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9.暮至大堤宿
    这其实就是高岳“不争论”的原则精髓所在。

    毕竟他现在不想牵扯到朝廷三司的争斗里去。

    次日,许许多多商人都愁眉苦脸地拱手立在衙署前院,其中有一半是外国人,包括高鼻深目、栗色卷发的波斯、大食商人。

    波斯商人主要贩卖珠宝,顺带还经营邸舍旅店;

    大食商人则主要贩卖香料,也会放贷。

    因这时候扬州离海并不远,船只往东可直接从扬子江到大海里去,和登州、泉州、广州都有频繁的海贸往来,早年田神功攻入扬州,纵兵大掠,杀死胡商即有数千之多。

    “本道要在城内设立市舶司,请朝廷遣送中贵人来征收蕃舶的舶脚钱、宝货钱,所以预先通知尔等。”高岳开门见山。

    这时候一位气度打扮都不凡的波斯大商人上前,向高岳致礼,然后用半生不熟的汉话说:“哦,不要这样,尊敬的总督公爵,我们正是为了躲避广州杜公爵的重税,才来到扬州这座美丽好客的都市,若是不设市舶司,我身为你们口中的‘蕃长’,愿每年向公爵您进奉十万贯。”

    旁边的顾秀介绍,这是今年波斯大食商贾选出来的“珠宝王”,每年扬州的胡商会举办“斗宝”,胜者为王,就任“蕃长”,这位波斯大商人已经取了个汉名,叫“胡道济”。

    “怎么想起来姓胡的?”高岳好奇问道。

    那胡道济就说,我们喜欢吃肉,所以身上便有你们唐人不喜欢的浓烈气味,只好用香水掩盖,你们唐人说闻起来像是狐狸的味道,故而称呼我们为胡商,年轻人叫胡郎,年轻女儿家叫胡姬,还说我们都是狐妖的化身,我们索性就以胡为姓了。

    高岳哑然失笑,不由得想起自己在百里营田时,曾遭过真正的狐魅的。

    而扬州这边,传奇当中每每出现的狐魅作祟,原型可能就是这群波斯异族人而已,中原汉人对他们奇特的习俗样貌充满好奇,穿凿附会,将他们目为狐妖。

    胡道济表态后,日本、新罗和渤海商人也急忙附会,各自表示愿进奉来保平安。

    高岳就说,你等此后准许在城东购地,各立本族庙宇祭司不禁,集中居住为“波斯坊”、“大食坊”、“新罗坊”等,并许可在城中营生,但不准和唐人通婚,不准穿戴华服,免除你们的舶脚、收市、阅货钱,但要进奉钱和僦地钱。

    这群异国商人千恩万谢,依次告辞。

    接着便是扬州城内商贾,高岳开口,说朝廷征伐淮西,儿郎们欠缺衣粮,而淮西以江贼山棚,肆虐蕲黄一带的江运,也影响你等往西货殖,不如......

    “我愿献助军钱两万贯。”这时兴元在扬州安置的数名商贾率先站出,慨然说到。

    于是其他的商贾,知道即便有他镇节度使包庇,但面对中书侍郎高岳,这刀子是躲不过去了,便也硬着头皮,或捐一万,或捐三五千贯不等。

    高岳便让顾秀一一登记,这下筹措到了几乎三十万贯钱。

    “那扬州城的盐商,虽各个都家财巨亿,脑满肠肥,但却一个都不肯助军。”入夜后,顾秀对高岳谈到。

    “这群盐商,这些年靠着虚估法,早赚得盆满钵溢,其实他们还暗中交接淮西、宣武等镇,暗中从事私盐贸易。”高岳冷笑起来,“淮西能支撑这么多年,也有这层原因在里面。不过,他们的好景也长久不了,马上我先出手,把淮西本土的那群狗头蛤蟆似的商贾们给打垮掉,然后再来解决扬州的盐商。”

    “淮西商贾?”

    “没错......”高岳讲到这,忽然将手指掐住,好像在计算着什么,然后他笑起来,对顾秀说,“潮信已起,我预先安排的事宜,也该稳当了。”

    高岳所言的无错,此刻在兴元、西川、襄阳、江陵、鄂岳、湖南,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航运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早前一个月,义宁军两个将、保大军两个将的兵马,从凤翔府沿陈仓道南下,于兵马使扶余淮、范希朝的统领下,抵达汉中兴元府。

    随即兴元定武军两个将兵马,及所有骑兵、车铳手、飞山五营炮,由蔡逢元、明怀义、郭再贞为主将,苏浦、张熙等为副将,会齐扶余淮、范希朝的人马,合计一万五千,征集五百艘千斛船,浩浩荡荡沿着汉水出发,向襄阳城前进。

    同时,韦皋命麾下大将张芬,领奉义军两个将的兵马,也乘船入长江,过渝州三峡,开往荆南江陵。

    当然兴元自汉川水路而行的船只、兵马,最痛苦的当属明怀义,他身为党项出身,本就不习水性,一路上只能躺在甲板上,忍受着波浪颠簸,眼睛里的船桅,居然都忽高忽低,至于吃食更不堪,是怎么从口中进去,怎么从口中出来。

    终于,在一片欢呼声里,船队抵达了襄阳城汉阴驿处。

    管船的宣歙人出身的张熙,则宣布全部士卒可在襄阳的大堤上休憩半日。

    襄阳西面有汉阴,为汉水入城处;东面有白沙、三洲,为白水过城处;往南还有疏口,为襄水注入汉水处。可谓三川环绕,为了防备水害,襄阳历任官长都会不遗余力构筑高大的堤坝,久而久之,堤坝除去防汛外,更兼有通行、商贸的功能,船只穿行其下,店肆罗列其上,十分便宜。

    定武、义宁、保大的军卒们,开始登上大堤“休憩”起来。

    大堤的各色树木后,店肆是应有尽有,卖吃食糕点的,卖衣服鞋帽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妖冶女子,胡汉皆有,立在那里眉目多情,招揽生意。

    这便是襄阳一带著名的“大堤宿”(商业圈,从襄阳沿汉水直到南面百余里外的宜城,大堤都是连绵不断的),唐人关于其的诗作也是蔚为大观:

    “朝发襄阳来,暮至大堤宿,大堤诸女儿,花艳惊郎目。”

    “南国多佳人,莫如大堤女,魂处自目成,色授开心许。”

    “少年襄阳地,来住襄阳城。城中轻薄子,知妾解秦筝。”

    就连向来质朴的孟浩然老夫子,也写过“大堤行乐处,车马相驰突......王孙挟珠弹,游女矜罗袜......”的侧艳诗。

    “呕!”当明怀义被两位兄弟架上大堤,几位莺莺燕燕的妖姬刚准备来迎接这位将军时,明怀义眼睛直接翻白,有气无力地拖着腿,接着呕吐出来的液体是飞流直下。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