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93章 暗界牧树人
    ‘卧槽,要完!’

    车里人心理全都是个反应。

    他们哪有什么花树村的亲戚,完全是下意识想蒙混过去的反应。

    “说话啊,把你们亲戚的名字告诉我。”

    交警的口吻明显已经不同刚才。

    崔莺使出在很多尴尬场合屡试不爽的招式,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哈那个,其实我们在花树村没什么亲戚,只是想抄近道,警察叔叔你就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是啊是啊,我们就是想抄个近道,不是有心骗您的~”

    副驾驶的妹子也赶紧道歉。

    交警从制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本,用笔写了几笔,然后走到车前将车牌号码记录下来。

    “哦,是为了抄近道瞎掰的借口啊?”

    “是啊是啊!”

    “你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哪里,准备去干什么?”

    交警张口就问的问题让车里的人一下子顿住。

    三四个执勤交警已经围了上来,甚至还有几个穿着一时无法认清制服的人。

    目光已经从疑惑带着审视。

    “怎么?连自己去干什么也忘了?”

    眼看周围气氛不对头,车里的人大急之下异口异声。

    “去郊游!”“去聚会!”“参加婚礼。。。”

    崔莺觉得额头有点痒,一滴冷汗划过。

    四个人三个目的地,说中途分头下车人家应该不会信吧。。。

    “把车熄火,所有人下车。”

    不知什么时候,交警已经退了下去,转而是一个穿着深色迷彩服的军官走到了车前。

    阵仗看起来不对头,但车里的人可不敢再贫了,纷纷识趣的下车。

    然后没给他们更多的解释机会就被直接带走。

    十几分钟之后,在他们被关押的一间不知位于何处的速建板房内,一名民警进来给他们送上了瓶装矿泉水。

    “你们的身份已经核实了,没什么大事,先休息一下吧,天亮前会有车送你们去申城的看守所,三天后就能出来,到时候你们的身份证和其他私人物品会一并归还。”

    “啊!?”

    “不是吧!要拘留三天啊?”

    “民警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就是扯了个谎,想搞点新闻素材的。。。”

    民警将身份证发完,对着他们笑了笑。

    “就是因为没搞错,所以才这么点事,你们这些记者,别整天唯恐天下不乱!”

    说完这句令崔莺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民警就直接出去并关上了门。

    他们不知道的是,若非他们身份被迅速查实,落头上的可能就是“间谍罪”了。

    夜晚,不时还有重型车辆路过的声音传来,到了凌晨四五点的样子,睡得迷糊的几人被送上了押解回申城的车。

    至于他们开来的那辆,抱歉,等你们出了看守所自己来开走。

    虽然这次有点像偷鸡不成蚀把米,但却在崔莺等人的心里埋下了一个深深的疑问种子。

    。。。

    凌晨4点,随着距离天亮越来越近,包围圈外的人都开始渐渐紧张起来。

    几辆黑色轿车从外面的大路一直开到了呃包围圈靠近最中心的位置。

    这里可谓十步一哨,临时构筑起一道道荷枪实弹的阻击线。

    一身黑色制服的陶行知和黄久天一行人从车上下来,这服装显然是类似军装款式,但设计有所不同。

    黄久天的肩膀上有一条红色细杠和二枚星徽,居然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中尉,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时换上充场面的。

    周围的知情或半知情人都带着些许敬畏的目光看着这些不远千里赶来的特殊部门人士。

    当地很多有一定地位和职务的人,在今天以前也都不知道这个“国家特殊事件应激安全组”。

    虽然只有开头一批警察和少数高层知道部分或全部内幕,但从军警到普通干部,真傻子总是稀有动物,里头要真是化学物质泄露才有鬼了。

    一到现场,马上有了解详情的负责人向陶行知等人说明情况,并将一台显示着无人机实时影像的平板电脑递交过去。

    陶行知很快将最新信息同飞机上收到的内容对比分析,以便总览全局变化。

    “久天,能感觉到什么吗?”

