可能性,但还是下意识往地上看。

    虽然他们刚刚在聊天,但她还是有留意前面的,也瞥见了那一幕。

    ‘不会吧!!’

    “你们快来看!!!”

    孙雅安的叫声带着不可抑制的兴奋感。

    两个男孩蹲下来朝着孙雅安手指的方向看去,三个孩子就这么愣在了那里。

    一只小苍蝇,倒翻在地上,足部还在搓动,但脑袋已经消失。

    一剑削首!

    ps:星期一第一章。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