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1.郑礼侍左迁
    很快,皇帝就让霍忠唐、霍文澈这对宦官父子,携内库的钱款、粮食,堂而皇之地上路了。

    这笔钱其实谁都晓得,是皇帝公开给高岳撑腰,明着是给他在抚宁修馆驿和别宫用的,实则就是给定武军、义宁军用的。

    谁叫高岳依旧是皇帝的“亲女儿”呢!

    窦参怕是凶多吉少了。

    更让窦参害怕的是,皇帝起用了萧国侯、卫尉卿班宏为“营建使”,殿中监兼宗正卿李齐运(李齐运也是宗室)也一道前往抚宁,说是要具体负责造宫殿和馆驿,供德阳公主出嫁所用。

    “造我的坟墓还差不多......”窦参便如惊弓之鸟。

    班宏和高岳挨在一起,还得了?

    这是个再强烈不过的政治信号了!

    率先嗅出风向的《长安邸报》,其主持者是大明宫集贤院的学士胡锡晋,原本得到窦参授意,炮制《高岳定武义宁军独断暴走》的文章便是这位,现在立刻改弦更张,洋洋洒洒写了篇《抚宁淇侯二三事》,里面用细腻的笔调,充实的内容,撷取了淇侯“是如何在军粮困乏的情况下,继续激励督促我唐英勇的边军,成功攻下坚固的抚宁羌寨”、“淇侯是如何宽宏仁慈,赦免了近万降服的党项,现在使其安居乐业,在无定河营田”、“淇侯在抚宁城,又是如何事必躬亲,为了圣主的心愿尽忠在一线”三个片段,缀连成文,里面充满了对高淇侯的景仰和赞誉。

    此篇报论一出,长安城的舆论再度大哗。

    有人就私下嘲笑胡学士,“操得好巧的舵,逆风过夔府瞿塘峡,如履平地。”于是京中就给胡锡晋取了个绰号,曰胡大舵。

    在这样的风云逆转局面当中,京城里礼部春闱开始。

    此前,皇帝特意找来礼部侍郎郑?,问他先前纳省卷时,有无察觉什么优秀的才子?

    郑?有些吃惊,因为天子先前很少过问礼部考试的事,但而今既然问了,便一五一十地如实回答了。

    听到兴元凤翔的举子占据大部分后,皇帝点点头,心中赞赏郑?的纯良正直,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郑?:“现在对西蕃,对党项的边事方炽,策问可于这方面做文章。”

    郑?颔首。

    其实自从那次纳省卷时,郑?便心许韩愈为这次进士试的状头,满心要当这位的伯乐。

    礼部南贡院的墙角处,悄然开放数朵梅花,长安的雪依旧弥漫,东西庑廊,身着白色麻衣的举子密密坐满其间,笔尖触碰卷宗的声音如春蚕食桑叶那般,而正厅的帘子后,郑?终场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这时候他还没想到的是,这场贡举会成为各方势力对决的爆发点。

    郑?的放榜效率很快,在和来通榜的礼部尚书高郢和太常寺卿鲍防达成一致后,便拟好了淡墨榜单,随即在礼部贡院外的墙上悬出。

    墙边的大树下,韩愈等一帮人早早来看榜。

    结果韩愈的眼睛里充满了焰火,他清清楚楚看到,榜单上的头一位,便是自己的名字。

    “我为状头了,我及第为状头了!”韩愈高兴地跃起,奋力地拍着巴掌。

    今年郑?严格把关,进士总登第人数不过二十二,韬奋学宫的生徒当中,同样被取为进士的就还有八人,其中有萧?V的儿子萧子显,还有兴元酒亭商人王伯迁的儿子王卢,还有个凤翔军吏之子洪宣等等,加上韩愈足有九人。

    这些人,虽然都非出身世家,但都凭借韬奋学宫的统一教学,和统一传授的经学、诗赋的印刷品,成功登第,这与其说是九位个人才智的胜利,不如说是韬奋学宫这种近世化教育模式的胜利!

    然则,还没等韩愈等人相拥,抒发庆贺的欢欣时,各路权贵、官宦的弹劾状就暴雨般冲向大明宫,集火攻击的目标便是春闱主司郑?。

    理由很简单,郑?全按照才学高低取进士,大大触犯了这群人的利益。

    崇文弘文两馆里就学的子弟,郑?没有照顾;

    高品朝官的姻亲、宗族或门生,郑?未曾理会;

    地方节度使褒送的关系户,郑?也不闻不问。

    这就很犯忌讳了,这个叫郑?的,前宰相张延赏的女婿,居然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即便如此,郑?依旧不屈从,坚持说我这二十二个录取的举子,都是真才实学,问心无愧。

    权贵们更加激怒。

    一张张人际关系网连接起来,无数诋毁弹劾的箭从明处暗处射出来——最后皇帝,将翰林学士于公异、李吉甫和卫次公给喊到蓬莱殿中,询问说春闱的事闹得太大,你们如何看?

    “臣和高淇侯先前关于科场有过赌约关节,故以臣的立场,不便发言。”李吉甫表示沉默。

    而卫次公忽然对皇帝说:“郑礼侍掌春闱,似太迂执。”

    皇帝也缓缓点头,应该是赞同卫次公的见解。

    这进士科举嘛,也就是个读书人为清资官的门路,录取哪些人,当然不能全照那群权贵的意思来,但也不能不对他们的诉求加以考虑,郑?这次做得确实有些太固执、太决绝。

    看皇帝神态如此,于公异转了转眼珠,就趁机进谗:“今年策问有尴尬处,都说淇侯在西边设立山水寨,而郑礼侍的策问便恰好是山水寨,这策问又恰好是兴元、凤翔举子们的专长,故而其他举子有所怨望,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皇帝故作惊讶,“果有此事?”

    于公异就说,整个京师对贡举不满,根源便是如此。

    说白了就是郑?和高岳狼狈为奸,故意卖题,让兴元和凤翔举子占了大面。

    这时皇帝在茵席上微微屈膝,良久说了句,“派中使去问责郑?。”

    说完后,皇帝特意对于公异说,“若真的要覆试,卿可拜为中书舍人,替代文明为主司。”

    卫次公脸色惨白,似乎没料到他的一句话会造成如此结果。

    而于公异则满脸得意,当即谢恩。

    一侧的李吉甫脸色平淡,看不出任何态度和端倪。

    礼部的“冰厅”内,郑?垂着眼,听着皇帝派来中使的诘责盘问,最终也没透露“策问的题目是圣主亲自要求”的,而是直接说“?莫有可辩解处”。

    意思是——看着办吧。

    最终在殿中得到回报的皇帝,心中叹口气,“果然,文明你才是最好的翰林学士啊,可惜朕这次要小小委屈得罪你下了。”

    很快宫中出制文,认为郑?此次主司春闱,处置失当,所有举子举行覆试,郑?即刻罢礼部侍郎,外放为越州刺史。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