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3.凝望吐延川
    “窦中郎现在正指示御史台纠查都统监军院的谭知重,且皇帝宣诏罢免御营五军,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节下的御营长史身份也不复存在了。”掌书记权德舆忧心忡忡地说道。

    “可谁会跟着窦参这老獠奴的套路走……御营长史算的什么,定武军和义宁军可活生生地,就在这谯楼下。”高岳满不在乎地回答。

    听到这话,为人异常谨慎的权德舆嘴都有些合不拢,他是胆战心惊:都说窦参这次的刀把子,是宣武军节度使刘玄佐,其背后更有平卢军(淄青)、天雄军(魏博)和淮宁军(淮西)的撑腰,这高淇侯手中又有定武和义宁双煞,该不会,该不会要同时返归京畿地带,火并厮杀吧!

    我大唐这几年好不容易恢复到如此好的局面,难道昔日整个天下方镇反叛、残杀得重演了吗?

    渭北的山峰,不是赭黄色的,便是深红色的,再加上落下的雪,东一块西一块,让这片土地充满了褶皱,夹在险峻的关隘和林麓间,是稍稍弯曲流过的吐延川,黑色的河水在白雪当中显得格外静谧和神秘。

    渡过了吐延川,往南穿过延州城,便能直达长安城所在的京畿了。

    此刻,比吐延川更加深邃的,是高岳一双细长的眼睛,映着冰冷的雪光,他拉住坐骑大厘雪的辔头,立在缓缓流过的河川边,紫袍犀带下悬着锋利的云浮铎鞘。

    “骰子已经......”顺着刺骨的冬风,高岳一字胡下的嘴唇微微开启,两颗后镶进去的象牙假齿夹在其中,刚准备把旷世惊恐的话给说出来。

    谁想还没说完,旁边围着锦貂的明怀义便大吼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节下还想着耍骰子打双陆?请节下速速下令,儿我即刻领骑兵过吐延川,杀到上都斩窦参那蟊贼的首级,悬挂在大明宫望仙门前,以清君侧、振纲纪!”

    高岳深深皱起眉头,没好气地扭头侧望着雄风浩荡的这位,心想你能不能等我把情给抒发完整了再插嘴?

    明怀义看到干爹不怒而威的模样,顿时缩颈不敢再嚎叫。

    “你们啊,整天就知道用武力解决问题,这大炮是对着党羌,对着西蕃轰得,不到万不得已,怎么能对着大唐的都城和百姓呢!”随后吐延川边,明怀义、蔡逢元、米原等大将都羞惭地低着头,趺坐地上,听坐在石头上的高岳如此训话。

    “那如今军粮只剩半月不到,其后叫商队运来的数十万石,全被窦参扣押在京师东渭桥。军粮不继的话,各路兵马便不得不退回本镇,定武、义宁军也抱不成团了,现在窦参不但得到敕书成立幕府,取代我御营,并且开始穷究都统监军使谭知重,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扳倒节下您,再犹豫的话,我们便只能困坐在吐延川,慢慢丧失有利态势,窦参早晚会全掌财权、军权和政事权,逼死我等。”监军使西门粲十分焦虑地对握着马鞭的高岳建言。

    这时,绥德城下定武军营地里,许许多多的士兵穿棉衣,扎着抹额,拱合袖口,聚集在几位幢头的帐幕前——这几位就说,圣主在禁内,被奸臣窦参给逼宫了,如今生死未卜,这窦参挟天子,要坑害咱们定武、义宁两军。

    “俺们战西蕃,杀党羌,对大唐是忠心耿耿,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士兵们愤怒了,满是轰轰然。

    “奸臣要和你谈为什么,那还叫奸臣!”有白草军时代就出生入死的老兵怒喊起来。

    “杀到大明宫去,宰了窦参那老獠奴就完事了呗!”

    “同去,同去,只要淇侯一声令下。”

    几位闹事的幢头东张西望,看着士兵的表情,他们屁股下坐着的箱箧,隐隐露出赤黄色的衣衫袍角来......不过这是最后一招,现在看起来全军的怒火都已集中在窦参身上,很是顺利,暂时不需要后招了。

    “圣主这是被要挟了,知道吗?”这会儿,吐延川边高岳对军将和监军们如此判断说,“要是罢免御营是出于圣主本心的话,他肯定会如上次乌延那次,先让敕使递送密信来(哔哔一番),这次说罢就罢,且罢免班宏门下侍郎和判度支,这种反常举动,绝非出于本心。”

    “莫非殿后神威军、皇都巡城司都被窦参那老獠奴给控制住了?”

    高岳摸着胡子,“看来先前是我小觑了窦参,他故意以杜亚的淮南节度使为幌子,让他族父窦觎去扬州恐非本意,最终让窦觊到陕虢才是真实目的啊!现在神威军有虢王李则之,巡城司原枢密使尹志贞被罢黜流放,兵权怕是也被窦参夺去,更有南衙和御史台为他爪牙,学士院里的于公异、吴通玄、吴通微为耳目,这个局看来窦参也布置很久了。”

    众人默然,陕虢处在西都长安和东都洛阳间,乃是关东军队、漕运进入京畿的锁钥之地。

    现在刘玄佐便是借着这条道长驱直入的,窦觎还把河阴沿路七座转运院里的粮食全都送给了宣武军。

    “那怎么办,节下!”各位大将都心急如焚地围住高岳询问道。

    高岳很快就拍着膝盖大笑起来,“勿忧勿忧,现在圣主接连流徐粲、罢班宏,让窦参执掌三司,独揽大权,不断以饵食诱他滞留在京师,这就是圣主缓兵之计而已,窦参看似步步得意,实则也在步步走向悬崖深渊,我昨日就和载之说过,不用落入窦参的毂中,他走他的道,我渡我的桥——现在谁先把统万城拿下,谁就能笑到最后,所以窦参见我军节节胜利,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才急不可耐地跳将出来的。我们不用受影响,继续往抚宁寨进军!”

    “啊,那阿爹你刚才以那种眼神看着吐延川干嘛,搞得俺还以为你要?”明怀义心中大嘘。

    “可大军的军粮......”西门粲有些担心。

    高岳竖起两根手指,低声地对在场的众人说,“我从兴元府出征时,已留好后手,都交给韦平、刘德室和唐景延去筹办了。十二郎,而今全营还剩下多少钱,多少米粮?”

    “军粮满打满算还能支撑二十日,钱帛的话尚有十来万贯。”

    “把钱帛统统分给将士们,不留。”高岳迅捷地摆摆手,如此要求。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