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2.天可汗复威
    但最终并没有唐人来用这斧钺斩下他的脑袋,皇帝身边数名身着绯衣的官员,手持绘着美丽祥云纹路的白麻纸册,用抑扬顿挫的汉话立在拓跋朝晖的面前,足足说了四分之一个时辰。

    内容拓跋朝晖也能听得明白,这是唐家在数落他的罪行,不过在说完之后,唐家也最终网开一面,保证平夏党项上到酋帅下到部民的生命安全,接受他们的投降。

    然后在军吏喝令下,头系铁链的拓跋朝晖、拓跋盛父子,和其他百多名平夏党项的大人们,皆匍匐身躯,口呼谢唐家天子不杀的恩典。

    车上端坐的皇帝将阔大的衣袖扬起,军吏们便将他们脖子上的枷锁铁链卸去,然后解下捆在他们身上的绳索,扔到火堆里焚烧起来,这代表皇帝最终宽赦了平夏党项的死罪。

    可统万城内外,被唐军俘虏的八万三千名平夏族人,统统被皇帝下诏“分置”掉了——三千配于宫苑之中,又有四千配于皇家各地的“官庄”里,而其他的全都交付给商贾们,商贾自有途径消化这些人,现在天下的盐井、盐湖、各种工坊、棉田纺织、蔗糖等产业都亟需人力资源,在商贾们把“货引”们急速瓜分掉后,在每位俘囚的头上,还抽出五贯到十贯不等的分润,作为彩头分给参战的诸军将士们。

    至于拓跋朝晖,被勒令送往大明宫客省馆舍里囚禁起来,终其一生。

    而年幼的拓跋盛则授予官职,也被送往长安城里居住,此后他将永远和平夏党项割裂关系,被唐当做吉祥物那样豢养起来。

    至于他所出身的“平夏党项”这个族群,现在已彻底被抹平了痕迹,完全不复存在了。

    和平夏党项这个名词一起消亡的,还有统万城。

    皇帝颁布的第二道诏令,就是“平隳白城子”,因统万城南临白于山,北依沙漠,军事地理位置实在太过重要,不能使其再度成为奸雄窃据之地,有必要将其完全拆毁掉——在咨询了贾耽的建议后,皇帝便将夏州的理所迁到了契吴山北的榆多勒城。

    对平夏部和统万城的处置命令下达后,皇帝虽然心喜平夏党项动乱的彻底镇压,然则内心却始终有不足之憾,在送走贾耽后,便于自己帐幕里转来转去,长吁短叹。

    突然,把守在外的数名神威射生官急忙来说,汲公有紧急军情要禀报。

    “快,速速召入!”

    这时高岳身着戎服,匆匆走入进来,对皇帝说:“陛下,白城子的拓跋朝晖父子虽降,可叛羌犹然有一股残部,大约两三千人,沿苦水沟逃窜。”

    皇帝皱着眉头,急切走到铜图沙盘前,然后对高岳说,将仆射、门郎和侍中都给朕齐集来。

    于是乎贾耽、杜黄裳、浑?也都陆续来到帐幕里。

    皇帝用手指指画地图,急切判定说,“这股叛羌残部是企图渡过大河,去贺兰山啊!”

    “圣主所言极是。”众人齐声赞同。

    皇帝便来回踱了几步,最终下定决心,“不可使其渡河,以免再勾连河西的西蕃、南山羌作乱,威胁我唐和回纥间的商路。”

    “便请圣主出兵追袭。”众人齐声建议说。

    “可,朕亲自......”皇帝望着诸位元戎大将,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很快漠漠荒野边的一处山阜上,皇帝扬鞭策马登了上去,只见巨大的灰尘烟雾里,果然有两三千扶老携幼的党项,骑着劣马,驱赶着骆驼,甚至很多人正在步行,是哭声连连,往朔方西北方向而去。

    他们的身后,疾驰着一小群一小群的唐军斥候骑兵,尾随监视着。

    “请陛下尽快决断,将其悉数攻击捕虏,不留一人去贺兰山。”高岳此刻赶紧请示。

    皇帝满怀壮烈,手握马鞭朗声指麾左右,“浑?领两千奉化军轻骑包抄左路,张光晟领两千振武军轻骑包抄右路,药罗葛灵领一千回纥骑兵居后。”然后皇帝亲自把老将张万福唤到身前,说旗旄便交给你,给朕领五百精锐神威骑兵从此驰下,歼灭这股逃窜的叛羌。不过给朕记住,只要他们肯投降,便给予其自新之路,不得胡乱杀伤。

    很快,得到皇帝指令的各路骑兵喊杀声震天,各个奔腾得和离弦之箭似的,将这部“倒霉”的党项“残部”给迂回包夹住了,而后张万福舞动手里的凤嘴刀,引五百铁骑奋勇冲突而下:被骑兵们给围住的党项们哪里敢还手,各个都吓得拜伏下来。

    这时皇帝亲自骑马来到阵前时,他举起弓来,射出一道响亮的鸣镝,直入云霄。

    “愿降!”这群党项们立刻都对皇帝连连叩拜乞怜。

    当皇帝带着成群结队的俘囚,凯旋统万城营垒前,三军将士和宰相们都前来迎接,无不山呼吾皇神武。

    由是皇帝心情上的阴霾和不快顿时因为这次大捷一扫而空,在诏书上描述整个战争的流程也成为:高岳、杜黄裳、贾耽先督率御营各军苦战进讨,围困白城子时,叛羌抵抗尤为卓绝,战事艰难之际,陛下御驾亲征,神武英断,车驾逾白于山至城下后,叛羌酋帅知天子到来,心惊胆裂,自缚引颈,开城投降......其后又有一股贼子残部,妄图流窜贺兰山,陛下亲自追讨,敌众无不望风披靡,兵势旋即土崩云云。

    极为满意的皇帝,虽然心里也清楚,先前追击叛羌残部那幕八成是高岳自导自演出来的,可这次面子、里子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愉悦和满足。

    在各军士兵开始拆毁白城子时,皇帝车驾又浩浩荡荡,亲临天德军城,观看壮美的冬日黄河,其四面各族,特别是回纥的武义可汗等,是云集而来,对皇帝顶礼膜拜。

    至此,皇帝可以说是威震华夏,雄视四夷,天可汗的威名又恢复不少。

    宣武、天雄、平卢、淮宁、成德、卢龙各军,纷纷派遣使者不远千里前来庆贺进奉,顺便惊惧地为以往认错告罪,都表示希望和朝廷保持良好的上下级关系。

    长久淤积胸中的耻辱和不平,可以说是一朝得雪,快意极了!

    隆冬,落满雪的契吴山景色更加雄伟绝美,气象万千,满是雾凇的林间,皇帝身着轻裘,欢声笑语,正在赫连庙中,和诸位宰臣围炉,畅谈马上的战略规划。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