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韩退之神算
    烽火动沙漠,连照甘泉云。

    汉皇按剑起,还召李将军。

    兵气天上合,鼓声陇底闻。

    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

    ——————李白《塞下曲》

    ++++++++++++++++++++++++++++++++++++

    高岳的长子高竟,已入府城里的韬奋学宫就学,食宿都在彼处。

    次子高达和小女蔚如川,由侍女阿措带着,已然入睡。

    鹿角庄正寝后院处有孔角门,幽然掩在树丛花藤下,角门往内的一条曲折花廊,连接着云和“清修”的斋堂精舍,但这不过是春风暗度的“陈仓道”罢了。

    正寝的香罗帐内,云韶、云和两姊妹在烛火下露着粉肩,浅浅的肩窝和玉胸间,宛若一轮精美的月牙般,披散着乌黑的头发,左右抚摸着气喘吁吁的高岳,高岳刚刚从方才连续的销魂间回过神来,他望着帐角悬着的香囊,里面幽微的香气,和姊妹俩的体香混在一起,还让高岳心中麻酥酥的。

    他往左看去,云韶是胖胖的杏脸,眼角含春,面色潮红,鬓角卷成个花儿,贴在沁着汗珠的香腮,浑圆的双肩下,伸出的胳膊就像藕节般,将丰腴的春山半遮半掩着,春山上涨起的青筋血管,随着乳白色的起伏而不断跃动,让人血脉贲张;

    他又往右望去,云和鼻翼小巧,乱发覆在秀美的额头,星眸半睁半闭,雪白的肌肤里微微透着抹红晕,好像还没有从方才的极乐当中缓过劲来,半启的朱唇内,小小的舌头像半醉的狸奴般探出半分,这是她极度受用时的不经意表现。

    “有你俩,我如何能成圣人啊!”高岳抱住姊妹俩光滑柔致的后背,在心中长叹起来。

    “卿卿。”

    “阿霓?哎呦。”高岳不由自主地呻唤声。

    那是云韶伸出小酥手来,摁了下他的左侧的乳首,接着云韶噗嗤笑出来,低声求道:“我阿兄的事......”

    高岳还没来得及回答,又是“哎呦”声,云和也伸出葱指来,掐了下他右侧的乳首,“喂,这是男人的命门啊,你俩......”高岳心中有些怒气,然后侧首一看,云和的眼神有些哀怨,也求道:“崧卿,我阿兄的事......”

    原来,上次妖僧广弘案后,云韶的兄长崔枢,云和的兄长崔遐,分别被褫夺官职,都被皇帝勒令在升平坊宅邸里闭门思过,现在柳氏和卢氏也不得不拉下面子,写信给这姊妹俩,让她们请托高岳,说动皇帝,重新授予崔枢、崔遐官职。

    “好好好,这次我去京师,也只能厚着颜面向陛下请求了。”

    次日,兴元府南郊的韬奋学宫内,绿树成荫,论堂前也是鱼沼飞梁,内里数百名生徒正分坐在不同的房间内,有的正研读经书,有的则在辩论判文如何写,年龄更小的则端坐在小几前,摇头晃脑,用笔墨照着洋州雕梓坊印刷出来的《九经正字贴》,于纸上一笔一划,认真写字。

    高岳着便装,走在学宫的前廊下,在兴元学政苏延的伴同下,一间房接着一间房地巡察,脸上的满意之情溢于言表,他对苏延说:“学宫的费用如何,还充裕吗?”

    “充裕,不但军府州县的衣冠户(官员)抽份禄米送来,整个兴元府里有力的商贾、佛寺也会捐赠财物,送子弟来入学。”苏延说到。

    “所有学官、生徒们的书卷、纸笔、给厨和宿住都稳妥了?”

    苏延连连点头,说稳妥了。

    马上高岳打算,不但兴元府,其他的洋州、利州、凤州、兴州,还有凤翔府的各州,都要重新办学,经界法推行后,他要将征收来的赋税,定额抽取部分来,拨款维持州县的学校。

    当然学校的规制和内容,他也要加以革新。

    正和苏延博士商议时,高岳走到间房,听到里面的学官正在传授给生徒们算术里的《方田法》,只听到学官问:“今有田广十五步,从十六步。为田几何?”

    其下的学生们两三人共关架算盘,噼里啪啦地打算了番,接着齐声回答:“一亩!”

    高岳隔着窗牖,像个父亲般地笑起来。

    虽然不少生徒们都已经长出胡须了。

    因为田积二百四十步,恰好就是一亩。

    随即那学官又问:“又有田广十二步,从十四步。为田几何?”

    生徒们迅速打算,接着答曰:“一百六十八步。”

    学官点点头,接着忽然让学生不用算筹,计算这样一道问题,说某甲要入金牛道,自利州三泉驿乘驿马而行,同时某乙亦要入金牛道,不过自利州嘉川驿乘驿马而行;甲在前,每时辰行十六里,乙在后,每时辰行廿四里,八个时辰后,乙追及甲,试问嘉川驿至三泉驿相去多少里?

    说着这个问题时,不光房间内的生徒们皱着眉头窃窃私语,而窗外的高岳和苏延也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

    很快,一名长着胡子的生徒站起来,“甲乙一在三泉驿,一在嘉川驿,同向而行,驿马脚伐快慢不变,故而甲乙始终以两驿站为距为恒,乙驿马脚伐快甲每时辰八里,八个时辰后追及,恰为八八六十四里程数,是两驿相去六十四里也!”

    学堂里顿时一片惊呼和喝彩声。

    学官激动万分,说:“韩退之高才,高才啊!”

    这时高岳才迎着阳光看清楚,这位生徒居然是韩愈,他现在可是韬奋学宫的首席学长,也是尖子生。

    没想到,后来以古文、儒学闻名于世的韩愈,对算术也如此有兴趣,现在二十一岁颔下满是黑色髭须的他,居然已能算出后世小学三年级的“追及问题”啦!

    其实这很了不得,高岳和苏延的眼眶都有些湿润起来。

    “退之总算是让学宫的生徒们,理解什么为算学了!”苏延喜极而泣,对高岳说到。

    接着在学宫西苑的亭子里,高岳和苏延相对而坐,语重心长地说,马上学宫内要细分,并且和护国寺的道场配合,既要培养面向两年后进士科的生徒,也要培养速成,懂得律学、经学、算学的生徒,特别是计算田畴、仓储、商功之类的——这时高岳告诉苏延,后者的生徒们,以后将充实到“吏”队伍当中去。

    其实高岳要做的,就是模仿前苏联(也是新中国)的专科速成教学,为将来经界法的推行预先培养吏员,毕竟打量绘图,需要懂得算学的人材。

    正说话间,只见李晟的二个儿子李宪、李?澹?苋惹榈厍@?啪苟?氖郑?邓敌πΓ?铝搜В?驳搅宋髟防锢础?/div>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