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3.奇袭汝阴城
    其实也不是吴少诚不想击败高岳,而是淮西军力实在有限,连自己性命根本,即牙兵都托付给了董重质去奇袭东都了。说白了,现在淮西四面战线都要应付,正规对战下去淮西的血根本不够流的,于是他釜底抽薪,把西线、东线和南线的正规兵全都抽干,一把押在郾城—汝州—东都这条北线上决胜,其如此做想要功成的话,只能寄希望于两个方面:

    一、董重质袭击洛阳大获成功;

    二、其他各线,即高岳、于?和朝廷鄂岳方面,反应不敏,协同不利,给他以实施此战略的空窗期。

    所以颍州方面,吴少诚已无法再关心余伯良的胜负存亡,只要他凭靠三千别军,拖延高岳到开春,目的就达到了,这就是兵法里的田忌赛马,抑或是避实击虚。

    但余伯良的使者已无法将主帅的意思带回汝阴城。

    他刚过新蔡,入颍州西界,就被徐泗布置的游骑(或者说是游骡)给截住了,随从全部被杀,本人被俘,带到徐泗的面前。

    参军事李?宥孕煦艚ㄒ椋骸按嗽艚?捎茫?盟??揖?嫦?暌酢!?br />
    徐泗听从,便给这使者热饭和酒水,然后宽言抚慰,李?寤苟哉馕唤?泄バ恼健??苏绞酰?彩歉咴涝谑俅撼浅锇斓模?陀缎?莶簧儆∧?そ忱矗?诖?俸?鞑?轮猩枇⒋Α暗耔鞣弧保?≈聘髦治钠罚?莆沼呗酃ナ啤?br />
    李?灞憬桓?馕皇拐叻荨巴端匙础保?宋淖从没坡橹剑?馔肥撬母鲋旌焐?笞郑?弧熬?椅??保??竽谌菀恢拢?涣羰??浙冢?钔端橙松矸荨⒅拔唬?捌浼揖煨彰??灰惶詈煤螅??逄岜试谖泊π聪隆坝谌暌跬端场钡淖盅??⑶┳只?焊怯∫黄?浅伞?br />
    有了此状,官军平淮西后,你家人、田产都不会被褫夺。

    十一月廿六平明,风雪减弱,苏浦所领四营的步卒精锐,已至汝阴城西南二里处寝丘,开始构筑守战工事起来。

    城中,淮西将余伯良猝不及防,先前高岳在下蔡搭设浮桥,他便派遣两千兵卒,屯扎于颍口,还得到淮水江贼们的协助,准备凭借地理阻击高岳主力。

    可谁想这时平地里忽然杀出支奇兵,冒着风雪花费三日,行近一百七十里,从安风津一路奔袭到了汝阴城下来。

    “将军,官军于寝丘处列阵,山峦起伏,阵势鼓角严整,不晓得有多少兵马!”当斥候对余伯良报告时,余的心情几近绝望。

    不久,第二批斥候来报,寝丘处的官军,似乎在砍伐四周木材,且得乡人的支援,在造飞石?和云梯,要攻击我城池的模样。

    若让官军迫近城壁,那样就更被动了,余伯良只能留二百兵守城,带着其余八百兵出城南门,背靠颖水,对寝丘布阵。

    其实,苏浦抵达寝丘的兵马,总共也就四营一千二百将兵而已。

    可这些将兵是定武军的旗仗,强悍精干胜过淮西,毕竟是打过党羌和西蕃的,再者定武军前身白草军,早就大败过淮西,还捕获了李希烈,对阵心理上的优势也非常大。

    “先捕李希烈,再抓吴少诚!”

    “蘸醋食芹英,专打淮宁军!”

    就是喊着如此口号,这一千二百将兵上了寝丘,便手持带来的铁锸,咔擦咔擦扬着雪土,有条不紊地挖起壕沟来,其他的一些人则四下而出,动员汝阴一带的乡民,“父老乡亲们,效顺朝廷,协助高堂老,我们不但帮你们打走蔡贼,马上还要剿灭江贼、山棚,还你们个安居乐业。”

    乡民们这才晓得,是真的官军来了,而不是蔡贼,很快从最初的畏惧变为了支持,不但借给苏浦部众粮食和器具,还帮着自家砍伐竹木,并给他们指引汝阴城四面的地势道路。

    原本百姓们如此做只是天然地对朝廷有认同感,但这支官军队伍的作为也让他们吃惊以至于感动:他们用黄麻纸和印章,给乡民们文状承诺,但凡给予官军帮助的,来年的两税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减免,这文状就是凭信。

    有几位里长怯生生地询问说:“官军在颍州说话可行否?”

    因颍州,先前是宣武镇的管州,那个临阵脱逃的颍州刺史,正是宣武军将兼任的。

    苏浦告诉他们,以后蔡州也好,颍州也罢,都要归朝廷管辖了,我们来这里打仗,就是为了实现此事的。

    结果最后,汝阴城周围十多个乡的百姓,把门板都送过来,给官军做工事。

    待到余伯良出城布阵时,察觉寝丘上,定武军的阵势、土垣森严无比:

    丘下环绕着刚刚掘出的壕沟,掘出的土垒被堆起长垣,然后定武军用长?直接在垣上挨个捅出窟窿来,自后架设好神雷铳,随队而行的四辆虎踞炮车一字排开,居于核心,两翼各八辆革车,充当二线的护垒,千多名定武军将士便列队其间,多竖起旌旗,自远望去,足有数千的气势。

    余伯良不由得心惊胆战,其麾下也是士气沮丧,迟迟不敢上前搏战。

    “传颖口的队伍回援这里。郾城那边,也不晓得有无援兵到来?”余伯良完全没有主动作战的打算。

    结果他不动,苏浦却主动起来,他在丘上挥动令旗。

    定武军便以数路纵队的形式,自壁垒壕沟间土堤鱼贯而出。

    余伯良依旧靠着城墙,不敢逆战。

    鼓角声里,定武军已变换成接战的横队。

    余伯良还是不敢战。

    很快,定武军中央,头戴毡帽的车铳手抵近到了数十步开外,纷纷半跪下来,开始装填弹药,从车上卸下的虎踞炮也一字排开。

    淮西军的驻队才上前,开始拉弓持弩。

    这时,虎踞炮率先发炮,第一轮齐射,便打翻了余伯良驻队的旗帜,随即定武军铳口响起炸雷般的声响,铅丸在弥漫硝烟里,密集打在淮西军的血肉之躯上。

    两翼方向,各自一个营的定武军步卒,在炮铳齐鸣后,挺着长矛,转着镗钯,刀牌手殿后,如狂牛双角般刺入余伯良的阵势。

    果然,蔡州兵依旧不是定武军的敌手。

    况且这么多年过来,你哥哥已经不再是你哥哥,而是进化为了你大爷。

    余伯良的两侧瞬间开始溃奔,中央战线的士卒也七颠八仆,“回城固守,回城固守。”余伯良自己甩着鞭子,拨马便逃。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