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738节-瓷器之国
    今野家族在和歌山的道场内惨叫声此起彼伏,轰隆巨响不绝于耳,要不是许多今野家的人鼻青脸肿的满地乱滚,这场面如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屠杀。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贪图好处,替东条和内藤两家参加生死斗,虽然可恶,但是还不至于让整个家族为其陪葬,所以清田与青木两家只是委托李白给这个不识好歹的阴阳师家族一个深刻的教训,并没有灭门的想法。

    传承有序的阴阳师在东瀛拥有特殊的社会地位,一定程度的报复打击在允许范围内,如果一旦闹出人命,肯定会受到阻止。

    “发生了什么事?地震了吗?”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终于从一天一夜的昏睡中醒了过来,听到不断从屋外传进来的巨响和剧烈震荡,他以为是发生了地震。

    由于天照大神保佑,东瀛列岛恰好位于太平洋地震带上,属于天生的小苦逼,大震小震海震山震车震如同家常便饭,东瀛人早就习以为常,只要震不死,妥妥的又是一条原地满血复活的好汉。

    在东京读书,被临时喊回来的三少爷今野秀人脸白唇青地哭诉道:“父亲,父亲,不好了,清田家的人来了,他们抓住了二哥,还在拆我们的房子。”

    到底只是一个书生,哪里见过这种破门拆家的场面。

    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道场就这样被一点一点的徒手拆成平地,简直是太吓人了有木有。

    “那两个女人不是人类,是鬼!好可怕!”

    大姐小柳樱子同样面无人色。

    东瀛人没有见过华夏的拆迁队,徒手拆高楼那是小儿科,这点儿小房子,根本不是个事儿。

    “什么?谁敢拆我们今野家的房子。”

    大阴阳师身体内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力量,支持着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勃然大怒。

    今野家的道场,不容他人肆意撒野。

    “父亲!”

    今野秀人慌忙去扶,却被今野洋介一把推开。

    后者大踏步的走到屋门口,却看到了道场内仿佛末日般的场景。

    兴高采烈的破劫境妖王放飞自我,所到之处如同十八级台风过境,连花花草草都没有放过,只剩下一片狼藉。

    今野家族花了大价钱雇佣来的雅库扎们也顾不得职业精神,早就跑没了影儿,明知道不敌,又怎么可能白白送上自己的人头,当然是保命要紧,赚钱才是第二。

    求生欲格外强烈的他们在第一时间就跑路了,连头都没回,生怕对方记下自己的长相,等回头再打上门来。

    今野洋介睚眦欲裂,暴跳如雷的咆哮道:“怎么,怎么会这样?谁?谁干的?”

    阴阳师弟子和仆佣们都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哼哼着。

    所有的路灯都被连根拔起,古色古香的石灯石兽石台全部变成了石渣,甚至连神社鸟居都被拆得稀巴烂,连神像泥胎都变成了“炮弹”,直接轰碎了那些无人的建筑,连御手洗都没有放过。

    地面上的石砖石台阶遭到暴力破拆,支离破碎,已经让人下不去脚。

    至于那两批游客,都不用今野家的人驱赶,就自发性的撤出了道场,躲到停车场上的大巴车里瑟瑟发抖。

    幸亏只是拆房,不是折人,要不然还得加上尸横遍野。

    “诶?这里还有一座大的,臭鲤鱼,不要跟我抢。”

    清瑶妖女注意到了今野洋介,还有他所在的这座大屋,眼睛一亮。

    “是你!”

    今野洋介瞳孔微微一缩。

    他怎么不会认得!

    熊本君啊!

    登时悲从心来。

    “里面的人快点滚出来,我要拆房子了。”

    清瑶妖女倒是没有乱来,还提前警告一声。

    不听的,就直接用妖术驱动狂风将人卷出来,搞事情也必须有理有据有节。

    逃到主屋的几个幸存阴阳师和学徒气急败坏的撸起袖子,恢复清醒的大阴阳师似乎给了他们莫大的勇气,纷纷叫嚣起来

    “洋介大人,我们跟她拼了吧?”

    “士可杀,不可辱,辱我今野家,杀无赦。”

    “她们只有两个人,我们人多,只要拼命,一定能够拼死她们。”

    一群瓜怂!

    这会儿也就口嗨的份儿,方才也没见他们跟两个妖女去拼命。

    事实上也有胆大包天的阴阳师,拉着自己的式神勇敢的冲上前去,结果在半道儿上就怂了一地,就这样撸起袖子送死么?

    阴阳师不是武士,要是自己能打,还要式神干嘛。

    根本就没这么干的!

    这个时候,大阴阳师今野洋介却说出一番让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八嘎!人家要砸,就让她砸好了!统统给我出来,把房子让给这位大人!”

