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6.车城变大阵
    就在论恐波紧锣密鼓时,高岳也登上车城的中垒处,召集麾下的门枪兵马使、营将、幢头们,及各城傍的酋帅于前,对他们训话说:

    “韦连帅的奉义军须臾即到!”貔貅战旗下的汲公挥手大呼到,“此刻起,全车城变阵为锐突车营,转守为攻,将丑蕃给打回到棱磨川,收复平戎故城。”

    所有的将士和城傍们都很吃惊,原本汲公说来日决战的。

    然则高岳现在却解释说,现在便变阵,这样便可攻可受,随时都能策应奉义军。

    这时高岳便询问三衙的军吏们,车城内的粮食、钱帛、神雷药、弹丸还剩几何?

    答曰粮食还够支撑三日的,而弹药足够所有的炮铳发射一整日的。

    “在马上车营对阵的时候,把所有的炮铳都发射出去,给本道记住,只要攻到三里开外的平戎故城,我们就算胜了,不顾一切,取得胜利,此后整个河陇和剑南地区,将再无大仗可打,儿郎们到时只要回京献俘太庙,得君恩赐就行!”高岳慷慨激昂,而后他指着天空。

    雪又停了。

    论恐波重新调整好了队伍,七支伤亡惨重的小东岱互相合编,外带东南西北四侧禁军,位居中央列好了位置,然后新增援上来的四个东岱,和原本拉茹、孙波茹的共六个东岱骑兵,一半上马,一半则舍弃马匹步战,再度列成了狭长的阵势。

    接着鼓声咚咚咚响起,几名西蕃的飞鸟使策马于前,扬动手里的旌旗,整个西蕃的阵势就此往前进了,数不清的人头和马头,组成一面面无法透风的阵势,无数人足和马足踏在雪地上,发出了让人震怖的绵密声响。

    待到他们进到距离车城一里开外时,却惊讶地察觉唐军原本横卧的车城已经变形:

    车厢板已被放下,鹿砦和防栅也被撤除,栓系的铁索和皮带被解下,现在最前列的是一线所谓的“战车”,此战车车厢里暗藏一门虎踞炮,外加两支神雷铳,其下有轮,每两辆战车其上各配六名车铳手,五名负责发炮放铳,一名为幢头兼车主(居主车),另外一名为幢副(居僚车),披甲挥旗指挥进退,各战车车前有十一名铳手,左右各有两名镗耙手,车后再有四名弓弩手,战车合计四十,合计有虎踞炮四十门,手把铳、神雷铳五百二十,弓弩一百六十,镗耙一百六十;

    战车后,又有二十个幢队的车铳手,手把铳、神雷铳八百,骆驼炮四十门,排队其后;其左和其右,各是定武、义宁各一将的步卒队伍,分别持鸦颈枪、镗耙、长刀、团牌等攻防武器,簇拥着十二辆秋娘火箭溜车。

    再往后又是定武、义宁各三将的步卒队伍,前推轻车和革车,全为精锐步卒,为所谓的“后劲方阵”。

    在此车营的左右两翼,各有一百二十辆偏厢车,各六十辆,分为两线,包夹三线军伍:一线是各五个车铳幢队,二百五十支神雷铳,中间的是各定武、义宁各一将的步卒后援;最后,则是定武军骑兵三营位于左翼,而义宁军骑兵三营位于右翼。

    此外在车营的最后面,尚有一万多东蛮、西山羌、会野蛮和镇远军城傍步骑,亦步亦趋,追随后战。

    至于还有三百辆辎车,则全都停在车城原本方位,环绕十多座大小炮垒,这里剩下的,除去唐家汲公高岳和三衙人员外,便是少数定放炮手和部分被和雇来搞后勤的人夫,总数不过两千。

    “车城变为车营后,制敌武力分为三种,其中大炮为‘远兵’,步卒幢队的刀枪为‘短兵’,而虎踞炮、弓弩和火铳居于其中,不远不短,三种武力远近配合,又有武骑居后,负责奇袭抄断,我定武军、义宁军儿郎子弟勤加操练,吃苦流汗,个中精妙,今日便让丑蕃见识见识。”如此说完,高岳登上中垒的炮位处,在他眼前竖蹲着一门威武的铜炮,泛出的冷峻光芒的炮口,正对着前面浩大的己方车营,及更远处铺天盖地而来的西蕃步骑。

    “把火把给本道。”说完,一名定放手把点火的木杆交到高岳的手中。

    高岳看着其他炮手用猪鬃做的铳刷清理好炮膛,并塞入足足三包的火药,又把滚圆的炮丸用转杆轰隆隆推入进去后,便抬起手中的火把,迅速点燃了火门上安插的捻绳,见到火花冒起来后,高岳便急速往后退了好几步,几名炮手也挡在汲公的面前。

    接着高岳的耳朵边响起阵剧烈暴戾的炮声——那大铜炮尽情倾吐出了阵火焰,其下掘出的土坑卷起阵飞扬的烟雾和尘土,整座炮垒都在抖动,硕大的炮丸裹着赤红色,从炮口里飞了出去。

    汲公亲自施放的大铜炮炮丸,在呼啸飞掠了会儿后,越过唐军的阵势,落在了正在前进的西蕃大军前,高岳皱着眉,看着那炮丸砸起一大团的泥土,如蝼蚁般一队队列好的蕃兵,发生了极为短暂的摇晃,然后便重新井然有序地继续开进......

    “车、步、铳、炮、骑,列大阵,对大敌!”随着这声巨大的炮响后,高岳挽起衣袖,胳膊露出了根根青筋,奋尽全力,“立文殊菩萨大旗!”

    高岳身边的传令司虞候李宪,即刻摇动手里的令旗,呼呼作响。

    唐军大车营中央位置,携带着司南、旗帜和金角旗鼓的“金鼓车”上,高固和张敬则回首,远远看到中垒上变动的令旗,然后就回过脸来,应和着喊道:“擂鼓,升文殊菩萨旗。”

    “咚咚咚——咚咚咚”,车上,大鼓左右的士卒没命地抡起鼓槌,顷刻间蓬婆山上下,是雪雾翻涌,风云变色,当真是“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唐军的车动了,唐军的铳手、步卒和骑兵,紧接着也跟着车辆,动了起来。

    “去秋送衣渡黄河,今秋送衣上陇坂。

    妇人不知道径处,但问新移军近远。

    半年著道经雨湿,开笼见风衣领急。

    旧来十月初点衣,与郎著向营中集。

    絮时厚厚绵纂纂,贵欲征人身上暖。

    愿身莫著裹尸归,愿妾不死长送衣。”

    如此悲凉哀壮的歌声,顺着唐军摇动的长矛戈戟,和辚辚滚动的车轮声,渐渐由低沉,而变得高亢起来。

    接着一面文殊菩萨大旗,在鼓声和歌声里,冉冉于金鼓车上升起来。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