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3.魏博遗爱碑
    听到皇帝这话,西门粲愕然无比,但又不敢插嘴,只能伏低身躯不作声。

    皇帝负着手,再次笑了笑,望着殿外挂着冰雪的梅枝,没有再说什么。

    没三日,《长安邸报》关于最近对蕃战争的大捷内容全部披露出来:皇帝是如何与高岳策对的,又是如何当面传授作战秘诀的,当各路唐军开赴战场后,皇帝又是如何在紫宸殿为军费开支殚精竭虑的,当然最终邸报还是按照高岳、韦皋和西门粲划分好的“战果”,把三路唐军各自的功勋给罗列了番,是皆大欢喜。

    这份邸报足足印制了一千份,除去宫廷北司、皇城南衙张贴外,各方镇进奏院也都接到数十份之多,消息也迅速传到地方上去。

    由是,皇帝派去宣索的中官们,配合这份邸报,个个都有了底气胆量。

    而关东方镇们也都不敢违抗,都有进奉,事前连淮西镇都被索取了十二万贯,其他的当然俯首帖耳:

    魏博天雄军,进奉二十万贯;

    幽州卢龙军,进奉十八万贯;

    镇冀成德军,进奉二十万贯;

    易定义武军,进奉七万贯;

    淄青平卢军,进奉三十万贯;

    其他忠于朝廷的山南东道、荆南、鄂岳、江南西道、宣歙及浙东西等,也都各有进奉,合计五十万贯;

    杜佑的岭南道更是单独进奉五十万贯,其中就包括一半的煞割务利润。

    此外杜佑又指示岭南进奏院的人士,向大明宫内的中官贿赂,让他们给皇帝带话——杜佑希望重新合并岭南东道和岭南西道,按照天宝年间的旧制,设岭南五府经略使,当然这经略使要由他来担任。

    原来,这时候所言的岭南节度使,实则是“岭南东道广管经略节度使”,而西道则又有桂、容、邕、交四管,是为岭南五府,杜佑想把五府重新归一。

    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杜佑一人,韦皋也托中官传话,想把西川和东川合并,也恢复天宝年间的旧制,自己来当剑南节度使。

    再加上高岳模棱两可的话语,也让皇帝认为,“这高三是想要入中枢为宰相”。

    诸位大忠臣们想要更进一步的期望,现在随着唐朝的复兴,也确实摆在皇帝眼前。

    当然这些要求,可或不可,全都要靠皇帝自己心意来处断,不过最迫在眉睫的还是光复河陇的大计。光是靠宣索,皇帝就凑齐了下步军事行动的钱财,当这两百万贯钱,折为真正值钱的金银器、布帛和珍宝,源源不断从东渭桥转运院,送到大明宫大盈库房廊下后,皇帝便准备召来判度支裴延龄,要他尽快将其分类,大部分用于西北和西南的军事,小部分用于营建祭奠昭德皇后的寺庙。

    其实皇帝真的挺节俭的,这些宣索来的钱,他自己一文钱也没舍得用。

    但裴延龄还没来,门下侍郎陆贽便先来了,他开了?プ樱?肭笳俣浴?br />
    没错,这次陆贽是专门针对宣索来的。

    “请陛下散小储,成大储,行之勿疑!”陆贽这次神色非常坚决。

    皇帝心中晓得他是什么意思,只能稍微尴尬地笑笑,反问说什么是小储,什么又是大储。

    “内库聚财为小储,军国丰饶为大储。鸠敛而厚其帑椟之积者,不过是匹夫之富也;散发而收其兆庶之心者,这才是天子之富也。”

    “然则这些皆是各道各镇的羡余钱,税用相抵后剩余的部分,献给朕而已。况且朕也没用将其用在私人方面,这些都是要送往边地,用于光复河陇的军赏的。”皇帝便解释说。

    “陛下,钱财不问所用之处,只问所出之原。可知宣索来二百万贯钱,那些方镇节度使们层层掠夺,对其下百姓的盘剥加税,又何止五百万、八百万乃至上千万贯钱!若百姓不堪重负,死了,逃了,田业凋敝了,州郡残破了,此后陛下再想去要羡余,甚至再想正常地收取两税,又岂可得哉?人户黎元,方是邦国之本,如能藏富于人,以天子之贵,何忧于贫?故而臣请陛下散小储,以成百姓之大储,即日起便罢废大盈琼林内库,每年左右藏可支二百万匹绢布,专供陛下御用。”陆贽痛心疾首。

    这么多年,皇帝听到类似的言论,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杨炎提过,李泌提过,窦参提过,现在陆贽也来提。

    皇帝痛苦地沉吟,满脸的为难,“可大盈琼林这些年,运作向来平稳,朕不过以其为名目,可向天下方镇索取财物,以供军国急用,不然除去两税上供的定额外,这些方镇聚敛所得的,又岂会送半文钱来朝廷......”

    “陛下,我唐太府寺设左右藏,左藏贮钱帛,右藏贮金玉,都是官库,向来官俸、军赏、营田、御供都自其而出。所谓大盈琼林库,自古全无此制,陛下岂不闻‘天子不问有无,诸侯不言多少’、‘百乘之室,不蓄聚敛之臣’的道理?此二库,乃玄宗皇帝时,宇文融、杨慎矜、韦坚、王?、杨国忠之辈,贪权争利,饰巧求媚,方才设立,以供天子私求,故而玄宗皇帝才荡心侈欲,最终几乎有丧邦覆国的结局,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啊陛下!”

    “......”皇帝实在是无言以对。

    陆贽便进一步说,“财散人聚,财聚人散;货以悖入,必以悖出。陛下内库当中,财宝堆积如山,可臣不想看到它们最终成为乱臣贼子的饵食。”

    皇帝摆摆手,“陆九,朕晓得你一番良苦用心,不过现在是非常之时,也只能行非常之事。这大盈琼林的存废,等这笔钱送去西北后,朕必然给卿个清清楚楚的答复。”

    还没等陆贽再争辩什么,皇帝急忙想起岔开话题这个妙招,他就对陆贽提及:昭义军的李抱真司空,命在旦夕,可犹服食丹药不已,他若薨去,魏博镇必然会挑起吞并邢、磁、?橙?莸穆易樱?晌姨凭?裰髁θ缃窦负醵荚诼の鳎?识?尴蚯肼骄拍阈懈龌罕??啤?br />
    陆贽便问怎么个缓兵之计法。

    皇帝就说,陆九你是当朝煌煌的“大手笔”,魏博节度使田绪,尚的是朕的妹妹嘉诚公主(代宗皇帝的女儿),他想写一个“遗爱碑”,只要陆九你能稍微为朕委屈下,以宰相身份为田绪写好这碑文,让田绪满意,便不会再有叛逆之心,那么一篇文章可抵十万兵,便能把祸端消弭于无形中,如何?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