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9.充实御史台
    皇帝最终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他也能理解高岳,到江淮平定了蔡贼,再做些邀买人心的表象工作,然后风风光光地归朝是很容易的,可战后的建设才是真正的麻烦,可高岳并没有推脱:马上在淮南八州,变法、练兵、安人,那个不是殚精竭虑的事?

    这不还是为了我唐的江山吗?

    皇帝便说,高郎而后既不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品秩便可自正三品擢为从二品,你岳父已为尚书仆射,翁婿不好同官,便可为太子少师,并“江淮八道处置两税使”,言外之意高岳不单单是淮南节度使这样简单,整个八道的两税、盐政和巡院,都归他管辖处断。

    至于高岳这个使职的终极目标也非常清晰——“请让臣岳以江淮财赋丰赡国用军需,且编练一支新军,先为陛下夷平岭南洞蛮反乱。”

    “杜佑在岭南五府到底行不行?两年期限也快到了,可獠贼黄少卿却依旧在攻城掠地。”皇帝这时流露出对杜佑作战不力的不满。

    毕竟先前消息传来,邕管的经略使孙公器已丢弃了城池,在洞蛮围攻的压力下跑路了,黄少卿的兵马甚至已北窜,威胁到黔中、湖南一带。

    高岳便说,军事上的应变巧略,确非杜君卿所长,然则他现在毕竟遏制了态势恶化,且不用朝廷一文钱,全靠自身财政支撑,实属不易,还请陛下放宽心思,臣岳觉得两三载后,待到淮南、宣润的大军练就,即可与杜君卿一起,一鼓作气平定洞蛮。

    “安南那边的洞蛮俚僚,似乎和南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刻陆贽提醒道,意思是这场战争要尽量控制好度,不要再演变为唐和南诏两个国家间的冲突。

    “那止平定西原、黄洞的俚僚便可,安南那边的以招抚为准。”皇帝下达决策。

    这时,高岳也被授权在淮南设立新的军号,即“武毅军”。

    武毅军的基干,是先前高岳带来平蔡的定武军、义宁军各两将步卒,加上三千骑兵、两千车铳兵,再加上淮南本来就有的部分镇兵,其血脉和高岳在兴元组建的“定武军”有很强的相承关系。

    当然定武军的军号依旧还在兴元:节度使高固要开始从射士中抽补,让定武军保持兵员定额。

    现在非但淮南改为武毅军,山南东道也立军号为“忠义军”,荆南立军号为“武平军”,徐濠泗建军号为“武宁军”,再加上先前鄂岳沔升格为“武昌军”,江淮大地“四武一忠一镇”(镇,即宣润的镇海军)的格局正式形成。

    次日,大明宫中书门下政事堂内忙碌一片:

    尚书省六部的文吏抱着案牍,在堂后吏、兵、刑礼、枢机、户五房的文吏忙着对接。

    高岳、杜黄裳、陆贽三位宰相则在中堂处,连榻端坐堂判。

    刘德室、权德舆身为舍人院知制诰,则在西侧床几上,草拟各种堂牒,其他中书舍人则出行,去巡检尚书省六部去了。

    不可否认,现在唐朝宰相的权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大起来。

    “五房的文吏奇缺,得要再择选人手来。”高岳对陆贽说。

    陆贽这段时间削瘦不少,平淮西时他白日留守政事堂,入夜还要载笔金銮殿,同时还得负责贡举和铨选,事务比前线的高岳、杜黄裳还要浩繁。

    接着高岳又对杜黄裳说:“兵部马上得开始选考,地方的军将不能光从行伍里简拔,也不能光由节度使来辟署(得把军队人事权收归回来),这事遵素你马上为中书侍郎后,并不能放松。”

    杜黄裳表示我记下了。

    毕竟高岳主持中枢的日子也不多了。

    等到事务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宰相便在床几上舒展筋骨,随后边饮茶边等待堂食进餐。

    聊天当中,陆贽就谈到御史台的问题。

    御史台现在凋敝的可以,御史大夫和御史中丞都空缺,三院里的人手也是寥寥,而高岳你随后回淮南、淮西,诸般事宜都需要人手,何不把御史台充实起来。

    高岳啜饮了口茶,说确实如此。

    他准备把王海朝的扬子留后巡院,和孟仲阳的寿庐巡院给合并起来,用巡院的人进行打画经界的事务,不过人手是绝对不够的,所以不妨让一批进士出身的年轻俊杰先入御史台,然后挂宪衔和自己赶赴淮南的各处巡院,大展身手。

    陆贽要表达的,也正是如此。

    “然而御史品秩虽不高,可都是供奉官,是要陛下亲自择选的。”高岳意思是,让谁进御史台,得让皇帝说了算,不属我们宰相的职权范围。

    刚说完,陆贽便说,宰相不定人,但可以举荐人,我这里有份三十人的名单。

    高岳欢喜说:“没想到敬舆你都准备好了。”

    “逸崧你交付给陛下。”

    “哎,敬舆你去好了,那样你有举才之美,陛下有用才之誉,我这个马上要去淮南的,就不凑这热闹了。”

    不过陆贽出于谨慎,便说内里的人选,还得让你臧否一番,毕竟这三十人,我负责举荐,陛下负责认可,但此后是要跟着你到淮南勾当事务的。

    高岳也不谦虚,便让陆贽将名单给写出来,自己来看。

    但他还是做了要求,“这些品评,只在中书门下为止,绝不可外传。”

    然则刘德室、权德舆还是默默竖起了耳朵。

    谈到李绛,高岳便说:“深之高风亮节,行事不避权贵,以后由台省必将高登公卿之位,不过其爱憎太显,好恶过于察察,爱君子但不恤小人,最好还是留在京内御史台走清流路线,不要去地方巡院了(李绛,本位面于山南西道节度使任上,因解散临时征募的权益兵时处置不当,导致权益兵被监军宦官煽动发起兵乱而遇害)。”

    随即谈到欧阳詹,高岳便说:“行周谦谦文士、腹有锦绣,不过其人文弱,需得提携,不然行之不远,可伴我去淮南为巡院官(欧阳詹,本位面虽被后世奉为八闽文宗,然仕途不达,主要在四门学国子学里任教职,终生清贫)。”

    下一位,是柳宗元。

    至此高岳的表情顿时复杂起来。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