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2.内外命妇院
    正谈话间,云韶穿着礼衣,发髻上满是花钗,也走了出来。

    因皇帝的圣诞日宴会,云韶身为从二品高岳的妻子,即朝廷所谓的外命妇,也是必须要前往大明宫参加的。

    “?娘,劳烦在家宅里准备下,结束这麟德殿圣诞宴,即刻就要前去扬州了。”怕云和会尴尬,云韶便如此说道。

    不久,长安的天色犹未亮,官街鼓也没有敲响,宣平坊高岳宅第朱门转开,高岳骑乘白马,云韶坐在钿车当中,数十防阁、仆役手持火把,腰佩横刀,护送卫国公,浩浩荡荡地向着大明宫建福门的方向而行。

    此刻建福门直到丹凤门前已是人山人海,因朝廷下诏,“官爵五品上者,三公、嗣王、内外命妇、功臣家子弟一人为官者,及放没掖庭者,皆至建福门外通籍入禁内”,准备参加宴会。

    高岳的车马刚刚到光宅坊处时,巡城监的金吾将军郭锻就亲自领着百多同样高举松明的子弟,呼喝着过来,殷勤地将高岳围在中央,并要求他人给卫国公避让,目的地是门外的待漏院。

    当初韩?晟铣?北淮躺保?谑腔实郾忝?睿?诮ǜC磐夤怪?黄?郝渚巧幔?此?降拇?┰海?僭泵窃诮?竺鞴?蛭髅娴幕食乔埃?稍菔痹诖诵?牛?獾糜刀略诠庹?荒凇?br />
    当然,待漏院不止一处,按照官员品秩高地分开的,高岳待的自然是宰相院,而其他大部分官员呆的是郎官院。

    宰相院前,翼护的巡城监、神威军子弟最多,各个佩戴弓箭和火铳,又举火把和陌刀,将高岳围在中央,号称“火城”,气势上就彻底压过其他官员不止一头。

    “卿卿,好闷啊,什么时候放行啊?”钿车内,云韶有些坐立不安,她觉得发髻上的花钗太重了。

    高岳就低声安慰说,阿霓你且等官街鼓,我就在你旁边,不过马上进了建福门,到光顺门后,我是直接前去麟德殿入百官班次的,你则还要先去命妇院处稍等会儿,不过在那里遇到什么人(特别是长公主)你都不要声张,点头致礼就行。

    “放心吧卿卿,现在没皇太后,也没皇后,命妇院里我呆在自己班次里就好。”

    官街鼓敲响,建福门大开,队伍便按照各自的班序及御史的指引,直入大明宫。

    命妇院,就在中书门下政事堂和集贤院的北面。

    且命妇院里,还分为内外命妇院两所庑廊。

    内命妇,即皇帝的妃嫔,还有皇太子良娣及以下;

    至于外命妇,则是公主、郡主,及官僚贵族的母妻有封号者。

    除去内外命妇两所庑廊外,还有个小朝堂,是命妇们拜谒皇太后和皇后用的。

    可这两位现在都去世了。

    于是外命妇院的庑廊里,云韶怯生生地长着大眼睛,立在左列的前首。

    而右列的前首,正是灵虚公主。

    崔云韶,已是郡夫人级别,高岳虽是国公爵位,可唐制里却极少封国夫人,通常是死后追赠的,也就是说云韶已“位极命妇”了,故而官僚母妻队列里以她为首。

    而灵虚公主,身为长公主,自然也就在公主郡主县主的队列里排头。

    两人只是沉默地对视着。

    云韶有些窘,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而灵虚则将高岳妻子上下打量,原来妇家狗喜欢这种小巧但又丰腴,肌肤雪白,容颜和少女似的......

    然后云韶忽然想起丈夫的话来,便在不言不语间,对灵虚行了个万福。

    灵虚措手不及,一时间居然忘记还礼。

    旁侧的义阳则尴尬地望着天,连说有些热,有些热。

    此刻,内命妇院那边,一位长相清丽的女官走过来,身后则跟着另外位女官,年龄和身材稍小,但却温婉十分,自我介绍说是上清和宋若宪,端来茶果,来让各位君和主们解渴。

    云韶又想起丈夫的话语来,便对上清和宋若宪,挨个行了个万福。

    结果这两位在还礼时,也都意味深长地望了云韶眼。

    上清的很复杂。

    而若宪的则掺杂着好奇和仰慕。

    “这禁内里的人,都有点可怕呢......”云韶满心盘算着这筵席什么时候能结束。

    长安东渭桥转运院处,这时正是船只如云、搬夫如雨的景象,各方镇节度使乃至各州刺史,都派遣了专门的队伍,至京师这里来,为皇帝的圣诞日献上供奉。

    “河阳节度使,有白羽祥瑞鸟儿一对,使使者进献于圣主!”嘈杂声中,一队穿着绯衣的官员打扮的,举着两个装饰精美的鸟笼,猖狂地叫嚷着,推搡四面的船工,径自往大桥的方向走来。

    这所谓的祥瑞,其实是两只鸲鹆,也就是八哥鸟,通常是黑色羽毛,现在这两只通体雪白,所以可称为祥瑞,在笼子里伸着舌头,大叫着“国泰人安,圣祚万年”不止,想必之前也被调教过的。

    “唉,这鸟儿不过有个白羽毛而已,也被千里万里地送来,不知道耗费几户人家的资产。再者,这国泰人安,靠的是贤才造就,怎就和这鸟儿有关,简直是愚不可及!”长亭处,准备启行的柳宗元,因要等待高岳筵席结束,所以暂且于东渭桥处休息,和前来送别的刘禹锡,看到这副情景,不由得愤激地说到。

    “这不过是节帅们为固宠,将百姓的膏血献来的手段而已。先前圣主说要罢进奉钱,于是便又变换贡物了。”刘禹锡回答说。

    这时柳宗元忽然说,卫国公是否靠此扶摇直上的?

    场面一度默然,良久刘禹锡才回答:卫公于国有大功,当然世风如此,在为兴元节度使时进奉也是断不了的。

    柳宗元刚待叹息,却听到旁边有人朗声道:

    “多少寒士,苦读诗书,想要施展一用于国而不得,而这鸟儿不过会说几句吉祥话,便成了祥瑞,当真是奇哉怪也。”

    柳宗元和刘禹锡便看这人,一袭青衫打扮,看来是个七八品的官员。

    “河东柳宗元”,“荥上刘禹锡”,他俩自报家门。

    那人一听,脸上有些激动的神色,然后也介绍自己说:“扬州江都令韩愈。”

    “原来是河阳韩退之。”柳宗元和刘禹锡也早就听说韩愈的名声了。

    并且韩愈亡故的长兄韩会,和柳宗元的父亲柳镇也是好友关系,马上宗元自己则也要和韩愈同镇为官。

    “不,愈家居河阳,籍占南阳,而郡望则是昌黎。”韩愈非常认真地“纠正”道。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