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7.野诗宕献策
    “按兵不动,等到粮草、军械筹备完整后,再攻不迟。”高岳在庆州营地里很气定神闲。

    皇帝派遣中官来问策,高岳的答复便是:

    渭北节度使戴休颜,坚守延州城不动,阻遏六府党项南下的攻势,浑?、李自良各领两千骑兵,渡黄河至丹州,和戴休颜成犄角之势即可;

    盐州高崇文,麟州韩潭及振武军李景略,也各自守界不动,一西一东夹住白于山北的宥州和夏绥银地带,监察平夏部动向,等候进攻命令;

    义宁军一万二千射士,分屯在?F源、华亭等,防备西蕃越陇山来攻;

    定武军有三千射士,屯凤州河池城,刘海宾的威戎军驻平凉,邢君牙的宣威军驻良原,丰安、萧关、固原、石门各神策军镇坚守不动,同样防备西蕃,以黄河、陇山、六盘山为界线,把党项、西蕃的战局分割开来,使其不得互相勾连;

    我亲率主力大军,就在庆州,以观丑羌态势,择机出军,为陛下将乱党全部擒获。

    高岳观望着整个渭北的地图沙盘,此地西有子午岭,东有黄龙山、黄河,北有白于山,恰好把渭北包夹起来,而马岭河和洛河,又把渭北分割为庆州、延州两大块,恰如个马蹄的形状,延州原本是片连接起来的河原,可随着长年累月的河流侵蚀、切削,分裂为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的零碎高原,越过延州以南的野猪岭,便至?州和坊州,然后地势渐渐低下来,最终只要过富平原,便是长安城所处的八百里关中平野。

    至于渭北、庆州,隔着白于山(横山)和朔方地区相连,大致有左中右三条路线,最左侧便是自庆州出发过青刚岭峡谷,可抵盐州,再往北便是灵武,沿别路车厢峡也可至盐州地界;中段则是从延州西北的金明道,过芦子关(今陕西安塞北),抵乌延口,此关口北便是雄踞夏州的统万城(白城子);而最右侧,则是由延州的西北,夹在黄河的西岸间河谷而进,可过绥州,至于关隘儒林鱼河堡,也即是银州理所(今陕西榆林),此处往西沿无定河可至夏州,继续往北沿麟州、胜州,可抵振武军的单于都护府。

    此三道路线,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先前因唐牢牢控制着处于黄河河套及阴山地带的三受降城体系,在此驻有重兵,故而白于山的重要性尚不凸显,可自从安史之乱后,三受降城西面洞开,党项、西蕃、回纥都可穿过瀚海沙漠,至白于山威胁京畿,所以此地顿时为性命紧要处所,重要性跃居灵武、振武之上,成为唐家苦心经营、拱卫京师的屏障,现在更是无法容忍党项于此叛变自立。

    高岳的策略很清晰:环绕着这块马蹄形地带,其他的方镇都固守不动,画地自守,节省钱粮,而机动的野战主力,就是我在庆州这一支军马,等到时机成熟后,我便把这支机动兵力,如锋利的快刀那般,永远斩断党项的野心和妄想。

    庆州城内,高岳的三衙很快运作起来,筹办军粮、器械,设立营垒,处理四方檄书往来——虽然高岳也有幕府僚佐,可那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实际军务的核心牢牢控制在他的三衙当中。

    很快李宪来报:叛离平夏逆贼拓跋朝晖的野诗宕,前来求见节下。

    野诗宕曾经说过,一旦唐家对党项的处理上更迭了统帅人选,那便是我投唐的时刻。

    而高岳,正是他心目当中的人选。

    见到高岳后,野诗宕小心翼翼地拜伏下来。

    高岳和颜悦色,对野诗宕说,我昔日得党项将军明怀义、米原,战骑虽有千群,指挥时却能如使手臂般自如;今日野诗宕你来归顺,我便得一智囊,党项蕃落内情种种,必然了如指掌。

    随即高岳起身亲手把野诗宕扶起,说我不但能用你,还敢用你,言毕高岳就让戎机衙门即刻奏请朝廷,授予野诗宕合适的官衔。

    三日后皇帝的褒奖即下达,赐名“良弼”,此后野诗宕便为野诗良弼,并授武散官正四品壮武将军,配于高岳帐下听用。

    至于野诗良弼南逃至唐的蕃落,也得到妥善而热情的安置,高岳在庆州合水原设立羌屯,拨给田地和草场,以供他们休养生息。

    野诗良弼感念至深,就对高岳献策说,党项如今虽然抱成一团反抗我唐,可却有三不利,只要节下能抓住三不利,假以时日,必能殄灭拓跋朝晖。

    党项蕃落虽勇武众多,而缺乏制度,唐兵却精而专,这便是一不利;

    党项蕃落未开化,武器落后,唐兵器械先进,这便是二不利;

    党项如想成气候,必须得西蕃或回纥援助,然则西蕃而今被唐家阻于陇山之西,很难和党项连兵,回纥更是和党项世仇,党项可谓孤立无援,这便是三不利。

    高岳点头,又问野诗良弼说,那我平党羌又有什么困难所在呢?

    野诗良弼便回答说:渭北、白于山山岭众多,不利大军游走进击,这是唐家的一不利;

    此处军粮转运困难,这便是二不利;

    即便把党项在渭北的势力清剿,可如今拓跋朝晖还可退回白于山北,龟缩在统万城内,凭借这座坚城和节下对抗,拖延时***退围城的唐军,这便是三不利。

    高岳便大笑起来,“如此说来,我须保持住党项的三不利,并消弭己方的三不利,便能稳操胜券了。”

    “节下明鉴。”野诗良弼急忙说道。

    此刻高岳便又问,那被火并的六府司乞埋之子司波大野,如今正在庆州东北洛源和延州交界处的百井戍落难,先前送来使节向我求救,希望我遣送一千骑兵去接应他入庆州来。

    野诗良弼建言:“百井戍乃要害中的要害,占据洛水源头,横跨长城岭,西邻车厢峡,东接芦子关,万不可让司波大野轻易失却此处,节下可送一千骑兵去,但不是接应司波大野来这里,而是助他固守百井戍。”

    “良弼之言有理,我便采纳。”高岳答应了,很快让李宪传令,让庆州树黟、白马两族各出五百羌骑义从,又遣虞侯周子平领二百骑兵护之,共一千二百骑,沿白马川而北,去协助司波大野守百井戍去了。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