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3.李万荣赠礼
    俱文珍当时就明白了。

    李万荣是看局势忽变,也没法子再暗中和淮西沆瀣一气,出于强烈的求生欲才来表态的。

    于是俱文珍赶紧上前,郑重而诚恳地将李万荣扶起来,“河阴转运院那边......”

    李万荣立刻拍着胸脯说:“本来仆让刘逸淮领一万兵,是要去保护河阴院的漕运,现在既汲公已大破蔡贼,又降服李师古,那么仆正好把这一万人抽调出来,增援官军战场。”

    “那江淮八道的赋税轻货......”俱文珍又问。

    “仆也不知道到现在杨子巡院和镇海军韩洄,为什么还不发船?真是急死仆了,须知这朝廷百官和汲公幕府的大军可都如新生婴儿般,嗷嗷待哺哇!”对此李万荣是痛心疾首不已。

    于是俱文珍点头,取来监军印,将出动宣武军至陈许,且下达指令给汴州巡院的文牒皆盖印,让里面的院官们赶紧和东南方向联络,让进奉船入漕运,往东都和京师发送(宣武军的威胁已排除掉了)。

    得到俱命令的汴州巡院,立刻派出数艘小船,沿汴水往东南而去。

    而原本屯营在巡院附近,虎视眈眈的宣武兵,至此也都陆续离开,临行前还不忘对里面的仓廪投来贪婪和凶残的目光。

    城中信陵亭中,李万荣正和儿子李乃,及数位心腹军校在密谋。

    因高岳同时还送来信,是专门给他的,大致内容如下:

    “现在东都、汝州、陈许及邓唐随的战线已然稳固下来,我便不打算留在东都,而是要走汴水,前往所领镇的淮南,至彼处后准备将理所从扬州,迁徙到寿州,划一指挥各镇对淮西吴少诚的进剿。”

    “那高岳要来过境,该如何!”李万荣紧张万分,从水墨屏风处转过脸来,询问麾下诸位的意见。

    “不如......”

    “你脑子里除了刺杀,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没看到吴少诚就是因为做了这件事,现在陷于被整个天下围攻的境地?”李万荣断然打断了儿子的进言。

    李乃只能闭嘴,抄着手退在旁侧。

    “巴结,希迎,谄媚。”这时一名军校上前,连说三个字眼。

    “嗯......”李万荣若有所思,就说我和那刘昌,曾经于华亭和高岳联手,不过我实在不晓得他喜好什么。

    “钱帛......”

    李万荣咋了下舌头,说高岳当节度使时,管下的定武军和义宁军居然只有十分一的虚占和挂籍,还听说每年好几万贯的杂给钱,他要么赡养军属,要么给贫户垫付两税钱,要么给捐给学宫了,可见他不是个贪财的。

    “那犬马?”

    听说汲公倒是养过,然则都是自宅女眷玩耍用的,也没用来打猎啊,汲公也不甚喜欢田猎,至于马,咱们宣武镇也找不到比那个什么南诏大厘雪更好的了。

    “字画珍玩?”

    李万荣回答说算了吧,高岳真要稀罕那东西,叫颜鲁公写就是了,倒是长安和东都许多达官贵人、豪商大贾,都争着收藏他当年写的传奇长编。

    “那节下,就剩一项了,美,美色!”几位军校十分认真地说到。

    “高岳是妇家狗,全天下皆知,什么美色不美色的?”李万荣很生气,你们的建议没一个靠谱的。

    “汲公不会有厌女的情状吧,坊间还有人流言他和韦皋、郑?是断袖分桃的关系。”有人插嘴说。

    “我观汲公此人,狗则狗了些,不过也不是完全匍匐于妇家下的,毕竟他现在都统半个天下,一人之下,哪有大丈夫甘愿一妻一妾的?依我看不过是先前投怀送抱的都是庸脂俗粉,节下如想功成,须得绝世佳人。”一名书手文绉绉地提议说。

    对此李乃深表赞同,谈起这个他可就不闹瞌睡了,便对父亲说:“我汴州城内,便有如此佳容的女子,可送往一试。”

    “谁?莫非?”这时李万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河阴县,广武山下东渠口,偌大的漕运巡院便设置在此,此刻高岳正和护卫他的神威骑兵,及事前被派遣到此戍防的河阳军、义成军将士会合,就要顺着黄河与汴水的交界处,取道宣武军的地界,再赶赴去扬州,正式上任为淮南节度使。

    当然高岳并没有急着出发,他来到河阴,不单单是要求宣武镇李万荣的恭顺,且也是为了视察整个漕运。

    毕竟漕运关乎的是整个国家命脉的问题,想要解决好,绝非是“差纲法”到“长纲法”,在诏令上变个文字那么简单。

    登上广武山顶,高岳和其他伴同的人纵目望去,看到黄河滔滔,迅猛不息,其下的河阴转运院所置的输场,人声鼎沸,而于对岸则是河阳仓,更往北十余里,黄河在山峰下回曲,浩大的水势憋着股横冲直撞的劲儿,冲得四周山石滚滚而坠,发出惊雷般的响声,骇人心魄。

    “那边名叫武济山,相传周武王伐纣时,便乘舟在那里渡河,由此得名。”

    高岳在听到典故后,更关心的是进奉船到此的安全问题,不由得慨叹说:“晏师曾对我说过,他在主持漕运时,以将吏押船自扬州启碇,至汴水尽头处须得换船,然后至黄河,水势陡然迅急,稍有不慎,便船毁人亡,进奉尽覆,那将吏们来回督运不过三次,便因苦累惊心,须发皆白。”

    然后他看着脚下的黄河,这条哺育了华夏民族的母亲河,心中的感想愈发强烈:科学不昌隆的时代,想要用这条大河做些事,不想让它危害百姓,得耗费多大的心血啊!

    但尽管这样,那还得运,还得拼尽力气和智慧,做下去。

    为的不是哪个人,为的是支撑起这片江山啊!

    “马上让河阴令来,也让河阴巡院的知院来。”高岳说到。

    广武山的营砦中,河阴令、县丞、县尉和知院们,及军将们都簇拥在高岳周围,高岳详细询问了渭水、黄河、汴水、长江对船只不同的要求,然后便和众人详细规划“长纲法”起来。

    结果正在此时,李宪走入进来,“汲公,宣武镇遣送船二十艘,已到河阴院的输场。”

    “船只上载运的是什么?”高岳抬起头来,询问说。

    李宪便说,是李万荣进奉给朝廷,价值二十万贯的钱帛。

    “好!”高岳大喜,这代表宣武镇已恭顺,整个汴水漕运恢复,且平定淮西的侧翼,也无后顾之忧了。

    然则李宪顿了顿,便又说:“此外,宣武镇还送给汲公件私人的礼物。”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