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9.莲花圆光法
    在咨询了父亲,得到赞同后,牟尼又去拜谒了母亲,即蔡邦王后,又很礼貌地征询她的意见。

    “想要让佛苯共存,牟尼你这种想法简直太好了。”蔡邦王后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说,“不过如何共存呢?除去让御前本波师入住桑耶寺外,还可以把你的弟弟牟汝,那个可怜的被流放的牟汝,从北面风雪肆虐的鬼域流放地给赦免归来,给他一份加盖善良之印的木简吧,你现在是堂堂赞普,母亲相信你能做好这件事。”

    原来这蔡邦王后见苯教势力之前得逞,自己夫君赞普也黯然禅位,便愈发猖狂,这就是等于在胁迫自己儿子牟尼,把那个随意杀死尚结赞次子,并烧死大乘和尚,毁坏鄯州禅寺的弟弟牟汝,从流放地给赦免回来。

    只要牟汝得归,蔡邦王后便准备立即让其执掌军权,伺机篡位,然后真的要在全高原地界执行灭佛计划,灭绝自己的仇敌,并将蔡邦家族的权势推向至高点。

    至于西蕃经过这番折腾后,在唐家反攻锋芒下还能保存多少领土,压根就不是这位女人所关心的。

    面对母亲咄咄逼人的请求,很孝顺的牟尼赞普便说,我即刻去筹办此事。

    不久,在红山的译场处,牟尼赞普先找到师父莲花生,因为牟尼不傻。

    莲花生听完后,望着远处冬末依旧积雪的陂塘,和赞普且行且议,叹口气说:“如果将牟汝从流放地无罪召回,只会更加重这片土地的动荡,不如让我来主持密宗和苯教间的和解。”

    “如何做?”牟尼询问老师。

    莲花生好像陷于了对往事的回忆,他说当初我来到高原时,你父亲曾组织和尚和本波师间的大争论,并且是立下赌注的,哪一方能在辩论里取胜,便成为西蕃的国教,而失败方则要接受毁灭的命运。最终苯教虽一败涂地,但你父亲是个拥有智慧的人物,他认为彻底灭掉苯教不是件明智举动,所以才允许部分本波师继续服务宫廷和会盟,而其他不甘心失败的本波师,则化为“夜叉”,或者在夜晚毁掉纵火新建成的佛寺,或者聚集在这国家北面和东面的流放地继续作祟,蔡邦和牟汝都得到他们在幕后的大力支持。

    “不过要解决好这件事,也并非是那么困难。”

    结果到了第二日,金碧辉煌的桑耶寺中,莲花生亲自让门徒从黑色的寺塔里,将原本镇压于下的苯教经卷重新取出来,毕恭毕敬地交到御前本波师香日乌勒的手中。

    “这是释迦牟尼佛承认自己的失败吗?”香日乌勒趾高气扬。

    莲花生微微一笑,说释迦牟尼佛本来就已经超脱了轮回,何来什么胜负之说,现在把经卷还给尊师,没别的原因,是因为整个大蕃地的诸多山神、水神、女神、烟火神、乡神、柴神,都已接受我佛的教化,皈依为菩萨了。

    自此,苯教和佛教就融合会同了。

    “你!”香日乌勒又急又怒。

    可莲花生却微笑依旧,他当场对着众僧侣和本波师宣布,马上就在寺中施行“圆光法”,让苯教各种神灵都附身在人体上,我再代表佛陀,将他们全都收编为我佛的守护神。

    “绝,绝不可以这样做!”香日乌勒当真气急败坏。

    然则他想阻止也已经晚了,已安排妥当的莲花生,便在桑耶寺中举办了降神仪式,据在场观看的僧侣们事后说,整座寺庙都被神圣的光芒笼罩住,莲花生挑选了十位出身高贵,父母和祖父母全都健康在世的男孩,随即让四大天王降神在他们的身上,使出“圆光法”——然后整个大蕃之地的各种神灵和魔鬼,包括十二丹玛女神,雪山之神,大河之神,还有形形色色的龙,还有阻碍修行的摩罗、夜叉,统统飞到了桑耶寺中来,接着莲花生手持金刚杵,对它们进行了威猛的慑服,这群神灵魔鬼全都丧失了法力,变为了人形,并且起誓从此以后要护卫佛法。

    很快,整个逻些地区的人都说,莲花师真正征服了蕃地的神灵,此后卫护佛法,便是卫护国家。

    原本香日乌勒企图驱逐密宗佛教,这下倒好,整个苯教神灵系统全被莲花生区区一场装神弄鬼的“圆光法事”尽数收编,当真是损兵折将,气得他是七窍生烟,便潜心下来,开始寻思破解的方法。

    此时觉得局势稍微稳定下来的牟尼赞普,在得到父亲首肯后,便委任韦.赞诺和娘.夏弥两位大臣为遣唐使,再次往渭州地区进发,希望能化解唐蕃间的战事。

    在两位西蕃大臣上路时,已是来年开春时节,高岳、韦皋、刘海宾、邢君牙、西门粲的大军近四万,又夹带着近三万的西蕃战俘,是旌旗蔽日,车马并行,一路疾行,出了陇山的安戎关,便过秦州、渭州,又自渭源入所谓的狄道,进逼到了黄河要冲名城——兰州。

    兰州,在当时并非是大州郡所在,但因其西有金城关,东南有皋兰山,且是连接陇右、河西和原会三处的大河渡口所在,故而军事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在当地驻屯的,尚有西蕃东道的兵马三千。

    而高岳和韦皋在考察了斥候的报告,和贾耽的兵志地图后,便把全军拉到距离兰州城南不到百里的狄道白石山下寨,此白石山四周地势开阔,且山上有一大泉名为“梁泉”,泉水四面榆树茂盛繁密,唐军便驱使西蕃的战俘们大举砍伐,竖起木栅和烽燧,四面结为营砦,烽火守望不绝。

    而后高岳说到做到,派遣了明怀义领着两个营,一千五百名铁骑,出狄道外辽远的旷野,押着五千名西蕃俘虏,这群俘虏铠甲武器早被剥夺,双手双足都用羁马绳捆住,一串连着一串,被唐骑们呐喊着,用马槊捅着,或用马鞭抽打,沉默又惊惧地走了近百里的路,来到金城关的山下处。

    以前西蕃最擅长的,便是驱赶俘虏的唐兵、唐人来攻城,现在反过来,轮到他们自己了。

    金城关高原上的城寨,背依着金黄色的大河,驻屯的蕃兵大约只一千,却看到下面原野上,足足站了五千名己方的俘虏,脚步扬起的灰尘后,立着一两千名唐军的骑兵。

    明怀义扬起马鞭,指着山上,用蕃语直接说,一个时辰内交出金城关,否则直接在此,先屠戮一千名战俘。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