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1.政务全壅滞
    可第二日,又有新的事务接踵而至,亟需要判。

    当了孤家寡人的皇帝这才沉痛地明白,先前他之所以能微操,是建立在宰执这套政府班子的基础上的,现在没有了,他实在是操不动了啊......

    不说别的,就说预想的“征讨淮南”方案,皇帝昨晚花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终于把军队的梯队给布置好:张建封的武宁军,董晋的宣武军及李?的镇海军为第一先锋梯队,分别从泗口、虹县和伊娄口讨入;接着陈许忠武军、河阳兵,及山南东道的忠义军为第二梯队,集结于?拗菁?岽????苹茨戏降牟獭⒐狻⑹俅淌吠督担凰婕椿氍{亲自督奉化军,及神策京西、京东各军为后继梯队。

    此外,沿着长江这条线,韦皋剑南的奉义军,还有荆南、鄂岳等镇,也必须沿江而下,不得延误。

    就在皇帝絮絮叨叨,中书省的书吏们累死累活,才将其分别记录好,今日准备发送到各部门。

    到了清晨,皇帝眼睛猛地张开,说不对不对,京畿的西侧,朕忘记兴元的定武军和凤翔的义宁军,必须得把这两个方镇节帅给替换好,你们等等,朕思量妥当好,再将计划更迭。

    于是书吏们只能麻麻地坐在金銮殿的下首处,又饿又困又疲累。

    皇帝则也是副疲惫欲狂的模样,在那里竭思枯想着兴元和凤翔的处置问题,可毕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体力完全不支。

    等到灵虚和义阳两位公主立在殿外求见时,皇帝居然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而后秋寒里,皇帝病倒了,躺在了席榻上,两个女儿在旁侧哭哭啼啼......

    “哭什么,好像朕大渐似的。”皇帝的语气虽弱,但夹带着恼怒。

    这时灵虚递来份纸笺,说这是那妇家狗新送抵京师的。

    高岳的信里,请求皇帝追还陆贽,且惩处裴延龄、李齐运,并称自己已遣军自历阳、采石间渡江,不过旬日即能夺取石头城,再过五日即可捕拿住李?,届时宣润越各州的镇将、刺史的连奏就会到长安,陛下你就能明白,李?是如何胡作非为的;只要陛下还能顾及昔日君臣间的情义,这个台阶臣岳保证,绝对让陛下下好。

    皇帝眼睛往上,幽幽地盯着画梁,他穷折腾番,已经没有当初的锐气,可面对高岳的挑衅他还是气不过,对灵虚说:“你去把高岳的泰山,尚书仆射崔宁给召入殿中来,朕和他商议,让他给高三递话——只要高三能把军伍撤回扬州,且将两税盐利送到京师来,上奏认错,朕可以保全他的旌节,至于陆九,也可以考虑五年后量移回京——这样,朕考虑给高三个台阶下。”

    这时候皇帝的手一热,被两个女儿给握住,耳边传来灵虚的哭声:“爷啊,你几乎要让女儿们发了疯,有什么事让我直接于高三说,不要妄动刀兵了。爷明知道高三其实就是和陆贽一样,犟个理而已,你们三位就不要各自伤害,而后又各自悔恨,让奸人在其间快意。爷你直说,觉得把天下的财赋给高三打理好,还是给小裴学士好......爷,你倒是说啊......”

    灵虚和义阳一左一右,推着皇帝摇晃起来,迫切需要他做出个回答来。

    皇帝死硬地闭上眼睛和嘴巴,不吭声。

    关键时刻,义阳公主擦着泪珠,对父亲告知:“爷要征讨淮南倒也可以,不若叫那殿中监李齐运答应,由我夫君王士平先去兴元为节度使!”

    这话让皇帝有些错愕,他歪过头来,不高兴地对义阳说,关于兴元和凤翔的新节帅,朕还未有考虑好,怎和李齐运有关?

    义阳就说:“怎不和李齐运有关!陆九被贬谪,杜黄裳和韩洄各自出镇,中书门下无相,翰苑无学士,舍人院的知制诰们又无实际事,人们都说朝廷的选举,自此直接在殿中监私宅内办。今日,兴元和凤翔节度使两个空缺,已标价到了三十万贯,李齐运宅门前是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爷,好歹士平是你亲婿,承岳是你亲外孙,这个怎么也得抵三十万贯吧?”

    皇帝此刻气得浑身发抖,又十分难堪,便别过脸去,也不说话。

    “京师内多少将军、高门,都举债去给殿中监行贿送礼,他们如能雀屏中选,到了兴元、凤翔便叫‘债帅’,得花足足两三年才能把债务偿清。所以爷不如让士平去,好歹不那么会搜刮地方。”

    “你不要说了!”皇帝身躯也背了过去,语气满是悔恨和气愤。

    此刻皇帝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奇特的景象来。

    兴元,其实他对兴元也很有感情,一是这个地方是历史上首次用年号来命名的“府”,二是高岳在这里坐镇好多年。

    高岳把兴元打理得井井有条,对关中和蜀地的驿路通畅,还打通了汉川的水路,百姓安居乐业,文化繁茂,更锻造出一支劲旅,抵御外辱,光复河山......高固以来,也是萧规曹随,兴元继续蒸蒸日上。

    要是让哪个债帅去了,大概不出三年,兴元府的气象就会全被糟践干净。

    那样,有的人恐怕永远都不会原谅......

    纠结的皇帝觉得心口奇痛,不由得捂住胸,冷汗在脖子处不断渗出。

    殿外,宋若华将上清给唤住,冷冷地对她说:“要命,谨言慎行些。”

    上清吓得赶紧低头行礼,不敢作声。

    好在皇帝的政令,现在彻底壅塞起来,区区金銮殿内还未能产生任何结果,天下各方镇其实也都没有任何动作,所有的部署全然只在皇帝的心胸和脑袋间。

    可金陵石头城下,武毅军、采石军的军事行动已经神速展开了。

    这石头城,是韩?曛髡???敝匦掠?斓模?笔焙?耆醚澜?疳?焓??孔洌?找剐奚桑?仓?宄牵?鹕显?胤鹚隆⒌拦酃布扑氖????鹆甑骄┛诙?倮锛洌??讼认偷牧昴挂脖环⒕虼?。ɑ竦檬?暮湍静模??糗Ω呔??晌嚼喂桃斐!?br />
    郭再贞便和王栖?商议好,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术,采石军和大批主动前来助阵的茶盐的匪寇,直抵石头城西,淮水(即秦淮河,相传为秦始皇所凿)边沿的三山门及莫愁湖间列阵。

    而武毅军则趁机沿石头城南之路,前至京口和金陵大道必经处的蒋陵山,开始构筑起营砦来。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