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9.伍仁扶柩归
    表忠心后,异牟寻为了讨好两位节度使,开始动真格的:只要唐军能协助我南诏夺取会川、神川、剑川地,我愿出“助军钱”四十万贯,并赠定武、奉义、义宁、东川军盐三万斛,战马八百匹,银两千两,金一千两。

    韦皋和高岳原本的目标,就是要在?`州“夷平西蕃诸壁垒,逐其出云岭外”,现在异牟寻的战略目标恰好和他们不谋而合,当即就同意下来。

    随后南诏营地里送往唐军营垒里的钱、彩缯、盐和金银的车辆是川流不息。

    连高岳都惊叹,这南诏现在还没完全统一云南,就如此富有。

    后来想想也是,云南土地肥沃,有洱海、滇池的鱼米盐铁,还富产金银铜等,确实是块宝地,用来割,不,若用来赡养军队,是最合宜不过的地区。

    他也晓得,异牟寻认为将西蕃势力逐出去,南诏的受益最大,其西北边境门户可以获得安宁,马上便能全力向南特别是东南方向拓展势力,因为那里是交趾,可以获得贸易出海口——在这个年代,海贸的利润就很可观了。

    “交趾乃是我唐安南都护府所在地,也即是说南诏可能早晚要围绕安南港口,和我唐发生利益冲突而翻脸。”高岳思忖着,不过想想那也是后来事,做好防备即可,现在和南诏方面,和平交往,共同对付西蕃才是主旋律嘛!

    不一会儿,帐幕外忽然传来女子的喧哗声,说的全是高岳不懂的言语,高岳不悦,便让韦驮天出去看个究竟。

    这一看不打紧,轰轰然中,一大群浓妆艳抹穿着夸张服饰的南诏妇人,都冲到帐幕来,牙兵们挡都挡不住。

    高岳大惊,忙问这是为何?

    几名通译过来,是满头大汗,向他解释说:这群都是随异牟寻出征来的妇人,她们的兄弟、父亲或其他亲戚都在对面营中。

    “她们的夫君呢?快点把这些给领回去。”高岳急忙问到。

    通译面面相觑,而后说她们唯一缺的就是夫君。

    因为这群妇人都是寡妇,南诏风俗是婚配前女子如有苟且,当即处以死刑,可一旦守寡,国家也好家族也罢,不但鼓励再嫁,且不禁她们私下风流,哪怕有孕也不以为耻,家族视同己出。

    这不,寡妇居然跟着军营一道移动出征,也是天下奇闻。

    郑?这段时间随异牟寻,已然深受其苦——每到晚上,就有随军寡妇来骚扰,现在台登城被攻陷,大军得胜,她们更是兴奋,恨不得就要合力把郑?摁在营帐榻上,发泄“兽欲”,把这只唐土来的小绵羊给生吞活剥掉。

    情急下,郑?急中生智,对她们说我唐兴元尹高岳文采风流十倍于我,此刻便在对面定武军营地里,可去找他。

    这帮女人便风风火火,冲到兴元尹帐幕里,牙兵们看是群女人,都惊呆了,哪个敢阻拦的?

    吓得高岳狼狈不堪,把帐幕里原本准备带回去送给云韶、云和姊妹的上好蜀锦扔了满地,趁这群寡妇抢夺的当儿,在韦驮天和数名亲兵保护下,翻越垒墙,到了高固的营帐里才安全下来。

    迷迷糊糊睡到平明时分,韦驮天又来报:

    “西贡川对面,尚结赞的次子来求见主人您。”

    不久,因涉水而浑身湿透的伍仁,跪拜在高岳面前,他孤身前来的目的只有一个,索回兄长的尸体。

    高岳不作声,而是起身从背后的书架上取出块木简来,上面浸染了乞藏遮遮自刭飞出的血,但刻写的字迹都还是清清楚楚的,“两国交兵,主帅死伤在所难免,乞藏遮遮守台登城至最后一刻,也算是让人敬佩的勇士,只是他死得不值得,替一位反复毁盟、屡次盗边的赞普卖命而死,不过好歹我和那曩氏父子都交过手,也算有点私人情谊,可以把乞藏遮遮的尸体还给你。”

    听到这话,伍仁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只能流泪叩首,赞颂高岳的仁慈恩义。

    和韦皋商议后,当太阳还没有升起在?`州群山头顶处时,伍仁和那曩氏家族的仆人们,百余人穿着最盛大的服装,用一辆唐营的犊车,抬乞藏遮遮的尸体,边走边哭,哭声苍凉宛转,响彻西贡川的源头。

    高岳和韦皋,及数军的军将们,立在秃松山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河畔,更有上千名那曩氏的家人、仆役跪在那里,其中索玛也赶来了,他笔直立在载运棺椁的大车边,望着少主的尸体缓缓地靠过来。

    两边会拢后,伍仁转身跪在长兄尸体边,边哭边喊,问了句蕃话。

    通译就对高岳、韦皋、郑?说:“创痛乎?”

    立着的索玛,成了死者乞藏遮遮的代言人,也高声用蕃话回了句,“痛。”

    于是众人大哭,捧出膏药来,涂抹在乞藏遮遮的尸体上。

    接着伍仁又喊:“食乎?”

    索玛仰起脖子,喊到,“食。”

    众人便又大哭,将装着食物的器皿摆在乞藏遮遮尸体边。

    “寒乎?”

    “寒。”

    众人便把裘衣细心地盖在乞藏遮遮的尸体上。

    “归乎?”

    “归。”索玛喊完后,便放声恸哭起来。

    伍仁和所有人也都哭声不绝,他们至此把乞藏遮遮的尸体搬到了大车上。

    接着伍仁和索玛回头,对着高岳所站立的山阜方向跪下,连叩三下首,这才簇拥着柩车,往西贡川对岸而去。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高岳这时候明白,这是西蕃苯教的一种祭奠战死者的仪轨,可他还是禁不住吟诵出屈原《国殇》里的这一句来。

    随后,高岳和韦皋料选精兵强将,先是协助南诏异牟寻回头,攻陷了会川城,西蕃在城中的军使论乞髯投降,成为异牟寻的阶下囚。

    随后异牟寻的南诏兵马,在唐兵配合下,又横扫整个神川,五战五捷,兵锋直抵云岭深入高原的关隘“铁桥”,消灭依附于西蕃的“三诏浪人”万余,捕获接受西蕃册封的三诏土王五人,而三诏领袖利罗式和神川都督悉诺律只能逃入铁桥的壁垒里,据险自守。

    待到唐军回师时,又顺路取下了久困的昆明城:内里的七百驻守的蕃兵,在马定德的劝说下,也看不到有援兵的希望(那牟汝王子的一万禁兵,早就退回高原),便同样开城降服。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