    “诶?”

    大小姐小柳樱子和三少爷今野秀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原本还以为父亲大人决意玉碎,却没有想到却是瓦全?!

    这画风一百八十度逆转的令人措手不及。

    小猫两三只的阴阳师和学徒们同样是目瞪口呆状。

    说好的今野家族威望呢?荣誉呢?名声呢?

    只这一句话就全没啦!

    “统统滚开!”

    清瑶妖女就像人形小坦克,轰隆隆的冲了过来。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拉着自己的族人和徒弟们,集体站在主屋外列队欢迎。

    今野洋介脸上挤出一朵老菊花,笑眯眯地说道:“大人您请!要是辛苦的话,我们可以代劳。”说的好像拆的不是自家房子一样。

    “??拢 ?br />
    清瑶妖女根本没兴趣理会这个老家伙。

    她站在今野家族道场最中央的这座主屋面前,同时也是最后一座大型建筑。

    轻描淡写的伸出手虚握了一下。

    轰隆!~

    烟尘升腾而起。

    拥有四层结构并且自带飞檐式天守设计的今野氏主屋轰然倒塌。

    包括今野洋介在内,今野家上下集体目瞪口呆。

    不过今野洋介很快回过神来,清咳了一声,对自己的儿女和族人徒子徒孙们说道:“你们看到了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就是阴阳术,你们一定要勤修苦练,有生之年说不定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所谓的“阴阳术”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事实上跟阴阳术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今野家的人就算练到死,假的就是假的,再怎么努力,也变不成真的,即便是与传说中的那些阴阳术,也差着十万八千里。

    不过今野家的其他人还是挺吃这一套,毕竟今野洋介是今野家少有的几位大阴阳师,说出来的话,权威性毋庸置疑。

    清瑶妖女却无视了今野家这些人的讨好之意,夷平了大屋后,她又去找小红鲤,急急回到璃珠领域。

    短暂离开璃珠的特殊规则范围之外,让清瑶妖女立刻压力山大,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对待妖族,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今野家族的道场,除了参天大树以外,几乎整个儿被夷为平地,损失难以计数。

    李白却一脸淡定如常的指着之前还是高屋十数栋,华舍百十间,此时却是断壁残垣接连,一片满目苍夷,悠然说道:“华夏自古就被称作为瓷器,什么叫碰瓷,这就是!”

    让两个妖女拆了今野家的道场,就是教他们善良!

    被他扔在脚下的二少爷今野海名嗷唠一嗓子,两眼翻白,又晕了过去。

    对他来说,今日之后,今野家还会存在吗?这是大毁灭啊!

    “李白,会不会太过了!”

    小护士苏眉没有想到动静会闹的这么大。

    对方虽然蛮不讲理的敲诈勒索,也不至于把别人的家给拆了吧!

    至于住院部的徐大姐,气早就消了,这会儿只剩下忐忑不安,方才只是打碎了人家一只小陶罐,就被敲诈一亿日元,现在把人家的道场整个儿拆了个底朝天,这得该赔多少钱?

    她已经想不出个数字,吓得咽了咽口水,眼珠子左右乱转,想着拔腿开溜。

    “没有灭门,就已经很客气了。”

    李白握紧拳头,准备招呼两个妖女回来。

    “拆的好,拆的好!李桑,辛苦了!”

    大阴阳师今野洋介一脸喜色的拍着手走了过来。

    他一早就看出来,那两个恐怖的妖女就只听这个华夏年轻人的话,简直比打手还打手。

    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要过这一劫,只有找李白才行。

    “诶?!”

    同样慌得一批的导游小姐呆住了,让她傻傻的分不清。

    究竟什么情况啊这是?

    今野家最有名的大阴阳师,今野洋介大人这是气疯了吗?

    自家的道场被夷为平地,居然还拍手叫好?!

    这到底是何道理?

    话说回来,两个战斗力爆表的妖女在场,求生欲强烈的今野家不认怂不行,因为有性命之忧,被人拆了家,还是昧着良心叫好。

    宝宝心里苦,就是不说!

    忍辱负重,不断压抑自己也是岛国的文化特色之一。

    “哟西!下次等你们建好了,我再来拆!”

    李大魔头将“拆那”风进行到底。

    今野洋介脸都白了,还来?

    就算今野家的家资亿万,也经不起一而再的折腾,所以……还是别来了。

    大阴阳师苦着脸说道:“李桑真是说笑了,我今野家认栽!”

    他十分羡慕清田家认了这么一位强大的干亲,能够在明明劣势的局面下,硬生生扳回来。

    可惜了自己的熊本君啊!~死的好惨!~

    形式比人强,此时此刻只能认命!

    -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