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7.血肉圬箭垛
    来日,刚刚过小?藓拥亩呕粕雁等唬骸翱状蠓虮徊淘粜?至耍俊?br />
    接着他悔恨万分,最初只是希望派遣判官孔巢父宣谕,希望郾城和吴少诚能早点降服,不用让整个蔡州陷于战火之中,可他还是低估了吴少诚这群匪帮的下限。

    “蔡贼要杀人啦!”小?藓又钡搅柙普ぃ????锏木嗬肽冢???蜃蛉崭崭斩珊拥墓倬???棵欠追琢⒃谟?啬菊ず螅?悦娑?俨娇?馍礁谏系牧柙普ぃ?蚱鹆斯纳???鹆遂浩欤??臂背潜痹?弦擦⒙?嘶次鞅???诨こ呛颖哐氐囊慌攀魃希?来卫ψ牌吒鋈恕?br />
    城南大?藓哟Γ??⒌亩ㄎ洹⒁迥?⒎钜迦??慕?渴强床坏降模??钦?谕ㄍ??诖Φ牡亟绨灿????急甘凳┒咱背堑奈Чァ?br />
    杜黄裳急忙派遣数名骑兵出营垒,三名绕过郾城东,去知会在定武军的杨元卿,其他三名持着旗帜,直奔到郾城护城河下:那里马面处,吴少诚坐在缀着流穗的伞盖下,正目视着这场处刑的准备过程。

    一个时辰后,郾城北,议论纷纷的官军将士们指认出来。

    被捆在树上的七人,身份分别是杨元卿的妻子贾氏,还有杨的四个子女,还有淮西将丁怀金,及刚刚被绑架的杜黄裳判官,孔巢父。

    树前,一群蔡兵正在掘土,好像是在垒起个射箭的长垛。

    “速速放了孔大夫!否则朝廷不会宽赦淮西一人!”官军骑兵手指吴少诚,呵斥说。

    吴少诚仰面大笑,接着语气里全是狂乱和残暴,“我暂且不杀孔大夫,但要让朝廷明白,我吴少诚有杀人的决意。”随即吴少诚身上甲片铿锵作响,他站起来,对着周围的淮西军将们,用手指着护城河里被绑着的丁怀金,“此人你们全都知得,我将小?藓拥姆牢窠桓????慈斡晒倬?珊樱?辉杆勒秸撸?馈!?br />
    话音刚落,丁怀金短促地惨叫声,他的脖子和嘴,自后用绳索和布巾被数名吴少诚牙兵死死勒住,丁的脸色迅速变得青紫,乃至发黑,血液全都因呼吸困难而涌上来,他想要怒骂吴少诚,可却发不出声来。

    正面一名蔡州牙兵面目狰狞,手持一把短柄利刃,狠狠扎入到丁怀金的胸膛里。

    这瞬间的猛刺,让丁怀金的口鼻眼眶和心脏,全都飞迸出血来,喷满了处刑牙兵满头满脸,丁赤裸的双足在树下的泥地里,因极度痛苦,蹭出两个坑来,然后才气绝身亡。

    郾城城头,城东北凌云栅,还有凌云栅对面的官军营垒,数万人都目睹这一幕,无不魂飞魄散。

    “吴少诚,丧心病狂之辈。”杜黄裳看着这景象,心中又是后悔,又是愤恨。

    处刑的牙兵,在众目睽睽下,将刀从丁的胸膛直豁到腹部,掏出心脏和肠子来,扔在旁侧的箭垛上。

    此刻,杨元卿的四个儿女,最大的也不过十一岁,无不惊哭起来。

    “不要哭,死则死耳,马上这吴氏贼子阖族,都要为我们陪葬。”杨元卿妻子贾氏的口没被堵上,犹自大喊大骂说。

    “你这娼妇,闭嘴!”城头的李元平跳着脚。

    贾氏则扭头,对李元平怒骂:“你这渺小无须的丑怪侏儒,枉自称为宗室,做的全是猪狗不如的行径,如今朝廷大军已到,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接着贾氏又对城头的淮西军将呼喊,“父老兄弟们,你们都是蔡州人,看看这吴少诚兄弟都做了些什么?杀宰相,杀官军,杀百姓,作恶多端,罪不容诛,你们再跟着他,只怕最后汝南城化为齑粉,你们全家也都难活。”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杀了这娼妇!”李元平和吴少诚气急败坏。

    贾氏大笑,啐骂说:“贼子今日乃惧一妇人耳?我死后忠魂不灭,你等死后骨贱如泥。”

    “卖我淮西者,杀!”吴少诚狂跳不已。

    这时候,杨元卿已骑马来到了郾城下,看到自己妻子和四个儿女要被处刑,是肝胆俱裂,跳下马来,对着贾氏的方向狂呼哭号。

    贾氏也看到自己丈夫,便用尽最后力气,对他喊到:

    “元卿,尽心尽力辅佐高堂老、杜堂老,剿灭贼寇,我自当瞑目。”

    “各位都是蔡州人,难道不认顺逆的道理,为何要杀我妻儿啊?”当杨元卿看到,对面淮西牙兵撕开妻子和子女的衣衫,将刀刃残酷地对着其躯体劈砍戳刺时,是五内俱焚,捶地喊道,十指指甲皆流血剥落。

    然则他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贾氏和四个子女,就这样被一刀刀剐着,碎脔和内脏不断被扔到那箭垛上......这便是淮西的酷刑,叫“圬箭垛”。

    “贼,贼,尔等皆是贼,皆不得好死!”这时杨元卿恍惚间想起,他曾对高岳说过,平淮西时要善待蔡州的军卒百姓,可现在正是他想极力挽救的这群人,无情地碎割他的妻儿,或冷漠麻木地在旁围观。

    他们全得死,他们不配得到宽宥!

    一个声音在杨元卿的心头响起来。

    最后便是孔巢父......

    杀红眼的吴少诚,立在城头,拔出剑来,指着密密麻麻的官军营垒,叫嚣说:“而今有谁还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你等退回小?藓右员保?易缘狈帕丝状蠓颍?蝗?.....”

    可这时孔巢父望着官军营垒,心知自己无法幸免,便满怀对蔡贼的愤怒,吼道:“杀我者,辱圣主者,逆贼吴少诚也,儿郎们当踏破汝南城,为我复仇雪恨。”

    言毕,孔巢父用尽全部力气,嚼断了自己的舌头,一口血喷出,自尽而亡。

    “大夫......”对面的官军们,看到孔巢父身死,万千人全都跪拜下来,愤声痛哭。

    城头,吴少诚和李元平顿时手足无措。

    而杜黄裳则追悔莫及,只能仰天叹息,努力不让泪流下。

    次日,同仇敌忾的官军自城北、城南和城东三个方面,开始掘壕伐木,竖起?架,堆砌炮垒,要大举攻城。

    “遵素(杜黄裳表字)这是托大,可以阵前谈,为何要派遣使者入城劝降......”不久,寿春相国城内,得知孔巢父、杨元卿妻儿惨死消息的高岳,将信牍放下,怅然若失,“此后对蔡贼一律不接受降服,郾城也好,汝南城也好,以坚决彻底的歼灭为准则,不把这群嗜血、野蛮的蔡州军卒给杀绝,不足以理蔡州。”接着高岳愤怒地拍着桌案,对三衙里的书手们如此说到,“把本道的话,写成堂牒,送到各路军马那里去。”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