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9.专拨平羌钱
    微凉的秋风拂过了武安君祠后院的草木,摇落了些淡黄色的枯叶。

    雅舍里的??扇门都半开半合着,浅紫色的纱帘也都被放下来,随着一阵持续不少时间的剧烈肉肉盘桓声后,池沼边的几只鸟儿被惊起,翅膀擦过水面,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内寝的地板上,扔着羽衣、汗袜、裤奴、亵衣,灵虚仰起了脖子,咽喉处因酥麻和快乐而急速颤动着,嘴唇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露出上排细碎的皓齿,她贪婪地呼吸着,努力要把自己从刚才濒死的状态拯救回来。

    她的玉足反着弓起,紧绷如弦般,还保持着勾住高岳后腰的姿势。

    高岳额头和脖子上的汗珠不断滴落下来,打在灵虚光洁窈窕的后背上,每滴一下,灵虚就要快乐地抖下......

    两人保持这样好久,才双双瘫痪,脱离了战斗,各自躺了下来。

    “韩处士及第,也不是特别难的事,高郎你若觉得郑?会刁难的话,找个由头,让爷继续委派高郢知贡举好了。”被“感激不尽”的灵虚,脸色满是愉悦的潮红色,连鼻尖都渗出了香汗,侧过娇躯来,亲昵不舍地勾住高岳的脖子。

    “我倒不是害怕郑文明这个死脑筋,我怕的是窦参会作梗。”

    “那便等后年,到了后年高郎你剿灭党项立下功勋,陆敬舆也服除了,少不得爷要给他知贡举的,陆九总比郑?要通达的。”

    其实听到灵虚的这话,高岳真的有些心痛郑?,文明你啊,确实只是个“过渡”而已。

    “重阳我在升平坊过。”欢好云雨后,高岳有点后悔和心虚,在灵虚为他穿好衣衫后,就如此说到。

    很快,义阳公主在城郊昆明池的别业当中,灵虚眼睛都哭红了,惹得坐在榻上的义阳也大骂高岳怎么如此薄幸。

    “这条妇家狗,他家妻妾对他好,他便乔模乔样的装圣人;本主对他好,他就扔下些土味贡和金银首饰,撒腿就走,闹得本主像平康坊的散娼似的。”灵虚有说不出的委屈。

    毕竟义阳属见多识广的,当即就摇着秋扇给阿姊分析说:“高三这种妇家狗,你给他吃好食是没用的,姊姊你变得温柔贤淑,可他家中的妻子比你更温软,又有高三的后嗣骨血,也就是说高三吃这个已吃饱了,你再投食,他当然不感兴趣。”

    “那如何处?”灵虚就抽泣着问。

    义阳想了想,就说如此如此。

    同时在大明宫的小延英殿中,皇帝端坐在绳床上,见到高岳前来觐见问对,便连续咳嗽了几声。

    自从昔日在乌延城他和高岳闹了别扭后,君臣迄今快一年都没有见面,现在皇帝有些尴尬。

    寒暄完毕后,皇帝居然没先问党项的事,而是开口问:重阳节,朕在大明宫麟德殿举办宴会,你不用着急赶赴御营,在这里过了节再走。

    高岳耳朵动了下,警觉起来,嗅出点不一样的味道:

    怎么这对父女都在谈重阳节的事......

    于是高岳就婉言拒绝,说要去升平坊崔家。

    “入夜再去你泰山那里,白昼就在朕这里!”皇帝按捺不住,有点生气,心想你天大的便宜都从朕心尖里占去了,重阳节来大明宫朕这里饮下酒又怎么了?

    高岳有些摸不着头脑,也只能勉强应承下来。

    这下皇帝喜笑颜开,就问马上你都统御营各军,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尽管给朕提。

    高岳便开门见山,“今年进剿党项不用托大,先灭绥州、银州的羌酋泥香王子,将其抓捕起来,献捷太庙;待到来年各路兵马稳当后,再攻取统万城,由此党项便一劳永逸了。”

    皇帝点头,而后说军费方面卿有什么想法。

    “陛下不用让度支司按月供粮饷,可一次出左右藏及内库钱帛三百五十万贯,支给由臣筹办就行。”

    高岳的意思是,你也别像昔日对河朔方镇战争那样,填窟窿似的一百万贯一百万贯地往前线砸了,一次性交割给我,我负责把事情给你办好。

    “先前曾支给西北营田水运巡院一百四十万贯......”皇帝嗫喏着,意思是你也别忘记这笔款项,可又有些怕高岳不耐烦。

    高岳便捧起象笏说到,陛下安心,那一百四十万贯钱,已交给营田副使王绍在西北营办粮食、战马和漕船(灵武水路的),并带筑城所需,现在全都办妥,囤积好七个月的军需,马上出军便后顾无忧,之所以再向陛下索要三百五十万贯,主要是用于支给士兵的激赏钱、冬衣赐、节赐和设“炮监局”、“铳监局”所需。

    “炮监局,铳监局?”皇帝对这两个机构不甚明了。

    高岳对他解释说,先前台登城大捷,西蕃城防之所以不堪一击,就是我唐兵马铸造了六门大铜炮,此炮发射石弹,射程有五百步,最利于攻城拨寨,有如神助。臣筹划,现在攻泥香王子堡寨之前,铸轻炮三十门,交定武、义宁、神策诸军演习精熟,同时更铸三十石的大铜炮(台登城的六门炮是十石的重量)两门,十石的攻城铜炮十二门,前者需工时三个月,后者需工时一个月,再加上铸手把铳、火箭铳所需,所以要增设此两监局,届时大炮完工,便分拆装运到统万城下,便可发挥功用。

    “可,此事着都统监军院协理,重阳后三百五十万贯便直接拨给卿的三衙。”皇帝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而在延英殿问对的同时,政事堂内窦参则是坐立不安,自从高岳要入京来,他的睡眠便严重不足,十分焦虑。

    窦参最害怕,高岳会以平党项为要挟,登入相位。

    不过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延英问对后,高岳连自朝官里辟署幕僚的举动都未曾有,据“眼线”的汇报,高岳和皇帝间的谈话就两个方面:

    首先,淇侯重阳节去哪家吃饭的问题;

    还有个,高岳向皇帝索钱,皇帝也答应下来;

    最后来了个插曲,高岳向皇帝献上一册《山寨星火》,皇帝说重阳节赐宴时再观。

    一和三倒是很平平无奇,就是高岳的第二条举动,激起窦参的强烈反弹。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