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7.遍尝蔡州妻
    事实上这段时间,杜佑在广州,指挥平定黄洞蛮暴乱同时,与高岳书信往来非常频繁,讨论的便是新漕运的事。

    在信中,杜佑认为李希烈、李正己虽先后死没,可汴宋的宣武军集团开始依靠自己在汴水漕运中的枢纽地位,耀武扬威起来,若不加以压制,未来深可忧也。所以自己的方案,依旧大有用武之地,杜佑还对高岳提及:扬州这个行政区域,我唐的理所便是古时的广陵,但两汉魏晋时代的理所却在寿春,无他,只因寿春是一方之会,远振河洛之形势,近为徐、豫之藩镇,东连三吴之富,南引荆、汝之利,北接梁、宋,平途不过七百,西援陈、许,水陆不出千里,外有江、湖之阻,内有淮、肥之固,龙泉之陂,良田万顷,舒、六之贡,利尽蛮越,是也。故而淮南为我唐江淮间的枢纽,而寿春则又为淮南西道的门户所在,高岳你经略好寿春,近可收取平定淮西之功,远可开凿漕运,使朝廷能依托东都,尽收江、湖、岭南之财赋,实乃重中之重。

    而寿春往东南二百里,即是庐州合肥,其城处于芍陂湖和居巢湖之间,也是淮水、扬子江的中腰所在,曹操和孙权争夺淮南,也曾想凿通鸡鸣山,使军卒物资可直接越淮水,自淝水入巢湖,以通大江,然则不果而终。堂老你若能毕曹操未竟之事业,实乃我唐之福也。

    如今杜牧这番话,高岳也告诉了庐州刺史窦???br />
    此刻两人正过所谓的鸡鸣山,骑马沿施水,直到巢湖口处。

    巢湖,虽然没有洞庭、鄱阳那样雄浑浩大,但登上山岗望去,也是浩浩汤汤,舟楫往来十分繁茂,故而庐州这时在淮南,也是仅次于扬州城的商旅发达之地。

    此刻,高岳扬起马鞭,回指来时的鸡鸣山方向,对窦??担?缒苷娴脑渫ū舜ι礁冢??僦莸亟绲匿撬??牍?矗?煌ù蟠?幕埃?坏?赏?贤ㄥπ胨??そ??铱勺猿埠??钡纳旮郏?咝赂窘?贝镅镏莅咨常?饴?菘删驼娴氖翘煜戮又薪换嶂?亓恕?br />
    “堂老,然则那鸡鸣岗临水处,皆是石灰,想要将其开凿成河道,非得数万人不可。”窦??P母咴酪谎圆缓媳慊岽缶僬鞣⒄?龌茨系娜硕±唇?写斯こ蹋?茄?删鸵??傩沾?瓷钪卦帜蚜恕?br />
    不过高岳却说,凿通鸡鸣岗现在只是个想法而已,行或不行,还得朝堂决议方可。

    至是窦??虐蚕滦睦矗?耄骸暗鹊轿胰纹谒目悸?肴魏螅?阏飧咛美习?绾握厶阡撬?⑹┧??加胛椅奚媪恕!?br />
    巡察完毕,高、窦二人在施口处休憩一夜,次日便返回合肥城,至城东的藏舟浦的馆舍,在这里窦??椭堇锏牧攀羯柘卵缁幔?畲?咴溃??币彩俏?咴浪婕辞巴?俅杭?小?br />
    藏舟浦,在三国时代于合肥城东,还是片浩淼水域,此刻水位已下落不少,成为片内藏岛屿的浅湖,各岛处修有亭榭,并用浮桥相勾连,春夏季节可谓绿波潆洄、草芳竹青,此刻虽是冬季,可依旧是个名胜去处。

    张设的锦绣围屏下,高岳坐定后,庐州城成群接到文牒,前来歌舞助兴的官私歌伎,这时双双明媚眼睛都盯住他,云鬓交依,窃窃私语不休,到处都是“渠伊”、“渠伊”的呼声。

    这让高岳有些不舒服,便询问身旁坐着的都督府司马顾秀说,“听得这些女郎说什么渠伊,那渠伊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秀拱手回答说:“渠伊,为寿、庐、舒的方言俚语,就是‘他’的意思,这群歌伎肯定在议论汲公,所以渠伊个不停。”

    高岳不快,便合拢手中的飞白扇,便让顾秀对刺史窦??担骸凹彻??疲?菜拿?杓堪槭淘诓啵?晃徽寰疲?晃患胁耍?晃恍懈枇睿?晃痪谰疲?僬艺馑娜死础!?br />
    命令传到围屏入口处坐着的歌伎们耳朵里,顿时轰动不休。

    很快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当中年纪小的衣袖遮面,暗暗哭泣,为自己落选而悲叹,接下来被选出拜谒在高岳前的四位,一看都是三旬上下的女子,浓妆艳抹,徐娘半老。

    在场僚佐无不掩口。

    “这又是个什么道理,莫非是寿庐的风俗......”高岳迷惑不解,索性便问这四位说,“抑或难道有人说,本道喜熟妇?”

    这四位女子望着高岳,眼波妩媚宛转,轻声说:“只是听闻朝中来的汲公,在平淮西后要遍尝蔡州军将的妻子。”

    高岳的酒,顿时从口角流下来。

    随即她们指着那群落选的,“于是渠伊们便说,汲公之前又回绝了汴州司徒馈赠的十六岁女郎,足见汲公喜的是已婚的、年龄熟的。”

    刚说完,整个筵席便哄然大笑。

    “谁说本道在得胜后,要遍尝蔡州军将妻子的!”高岳既哭笑不得,又百口莫辩。

    “这天下都说阿爹是妇家狗,可居然生出这种谣言来,简直是合契!”高岳还没说话,席座上的明怀义钵大的拳头上,青筋直冒,狠狠砸在案几上,高声抗辩。

    “什么合契,是矛盾!”高岳大怒,纠正了明将军用错的词语。

    结果整个藏舟浦的筵席,是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数州尽知:

    所谓什么得胜后要淫遍蔡州人妻,完全是淮西叛军无比阴毒恶劣的谣言,籍此诋毁中书侍郎高汲公。

    定武、义宁两军,还有作为客军的保大、奉义两军,上下将士随即无不愤慨,便风风火火簇拥高岳,旌旗直驰淮南西道首要重镇寿春,马上便准备以此为渡口,待到扬州方面物资器械自淮水运抵后,便绝颖水而上,直扑郾城,消灭卑鄙的淮西逆贼,拾雪汲公蒙受的不白之冤。

    寿春城,当时的城址和后世的宋朝之寿县并不在一地,最早的寿春城是战国末期楚国为躲避秦国锋芒迁徙来此而修筑的,即所谓“楚东徙都寿春,名曰郢(当然按照楚国的规矩,不管都城如何变迁,都叫郢)”,寿春作为楚国最后的王都,其形制与旧都江陵的郢都保持了惊人的相似,维持了十九年,后被秦将王翦攻陷,楚国亡。

    而唐代的寿春城,大致和当初楚国的规制相差不大。其城,南有芍陂门,东有长逻门,西有西朝门、自沙门和象门,东北则有石桥门,又名草市门,为集市车马汇聚地,和东台湖相邻。

    东台湖,是淝水至寿春城东北,分为两渎,其中南面的汇聚为东台湖,往北的则汇聚为船官湖,而船官湖再向北,即是大名鼎鼎的八公山了。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