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宣武镇出师
    自昔英雄有屈信,

    危机变化亦逡巡。

    阴平穷寇非难御,

    如此江山坐付人。

    ————————陆游《剑门城北回望剑关诸峰青入云汉感蜀亡事慨然》

    ————————————————————————————————

    走出延英殿的窦参,心中所想的,当然不是亲自前往太原府指挥剿灭党项的事宜,因为他晓得此举已等于完全摊牌。

    自己之所以要去太原,不为它事,就是要借此将军队控制在手中。

    宣武军、振武军、奉诚军、天德军,全要部署在自己幕府四周,窦参想要他们明白,“你们已和我牢牢捆绑起来,如果我窦参有任何倾覆,你们也无法置身事外。”

    而京师内,判度支司的裴延龄是他亲信,虢王李则之虽然名为幕府的都虞侯,可却留屯在皇城,监察朝廷的一举一动。同时自己的党羽薛珏是京兆尹,族子窦申则是京兆少尹,另外位张滂则于江淮掌控扬子巡院——兵权和财权全在自己手中,下面要做的,就是步步把高岳逼到死为止。

    然后自己可就独秉国钧了。

    至于皇帝,自己的这些行为完全在体制范畴,这位也是无可奈何。

    其实李适从即位以来,始终不得完全自专,最快意的时候还是卢杞为相时,卢杞被罢黜后,他便或多或少受制于宰相们,无论是财用还有人事。

    正是如此,窦参便没有把皇帝放在心中,他认为自己不会重蹈杨炎的覆辙,无他,因杨炎没有方镇的武力可以作为依靠,所以才会如釜中之鱼,幕上之燕,招来杀身之祸。

    但走出延英殿的窦参,还不晓得的是,有双充满阴毒和仇恨的眼睛,盯住了他的背影。

    不是别人,正是皇帝李适。

    而今李适心中明白,为什么他父亲代宗皇帝曾说过“朝堂三品皆是贼”的愤激之语,也理解为什么代宗皇帝当初要杀死元载。

    和储君之争无关,只因元载的跋扈已威胁到了皇权。

    李适感到后悔,当初在安排谁去扬子巡院时,为什么要搞平衡术,导致现在窦参拿徐粲贪赃案做文章来逼宫。

    “只有无能平庸的皇帝才会搞什么平衡!”想到这里,李适的牙齿正咯咯作响,杀心已起。

    “窦中郎。”等到窦参走回自己政事堂时,三清殿宫主司马承祯从街角转出,唤住了他,然后望了望他,眉眼里充满牵挂,语重心长,“中郎莫非在家宅里役鬼乎?”

    这话说得窦参顿时脸色苍白,但矢口否认。

    前些日子他去拜祭“五兄”后,五兄便在梦中告诉他,你的好日子要到来了,接着给他赶来了一头牛,这牛通体雪白,有两根尾巴,神奇无比,尤其是耳朵更是漂亮,五兄递送给窦参一把刀,窦参便将牛耳割取下来。

    “时中,你很快就是执牛耳者了。”说完,五兄就在梦中消失了。

    这个梦,窦参谁都没告诉。

    可司马承祯看窦参无意承认,便摇着头告诫说:“中郎,难道没听过高宗朝的正谏大夫明崇俨乎?此君深通术数,役使小鬼为己所用,千里万里,可往阴山取雪,可至岭南取瓜,须臾便成。然崇俨最终却深夜坐堂,被刺中心脏而亡,刀没入柄,索贼不得,其实杀他的哪里是贼,实则是那群被他劳役的小鬼,不堪其苦,故而反噬杀之。小鬼尚且如此,更无需说阴狡的大鬼了。”

    反正自己的话也说了,司马承祯便掐指行礼,飘然离去。

    可其后返归宅邸的窦参,早已将司马承祯的劝告抛诸脑后,他满心打算的是:“政事堂、翰林院、御史台,乃至京城内的神威军已被我控制,可还有个前身为金吾军的皇都巡城监,不在我手中。”

    结果喜形于色的窦申、窦荣跑来,给他出主意说:“高岳、韦皋等地方节帅,哪个没有给皇帝搞过进奉?进奉同时,还要分钱给权阉。”

    “御史台有把柄吗?”

    “当然!”窦荣恨不得挽起袖子,说先前十二名御史被高岳逐出台,现在全都在我安排下回来了,各个恨不得对高岳那妇家狗食肉寝皮。

    这时窦参捋着胡须,点点头。

    三日后,皇帝出制文,罢班宏判度支的权力,改为裴延龄接替,班宏为卫尉卿,同时加封为萧国公,实则被驱逐出朝政中枢。

    此外下达了组建窦参特敕幕府的名单,罢原本御营五军,并召宣武军节度使刘玄佐领两万精锐,入京听用,准备来年三月起赴太原,继续进剿党项。

    朝堂和整个京师轰然而动,晓得窦参得势,无不侧目。

    一时间窦参宅第前车水马龙,关东各方镇进奏院无不暗中行贿巴结,人人都说窦参的这个幕府,便是“小朝廷”。

    但窦参的攻势并未终结,他指使御史台出手,弹劾神威军监勾当王希迁、皇都巡城司枢密使尹志贞两位大宦官,接受西南、西北方镇的贿赂,要求皇帝对其治罪。

    皇帝无奈,只能让御史台、内侍省推按,结果御史们盛气凌人,指着前来的文思院、宣徽南北院等来会审的中官好一顿怒斥,警告他们不得有任何袒护,而王希迁和尹志贞也确实接受了大批贿款,当《长安邸报》将事实披露后,整个都城的官僚、士子界都出离愤怒了,要求罢免中官管理勾当禁军的呼声如狂潮般,此外还要求撤废中官的“宫市”和五坊小儿,因这些东西祸害长安市井最甚(比如白居易的卖炭翁反应的便是此事)。

    还有,许多人都在打听追问,给王希迁、尹志贞行贿的节度使是谁?为何不一并治罪?

    大众总是有看神仙遭殃的快感的,虽然他们心中也晓得,中官是皇帝家奴,治罪也就治罪了,可方镇节度使手里有兵,从来只有他们牵连别人倒霉,自己却永远逍遥法外,可即便如此,过过嘴瘾也是舒爽的。

    对此窦参神秘地表示:已经掌握了完全的情况,都安排上了,但现在不能说,该你们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们知道。

    最先倒霉的,是鄂岳观察防御团练使李兼,他送给王希迁的六尺高银瓶最先被曝光,不过李兼毕竟身居方岳,在舆论压力下代替他倒霉的是鄂岳判官柳镇和支使杨凭,双双被贬谪到岭南为县尉。

    值得一提的是,出身河东的柳镇和出身弘农的杨凭还是儿女亲家关系,其中柳镇的儿子便是柳宗元。

    李兼后,下一个会是谁?

    风雨渐来时,两万宣武军士兵出汴州城,水陆并进,开始往门户陕州的方向前进,目的地是抵达京师,加入窦参的幕府——牙旗下,先前因打猎摔伤的刘玄佐,而今却容光焕发!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