    了解了情况的陶行知想要让黄久天尝试感应一下,却转头发现久天同学的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久天?你感觉到了什么?”

    黄久天脸色很难看。

    当然不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是通过秦小侠的魔力,他感应到了一种熟悉但又陌生的东西。

    ‘魔力!里面有东西具备魔力!’

    什么样的生灵才能具备魔力?第一个条件就是灵魂本质,而灵魂则和精神意志等息息相关。

    “陶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里头的东西,或许有相当智力,或者说——‘智慧’!”

    “智慧”这个词一出,特案组的人全都心头凛然。

    “能肯定吗?”

    陶行知忍不住追问一句,而久天则是脸色不太好的摇摇头。

    “不能,我对自己的能力还不熟悉。。。这种说辞也只是我的猜测,但那个给我的感觉同那种虫怪完全不同!”

    陶行知眉头一皱,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抽出香烟叼在口上,不过没有点燃。

    隔着隔离带遥遥望向远处的棚区。

    “数量有多少能感觉出来吗?”

    黄久天的手臂已经开始发烫,这表示秦小侠的魔力已经开始自主感受到威胁,开始变得狂躁起来。

    这使得黄久天的眼睛在黑夜中都呈现一种牵引人精神的奇怪引力。

    他摘掉眼镜细细观察远处。

    “只有一个!不是那些藤蔓!那东西在地下!我敢打赌,因为我们今晚这么大动静,它绝对已经知道我们在外面,只是同我们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黄久天说话的声音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紧张,反而渐渐归于平静,这不光是调整好了心态,也因为手臂中的魔力传来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这是一种源自魔力的感应,手臂中魔力的真正主人是秦小侠,黄久天等于是借助了他的力量去感知。

    之前工地上是因为秦小侠并未关注,但现在对于黄久天已经着重分心留意,加上感应到的对象居然拥有魔力,两相对撞之下,秦小侠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黄久天遇到了什么。

    作为自己的死党,黄久天的安危秦小侠还是非常在意的。

    秦小侠可不知道黄久天现在身边有“重兵保护”,在他看来,久天遇上拥有魔力的存在等于拿脑袋撞铁锤。

    除非又是一个豆豆那种弱鸡。

    秘境的力量虽然不能在没有秦小侠刻印术式的情况下让黄久天异地借用,但不惜一切代价,反向把拥有本源魔力的黄久天远距离拉进秘境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虽然久天肯定不是一个人,但外世界的异类这种东西,特别是拥有魔力的存在,拥有什么手段可不好说。

    可惜秦小侠不是人形gps,光凭感应只能知道黄久天大概的方向和距离,无法有效反馈成一个确切数据和具体位置。

    只能让豆豆偷了苟君宝的车钥匙,一起在夜晚飙去苏省方向。

    r县包围圈外。

    听完黄久天的话,陶行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掏出的打火机点着按灭点着再按灭。

    “那些藤蔓和你说的那东西,既然不是一个个体,是否存在共生关系你能感知到吗?”

    眼角抽了一下。

    “陶头,我不是小叮当啊,这种听着就玄的关系我怎么能感觉的到。”

    闻言,陶行知也是一笑,也让特案组所在的那一块凝重的气氛有所缓解。

    良久,像是下了什么决心,陶行知终于将嘴中的烟点燃。

    “等天亮就先给它来一下狠的!!”

    友好交流从朝先军夫妇和警员张新远遇难后就不是首选了。

    陶行知狠着心,选择性无视了红外分析上那还存在的微弱热量。

    。。。

    高空盘旋中的战机已经换了一拨油料充足的。

    飞行员看着仪表,也不时在盘旋或翻转中注视一下黑压压的大地。

    目标中心区域的一片漆黑和周围零星的建筑灯光形成鲜明对比,呈现一个光线凹陷似的圆形。

    但从雷达屏幕上又是另一番光景,那个包围圈附近呈现出密密麻麻的绿点。

    这时,飞行员的通讯中突然响起了指挥台最新的命令。

    “飞鸟二号,准备启动钻地导弹,坐标….深度25米,具体发射时间等候指挥台命令。”

    “飞鸟二号明白!”

