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3.兴元革命论
    兴元府鹿角庄内,高岳坐在榻前,很关切地一手扶住妻子,一手在给她喂食肉粥。

    云韶笑着对他说,又不是头次怀胎,卿卿你还如此谨慎啊。

    高岳返归兴元府不久,云韶第三次受孕了。

    整个军府内,双文为刘德室,住住为蔡逢元,还有碎金为郭再贞,都生下来三四个儿女,可其中都各有个夭折的,连高岳也深为悲哀,为三个刚刚来到这世上就又匆匆离去的孩子,全都撰写过墓志文。

    众人便更羡慕高岳,二子一女,全都健硕,根本没有夭折的。

    他们将此归结于高岳命数富贵,可高岳却清楚,他的体质和这个时代的古人大不相同,孩子丰茂,可能也有此因素在内。

    现在云韶又有身子,高岳恰好半赋闲在家,便把妻子照顾得很周到。

    另外好在有云和帮忙,那边芝蕙也从凤翔府归来(原本高岳是把芝蕙带去凤翔府照顾自己起居的),继续和阿措操持家计,整个鹿角庄便重新热闹起来。

    高岳陪在云韶身边之余,还要时不时监察竟儿的功课,陪达儿和蔚如玩耍,这高达和他阿兄相同,就爱玩“军事谷板”游戏,于是高岳只能自己动手做工,用砂土、米粒、豆子做成城池模型,以满足孩子们的需求。

    这下,反倒是云和最为忙碌,因她还要主持兴元府女塾事务,每日都往来军府官舍与鹿角庄之间。

    倒是吴彩鸾最为潇洒,不沾尘世事,又衣食无忧,她的闲就是和?けο喟椋?蛘吒??浣址槐硌菁付慰?芟罚?κ币簿褪窃朴涡嗽?剿??兜幕盎够崛ナ竦鼗虬湍希?榔涿?谎罢叶刺旄5亍?br />
    一日女塾休息,高岳心疼云和劳累,就陪她在庄内后山池沼处垂钓,舒散心情。

    今日云和精心梳理了头发,是鸦鬓抱粉面,更用翠羽簪在顶上分出一长一短两段秀发来,望之如飘带般,钓了会儿鱼后云和就埋怨高岳说:“哪有如崧卿这般,身居方岳,整日甘为孺子牛的?再者,崧卿你好久好久都没有写过传奇长编了,这十年间又是忙于官业,又是抚养孩童的,以前你在阿姊面前最最闪光的地方却荒废掉了。”

    高岳摇摇头,笑着叹口气,对云和的埋怨,他其实也深有体会,人在婚姻和事业都有起色后,自身反倒会变得平庸起来,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两人接着闲聊,就谈到了洋州的韩处士,也便是韩愈。

    自从韩愈用笔名“食鼍山人”,在兴元邸报上分数期刊登自己文章,用一个又一个鲜活而生动的事例,和自己犀利的见解,将唐政府西北、山南、京畿的军政、赋税、变法等诸般情况剖析在士子庶人面前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一时间光是兴元府就印制五千册,以《秦岭琐言》为名目疯传,是洛阳纸贵。

    这文高岳和云韶、云和姊妹都看过,现在云和还对其中一些名言警句如数家珍,她特别赞许韩愈最大的优点便是“敢言”,另外便是“亲历”,比如韩愈去京师平康坊时,就把内里的情况介绍得清清楚楚,官妓有什么特点,散娼有什么特点,营妓又有什么特点云云。

    “退之啊退之,你拿我军府给你的资装费,去平康坊分类嫖宿,靡不毕尽,还把亲历写成文章,也算是奇功甚伟。”高岳苦笑着想到。

    然后云和又低声切切对他说:“姊夫(云和亲昵时反倒喜欢如此称呼)啊,那食鼍山人最近又写了份书稿,我近水楼台,已先得了个抄本来。”说完云和就从随身的箱箧里取出卷书稿来,两人在池沼边展开阅读。

    这文章是韩愈亲自走到洋州纸坊,而后又去利州铁官,看了造纸的过程,又观看了虎踞炮制造和发射的过程,还亲眼目睹奴工煎炼火药的过程,随后在此篇名为《兴元革命论》的文章里指出:

    兴元革命,完全不亚于著名的“汤武革命”。

    韩愈说,神雷火用铜炮击发,可飞数百步,力大无匹,弹丸可射杀人,炮风可扇杀人,壁垒城垣当之,脆薄如纸,“如一军有此炮数十门,敌方虽劲弩万张,骁骑千群,高垒百所,何能为也?”且此炮一旦铸成,“虽贩夫走卒也可精熟操练“,发炮可立取王侯将相性命,那么汉将熟读兵法,蕃将世代骑射,在这神雷火前根本无用武之地。同时韩愈也提及,兴元府自从广种草棉后,苎麻、竹子便有更为宽裕的收成,文教大盛,最典型的便是不但有官方的邸报,民间私人的报纸也繁多起来,每人的想法和言论现在都能通过印制为媒介自由抒发,此外诸子文论、三教坟典、治国方策和用兵韬略,先前都是密不外传的(或小范围圈子传播),现在也飞入寻常人家,韩愈不由得惊呼:“由此观之,此后英杰莫不尽出于草莽之间乎?”

    故而他高唱的兴元革命,已呼之欲出了。

    看着看着,高岳沉默了。

    这牛人就是牛人,韩愈不愧是唐朝数得着的文学家和思想家,看问题和形势还是相当敏锐的。

    另外下面韩愈的“担忧”更让他佩服。

    韩愈说有神雷药后,普通人户可迅速成军;有印纸术后,普通人户也可迅速为明经、进士。然则官俸、军饷都是有限的,我唐很快就要由原本的外困,转为内忧,由原本奄奄的残月,转忽成为炽热的太阳,也就是多余的武力和知识发泄不出去,大规模的作业、渴求更多财富也会缺乏人手,韩愈便说自从高岳掠卖党项奴后,各方食髓知味,随后不至有党项奴,还会有西蕃奴、昆仑奴、新罗奴、九黎奴、西原奴、黄洞奴等,在列举这群“奴”的字眼后,韩愈忧心忡忡地说,虎踞炮也许只是肇始,威力更大的新锐武器会继续出现,血腥浩劫也许会播散在四海更为渺远之地,对利的追求会压倒对德、对品的追求,这场兴元大革命会把它所产生的力量,爆发投射到更遥远未知的领域里去,所以可比什么汤武革命要强劲得多,至于最终九州会被演变塑造成何种模样,“实不可知也”。

    这文章纯用古文写就,加上韩愈奇峭瑰丽的语言风格,读起来格外有感染力。

    见高岳沉吟,云和噗嗤笑出来,还揶揄他说:“如何啊姊夫,论起实务你比这韩处士要强得多,可论起文采来,你可就比不过了吧?”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