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3.绝不出德音
    大明宫金銮殿内,皇帝居住的东堂处,宋若华、宋若昭和新进来的宋若宪三姊妹,正望着内苑冰井使送来的,由皇帝出主意,制造出来的“冰醍醐”。

    所谓的醍醐,就是牛羊或马身上所出的乳酪,经加工制就的。

    经过抽取水分的处理,做成硬酪,从皇帝各处的牧监、马坊、牛羊坊里送来,再由冰井使和冰水混拌,用模具做成一块块的“冰醍醐”。

    这时虽已是深秋时节,但宋家姊妹们为了验证冰醍醐的味道,还是勇敢地冰气缭绕的醍醐,捧在手掌心处,接着品尝了下。

    一股几位透彻的冰爽和美味,直通过她们的味蕾,注入到内脏当中去。

    要是炎炎夏日的话,能吃到冰醍醐,那将是件多幸福的事。

    “真是甘美,还可以在里面加糖霜。”宋若昭喟叹说。

    宋若华持重地点点头。

    小妹宋若宪的点子更多,她说:“还可以往里面加葡萄浆、石榴羹、桃浆、蜜什么的,肯定更加美味。”

    这时宋若华正色教训小妹说,这冰醍醐虽好,但毕竟是奢侈之物,我们身为妇人,绝不能光追求口腹之欲,而败坏了修身持家的本义。

    于是若宪便吐吐舌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屏风处,皇帝手中拿着卷《卜式养羊经》,念念有词地转了出来,看见三姊妹便问,这冰醍醐若何?

    三姊妹便如实回答。

    皇帝显然很满意,他就对三姊妹说,来年就让冰井使大量造这种冰醍醐,小学士(宋若宪)所说的加各种果浆确实是良策,每人口味不同,再加上醍醐可以调人的五脏六腑,一份五十文钱,便能在长安城售卖了。

    宋若华想提意见,但没敢提,“堂堂大明宫禁内,居然要造冰醍醐卖......”

    可皇帝又把《卜式养羊经》交给了她,正色说这书中对养羊术说的非常浅显但又详尽,朕已看完,请学士将它抄录工整,交付雕梓坊印百份,分给内园和外面的官庄,此后须得照此蓄养。

    除去《卜式养羊经》外,皇帝正在阅读的还有《陶朱公养鱼法》、《王良相牛经》、《伯乐相马术》等等,李适很聪明,很快就读完,并且要求集贤院搜括更多的农书来。

    皇帝这时明白了,除去经书外,各色农书的重要性。

    于是高岳提议,集贤学士胡锡晋,博学多闻,学思两著,可担当此任。

    对此皇帝欣然同意,便任命胡锡晋为“括农书使”,给他三百贯的经费,让他去各道去搜括整理农书来,以三年为期。

    哭丧着脸的胡锡晋,只能离开集贤院和京城,飘荡湖海,去民间找散佚的农书去了,《长安邸报》现在由知院事陈京主持工作。

    当然皇帝关心财务,关心农书,关心工商作坊,不代表他对军国大事就不在乎了。

    ?持萸跋咚屠吹南?ⅲ?芍惺槭〉闹魇榉钭牛?┕?瘀堑畹闹欣龋?幼畔人偷轿魈么Α?br />
    在那里,高岳端坐中央,正在判各色文案。

    枢密使、翰林学士则分居左右,而角色更小的中书门下的文吏们,则来回趋走。

    现在朝政的焦点,当然是?持莸钠脚颜秸??br />
    为此高岳已在金銮殿当值一个月,当间只回家一天而已。

    看到浑?的奏报,高岳脸色不豫,接着起身,穿过中廊,来到东堂门前。

    “堂老。”在外室的宋家姊妹,见到高岳,便一起行礼。

    “侍中请求颁发德音,宽赦元谊、李文通?”皇帝将养牛养羊的书卷放在案几上,听到高岳的陈述,也很惊讶。

    而后他就问高岳是什么看法。

    “陛下,浑侍中的见解,如在先前可能没有错——但而今却不合时宜,必须得尽快同时飞诏令和堂牒去,纠正招讨行营内错误。”高岳表情严肃。

    皇帝便皱着眉头,“高郎为朕言之。”

    高岳看到皇帝案几上的书卷名称,就趁机问:“陛下最近研读蓄养方面的农书,那么遇到害群之马,该如何处置?”

    “这点就算不看农书也该明白,南华经中明言,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

    “那元谊、李文通、石定蕃,皆是害群之马,如和之前国家对待方镇一样,一味姑息迁纵,今日降,明日复叛,骄兵悍将,朋比胶固,那么朝廷还用兵泽潞?常?刮?问拢俊?br />
    “高郎的意思是......”

    “害群之马,必去之。叛国之兵,必刈之。德音,只是对奉国家号令的士卒,只是对遭兵难的百姓而发的,如对叛党而发,国家纲纪何存!臣岳主张,肥乡城必须将其攻拨下来,元谊以下乱臣贼子,也必须明正典刑,以当初对李希烈的做法处置。”

    这下皇帝的面色凝重,他还有点害怕魏博等桀骜的方镇会趁机发难。

    可高岳却说:“平卢军节度使李纳病笃,即将就木,现在并无法对官军造成威胁;成德王武俊,已被张升云、李自良夹持,也无法动弹;至于魏博,自守之贼耳,请陛下遣一中贵人前往,晓谕其利害,田绪必不敢胡作非为。然后可再增兵五千,或一万,给予浑侍中,全力将肥乡城攻克下来。”

    最终皇帝下定了决心,他问高岳,“若再增兵泽潞?常??浮⑵髡炭赡芷氡福俊?br />
    高岳很肯定地回答,当然没问题,臣已让王绍供军,一切运转良好,粮食和钱帛都绰绰有余,并且他对皇帝说,这次对昭义行军司马元谊的叛乱,必须快刀斩乱麻,哪怕壮士断腕也在所不惜,若有任何犹豫,以后必将长久受其害。

    “可,就按照高郎所言的去办。”

    “请陛下发神威军大将军张万福,督五千神威子弟,即刻自京师进发,言参与?持葜?剑?允颈菹绿制铰业持?鲂摹!?br />
    这次皇帝的态度果然非常强硬,很快翰林院草拟的诏令,和中书门下的堂牒,都飞也般投向太行山东侧的临?车亍?br />
    同时,中渭桥处,张万福将军连夜点集五千神威殿后军,开始往潼关、蒲坂前进,火速准备加入战场。

    短短六日后,浑?便低着身子,接受双重效力的诏令和堂牒,里面说得非常清楚,也非常严厉:

    以半月为限,不惜一切代价,攻下叛军最后据点肥乡城,若侍中办不到,就让神策龙骧大将军尚可孤替手,若尚可孤办不到,就等张万福来替手,如张万福办不到——由中书侍郎高岳,领河东、河中、泽潞三镇,指挥平叛。

    “臣,谨遵如右!”浑?明白,这场战事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