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20.掩袭滏山口
    长安城上,一轮秋月逐云而出,清辉洒落在长街,千门万户寂然无声,各坊的官街鼓还未敲响,高岳身着朝服,骑乘于大厘雪上向自宅而归,点点的朝露沾染于他的衣袖上,不由得觉得有些寒意。

    待到过平康坊墙角前时,高岳觉得腹中饥饿,下意识地往那里望去,可再也没有安老胡儿张设的炉火和灯笼,也没有蒸胡冒出的阵阵白热之气,偶尔有巡城监子弟结队而过,长安城正在鼓声响起前,维系着它在一天中最后的宁静时光。

    “唉,只有回宅去,让阿霓治办早餐了。”高岳摸着空空如也的腹部,如是想到。

    雄伟的潼关前,日出时分,巨大如龙的黄河在此由北而东,浩荡的河曲处,风陵渡的模样依稀可见,三千神策龙骧军的步骑,张着旌旗,顺关隘列队而过,前锋很快便到蒲津坂处,随即在此埋灶做饭,士兵们每十名,围着灶火,从十驮马处卸下行囊,接着于热气腾腾里取来各自的陶碗和瓦釜,从内里用匙匕舀起肉汤来,就着麦饭吃。

    尚可孤十分谨慎地立马大河边,看着对岸蒲州城其后巍峨挺秀的雷首山(中条山),其山峰披着云霞,极为美丽,不过尚可孤无心欣赏景色,反倒让行军司马不断催促麾下进食,早点越过蒲坂大桥入城去。

    蒲坂桥,以舟船为梁,以竹索挽之,形制极盛,为关河巨防,三千神策龙骧子弟于其上而过,听着脚下和马蹄下黄河的咆哮震撼,也未免有点紧张不安。

    城东大舜庙前,五千奉化军子弟也全都列好阵势。

    浑?将长安中书门下发送来的堂牒展开,知道这次对临?车恼鞣ィ?惺槭汤筛咴廊??兴??刑质梗?陈屎佣?畛暇?⑸癫吡???霸舐赫岩寰?躜?莶浚?送飧咴阑乖谔秒褐卸曰氍{说,以前六城水运使王绍为供军使,钱帛、粮秣已然就位,战阵之变全都由浑侍中便宜处置,不需上报——朝廷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平定?场⑿稀⒋湃?莸兀?艋胧讨惺翟谟龅轿?咽拢?捎牒又懈?嗑?古R迳塘浚?猿?⒆啾ǎ?腋咴赖谝皇奔溆氡菹律桃椋??θ?俳饩龊谩?br />
    但高岳也在堂牒里,授予浑?进攻临?车姆铰裕?潜闶恰霸舐赫岩寰?逯荩?萆蕉??Γ?颖绷?樱?ù酥浦??拧⑿稀?橙?萑牒铀啡?蚋鼓冢??退?冢?迪蛋参!保?衷谠?晖?几罹菡馊?荩?敲凑岩寰?慊崾?ゲ聘忱丛矗?参薹ǚ⒒蛹嗍雍铀返淖饔茫?识?匦胍?桌鞣缧薪?淦蕉ǎ??思础俺銎洳灰猓?粱骱?冢还バ奈?希?郧笕?痢薄?br />
    这时,原来逃亡东都洛阳的李抱真之子李缄也来到浑?的军府中,皇帝不但赦免他的罪过,还将其官位擢升为六品宁州别驾,他父亲在东都购置的宅第也得以保留,目的就是要让李缄充当对临?场肮バ摹钡闹鹘恰?br />
    接着浑?坐定,对着在场的军将、僚属展开部署:

    李自良的河东奉诚军,出三千步骑,据阳泉,出井陉关,配合易定的义武军留后张升云(张孝忠之子),将成德军的王武俊给看住,省得这头老狐狸也来?持莶逡唤牛?br />
    泽潞以南,河南处的河阳三城节度使李元淳,则领五千士卒,屯兵修武,监视魏博镇的动向,防备其往西来援临?吵牵?br />
    本道与尚可孤大将军,合兵八千,越乌岭道,赶赴潞州镇,在与王虔休会师后,急速出壶关滏口,直攻临?吵恰?br />
    布置完毕后,浑?便说即刻出师,不可拖延。

    然则表面上,浑?还让自己的掌书记卢纶代替自己,加上李缄的署名画押,写了封信,送往临?吵恰?br />
    十日后,书信送到城内,元谊拆开后,见到浑?和李缄的署名,知道是朝廷以浑?为帅,又以李缄为旗帜,要来招降自己,因担心扰乱军心,便不敢与麾下将士一起看,私自读完后便把信件焚烧掉,然后召来数名心腹虞侯,对他们说:“我镇守?场⑿稀⒋湃?荻嗄辏??⑽从写绻χ?停?究辙昂螅?冶疽饽艿渺航冢?肽愕韧?还螅?伤?肴幢煌跹庸螅ㄍ躜?荩┠秦嘶呗冈紫嗪椭泄笕耍?葑阆鹊恰N业炔环??庞薪袢盏氖拢?衷诔?⒁曰胧讨形?刑质梗?侄晕伊?秤帽??衷谥挥形翰┑奶镄髂芫日饫铮?忝侵缫贡既ノ褐荩?肭筇镄髋删?淳芑胧讨小!?br />
    等到元谊的虞侯刚刚乘马往东而行时,皇帝再次派来中使第五守义,同样来到临?吵侵校?狄??帘菹碌男?汀?br />
    元谊便在府中坐床,让第五守义当着众将士的面朗读。

    第五守义展开麻纸,大致的意思还是告诫元谊、李文通、夏侯仲宣等昭义军山东军将,放下对朝廷的猜疑,不要搞割据,只要你们愿归顺,陛下马上赐钱帛十五万贯,所有军将也都会加官进爵。

    当即府内的各位都鼓噪起来,元谊起身,伸出手来,示意所有人安静,接着他就愤然对第五守义说:“我等本来要求的是昭义军的旌节,现在陛下决意不与,非得给王延贵;那我等又希望陛下能在三州,让我元谊独立开府建牙,可陛下又不允。这种朝廷,没有让我等效忠的必要!自即日起,我们不奉长安的规矩,只奉河朔的规矩,追随魏帅去!”

    所谓的魏帅,即是田绪。

    于是李文通等在场的军将,也都攘臂应和,说“去投魏帅,给我等谋个好前程。”

    第五守义知道,这群昭义军镇守三州数年,思维也被“河朔化”,动不动就要兵变割据,便还希望劝诫元谊。

    然则元谊决然挥手,一群将士上前,将第五守义赶出了临?吵堑木???br />
    “传令下去,完固城防,准备引?乘?嗳氤呛炯崾亍!苯峁??旮崭障麓锎嗣?睿?陀惺?肆?龃?溃??诰?孟拢?运?ǜ嫠担?br />
    滏口,滏口处,出现大批朝廷官军旗号。

    “是谁的部伍?”元谊悚然。

    “咸宁郡王,浑侍中的。”

    该死,原来招降的书信不过是烟雾弹,浑?的军队是和信件一起出发的。

    元谊措手不及,这时又有一名虞侯,急匆匆骑马而来,同样伏在军衙下,“邢州刺史马正卿,已降了官军。”

    “可恶!”元谊是勃然大怒,同时又十分惊恐。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