    天际越来越亮,金色的阳光在东边率先将天空的黑幕渲染成天蓝。

    “破晓之光总是如此美丽!”

    黄久天望着日出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感慨。

    “藤蔓在全都在动!”

    特案组所在的指挥车上,从电脑屏幕上能看到随着天色放亮,地面的藤蔓全都“活”了过来,除了少部分如同正常木质般一动不动的意外,大部分纷纷开始了了收缩,有的钻入地下,有的则缩回瓦房内部。

    这又和之前研究科分析其趋光的特性又好像反了一下。

    “是那个民警!”

    屏幕上,藤蔓退回瓦房内的过程中,留下了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显然同朝先军的半死不活又是另一种状况。

    不过这会陶行知等人既没有强烈的气愤,也没将心神放在研究这些藤蔓到底是趋光还是厌光,因为天际的一道火线已经以绝快的速度垂直下落。

    几秒钟后。

    包围圈外的人自觉地地面轰隆隆得震动一下,好似经历了一场短促的地震,紧接着就看到远处包围圈中心位置升起大片烟雾尘埃。

    无数土石和藤蔓碎块自爆炸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抛飞,大多落在百米范围以内,还远远够不到包围圈第一道防线。

    ‘真特么狠啊!’

    黄久天一下就从魔力之间的感应中明白,地下的那个东西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招。

    原本压迫性的魔力感应在刹那间几乎陷入死寂状态。

    震动很快过去,尘埃却还没有消退,所有人都在耐心等待着。

    “怎么样,攻击有效果吗?”

    比起目视结果,陶行知更希望从黄久天口中听到好消息。

    “太有效果了!直接残了!”

    陶行知终于露出笑容。

    “很好!”

    然后开始传达新命令。

    “按照计划执行下一阶段,将散落的藤蔓碎块回收,不要直接肢体接触,注意安全!”

    带着紧张和忐忑,早已待命的武警部队开始缓慢向前推进,大概每隔十米必然会有扛着燃烧设备的战士。

    还会夹杂着身穿厚实隔离服,在田间走起来颇为困难的研究主力。

    一路上,捡到的藤蔓植物碎块大部分都和普通的碎木块一样,偶尔也有一些像虫子一样在蠕动,不过都够不成威胁,被逐一用钢钳夹进高强器皿中保存。

    第一时间就有研究人员用各种化学试剂和除草剂等植物灭杀药剂试验针对作用。

    而前头的人行进过后,第二圈人也会再次推进检索是否有遗漏,第三圈人紧接着跟上,根据现场研究将最有效的药剂沿途喷洒过去。

    陶行知再三叮嘱的注意事项注定是多余的,因为被钻地导弹炸到的那个东西已经被吓坏了。

    它还没有死,不过也差不多了。

    只是植物形态的精灵和常规生灵的很大不同之处在于其生命力。

    这会正发了疯一样往地下逃,后来马上反应过来,躲地下根本不安全,必须往其他地方逃!

    本体瓦解了几乎一大半,就剩下一点残躯,如同根须一样在地底串行。

    不敢它甚至刻意抑制自身魔力对身体的保护。

    没办法,外面有觉醒了魔力的存在,虽然很微弱,却给它一种忌惮感,只怕是这个陌生世界特有的某种可怕存在。

    正如那突如其来几无反应的强大攻击!

    自称为暗界牧树人,百多年以来从未受过如此重的伤。

    现在哪还顾得上对光线如此充足世界的好奇和欣喜,满心恐惧着想要找一个安全场所。

    至于饲育的藤苗,管它们去死!

    ps:感谢书友20170102034943763的500币打赏,感谢书友血族夜刃、不羁的骇浪,、忘情水叶、书友20180502181245263、芭汀巴格、小龙虾君、哪都通快递员的100币打赏~~

    和朋友家一起带着孩子去游乐设施玩了一整天,发稿有点迟了,这算今天的二合一章节了!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