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1.合围方渠城
    青刚川处,藏青色的山峦间,白灰色的河流穿行而过。

    高敬奉、高敬仰两位兄弟,上身穿着有些不合尺寸的狗皮甲,下身露出了膝盖,哥哥腰后别着锋利的奚刀,脑袋上的发髻斜扎着,有点兴奋地站在处高岗上,奋力挥动着小旗,弟弟则羡慕地立在其后,眼巴巴看着威风八面的哥哥,心里也想挥旗。

    太阳的炙烤下,他俩的脑袋津津发亮,几粒汗珠刚刚滚落,便黏在鬓角杂乱的头发上,很快在滚烫的阳光下被晒干,给通红的腮帮带来些许凉意。

    令旗被日头透着,顺着青刚川(宋朝时的归德川)河岸边的砂土地上,高崇文头顶华丽的兜鍪,披着和山野一样的青色披风,胸前明光铠一轮一轮反射着夺目毫芒,骑着马踏过,马蹄应和着隆隆的鼓点——在他身后是列队的骑兵,此刻他已接到都统监军使谭知重的号令,使者是从泾原水路先到鸣沙处,而后骑马至盐州城的,号令内容就是骆元光担任盐州留守,高崇文本人则必须领三千精骑南下,由高岳节制,围攻庆州负隅顽抗的东山蕃落。

    七月至中旬时,先是扶余淮的分遣队不但救援了木波堡,还击溃了大虫族的主力,其后高岳、论惟明、吴献甫催动大队步骑至马岭处,抢先占据山险,并将斩下党项阿埋等十三姓蕃落的首级共数百颗,垒成高耸的京观,对前来的野利族夸耀武功。

    看到京观后,野利叱惊得魂魄尽裂,急忙领着族人回撤,结果至方渠城和大虫族舒虎荣会合后,却发觉:

    北面高崇文部杀来;

    南侧马岭处,高岳逼来;

    东侧,扶余淮、郭再贞、苏浦唐军分遣队,和杀牛、白马等族的羌骑义从也靠过来。

    只有西侧没有唐军,可那是绵延高峻的子午岭山脉,不少通往原州的小路也被白草、萧关的神策军镇士兵伐木塞断。

    这下,两族近四万的男女,就像被事前安排好似的,遭围堵在小小的方渠城四周,外围的山岭全有唐军的营砦、旌旗,他们所面对的只剩下无边无际的绝望:

    战,两族还能拼凑出万把人上下的精壮,可对唐军不但数量处于劣势,质量差距更是有天壤之别;

    和,高岳这位人屠已杀红了眼,想要与他议和,除非先把自己脑袋割下,盛在盘子里送来;

    逃,高岳的骑兵如今有一万数千,全族如果逃,怕是还没跑出二三十里就得遭灭顶之灾;

    降,现在投降的话,全族将遭受前所未有的屈辱和苛烈的待遇,武德充沛的野利、大虫族是绝不能接受的!

    就在野利叱和舒虎荣还在为即将面临的命运歧路而迷茫时,高岳已至和方渠城相距不过二十里的木波堡,将营帐设在此处,接着他指画筹定:高崇文营乌仑山,自己营木波堡,吴献甫营百家堡,范希朝营曲子??,近三万唐军精兵强将,还有数千羌骑义从,营砦围着方渠,覆盖四至各百余里的地界,隔断方渠城所有内外通路!

    野利叱曾派出信使,企图去诱导白于山南麓的树黟族。

    可树黟族当即就做出了决定,将野利叱的信使五花大绑,而后动员全族上千名精壮,立即跋山涉水至木波堡,到高岳营中及时参阵。

    成排的党项羌酋,此刻都诚惶诚恐地匍伏在地上,高岳身着紫服,佩金鱼袋,他抬起了鹿皮六合靴,就立即有数名羌酋爬过来,替自己奋力舔舐着靴底,只要高岳指南他们绝不敢往北,叫登刀山他们绝不敢跳火海。

    “赐茶。”高岳收回靴子,很平淡地说道。

    一群军卒奉着茶盅,交到这群酋长的手里。

    酋长各个跪在地上,捧着茶盅,奉过头顶,因惊恐让茶盅和茶船间咔咔咔地抖动不已。

    等到高岳微微扬起下颔,他们才敢饮茶。

    “此后还敢不敢劫夺天家的茶叶,屙成矢?”高岳问了声。

    这群酋长立刻叩首如捣蒜,说绝不敢。

    “此后还敢不敢劫夺天家的丝绸,分给汝等的妻妾?”高岳又问了声。

    这群羌酋们更是把额头叩出血来,哀声说那全是野利、大虫两族妄为,罪大恶极,我等愿为大尹先驱,尽屠此两族,绝不污大尹刀刃。

    “表表真心吧......”高岳的话语很冷,也很实际。

    义从们羌酋各个扼腕而进,声称要先登方渠城,然后唐军再进。

    “唔。”高岳这才欣慰地点点头。

    而后义宁军的军卒,把野利叱的密使押到方渠城外的旷野处,当着全城党项守兵的面,把倒霉的密使枭首。

    随即又把两族事前送来的“罪人”,也一一斩首,明正典刑。

    城内的党项望到这景象,知无法得到宽赦,也无法得到外援,无不震怖丧胆。

    不过高岳很理智,对方渠城保持围而不攻的态势,随后火速发书给兴元府,让自己判官韦平即刻进京,向皇帝呈报自己心中想法。

    韦平马不停蹄,当他到了京师,看到大明宫巍峨的殿檐飞角时,已是近八月的时节。

    得到韦平捷报的皇帝大喜,便询问他说,高岳下步对方渠城该如何。

    韦平便说高岳给他的书状当中计算得十分清楚,对庆州用兵以来,所用者主力为义宁军五千步卒,定武军骑兵、?手五千余,?宁、庆州、渭北、神策决胜军又各三千兵马,共计二万二千健儿而已,又有近五千党羌义从,皆为城傍先驱,自备马、箭、甲、粮,不耗度支一颗粟,出征不过两月,耗正俸二十三万贯,激赏、征马、口粮等折算在一起也不过四十七万贯,却斩获叛羌六万有奇,庆州至白于山为之廓清,请陛下再给臣一月时间,再拨二十万贯钱、十万石粮秣,臣即可为陛下屠灭方渠。

    “这样斩获即能达到十万。”皇帝兴奋地说道。

    高三办事情,果然是又快、又好、又省!

    “全仰仗圣主威灵!”兴元府奏官韦平趁机说到。

    随后韦平便问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那便是事前皇帝和高岳的约定,希望皇帝能兑现,说白了就是效仿太宗皇帝远征高句丽的故事,没这几近十万的党羌战俘为奴。

    皇帝眼睛转了转,看起来也在下决心,然后他对韦平说,和高三的约定,朕不会忘记,马上朕等一个人来,然后朕就在紫宸便殿中提出高岳的这个论题。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