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4.城固县变故
    第一时间高岳就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安顿好刘长卿后,便急切地从府城东侧的县公廨里找来南郑县令韦执谊。

    “这次节下募集人夫两千前往米仓开辟道路,南郑七百,城固五百,勉县五百,褒城二百,金牛一百,这都是均摊好的,我南郑县并非出现如此情况。”韦执谊赶紧说到。

    高岳皱起眉头,说城固县当褒水,又有铁官,我将其委托给伟长(李桀)打理,为什么会出如此大的乱子?

    韦执谊也不明所以,他说之前兴元府和凤翔府各出人夫,前往原州筑丰安城、造千斛船,现在陆续毕役归来,各持长牒到军府和县廨来领剩下的报酬,那么远的距离也没出任何差错,这次城固县肯定有什么隐情。

    这会高岳身旁的军将蔡逢元上前,抱拳说是否让都兵马使高固和监军使西门粲发令,差点本府的射士前去将逃亡的人夫们给抓拿归来。

    “不。”高岳举手,然后说此事定有衷曲,接着他负手,在中堂内来回迅速走了几步,“不要用兴元府本地的射士,去洋州找使君赵光先,从那里调三百屯田的射士来,候我的差遣。”

    韦执谊和蔡逢元都明白,大尹如此说,是不想在本地疯传此事,闹出更大的乱子,毕竟这件事暂时还无法定性。

    何况城固县令李桀,也是平日里大尹最爱护的,是大尹的正宗师弟,不能因这件事影响他的前程。

    当晚,洋州兴道那边三百射士就疾驰到了府城城门前。

    后院官舍内,云韶急匆匆地给丈夫披上衣衫,此正是夏末秋初的时节,担心丈夫赶路会感染风寒。

    同时骡坊的监司孙通玄也赶到,他作为当地人,更熟悉风土地理,所以被高岳唤来,高岳下了庭阶,细声和孙交谈会儿,心中有底后即下令,往城固县界出发。

    黎明时分,三百名射士举着火把,已然立在城固西南处的扁鹊城,前来迎接的李桀脸色很是难看,心中想的都是“辜负了棚头的信任”——马上的高岳勒着缰绳,旁侧蔡逢元披着铠甲,其后三百射士自动站成六番撞队,腰上挎着横刀,前排持弓弩,后排举长殳,更让李桀不自安。

    “伟长,个中怕是有什么小误会,无妨无妨,先去县廨再说。”高岳伸出手来,宽慰李桀道。

    很快,城固公廨内,高岳先居堂,李桀伴坐在侧边。

    这时高岳看到,廨厅的屏风偏门处,李桀的妻子葛氏正满脸担心地望着自己夫君,看来也害怕这事会对夫君造成很大的不利影响。

    不会儿,一名须发花白,穿着满是补丁皂袍的佐史,低着头将应役的户计名簿递到高岳的手中。

    高岳翻开名簿,只见纸色已泛黄发卷,随即读了几个名字,又看其后的印章落款,居然还是代宗皇帝大历三年的,离现在都快二十年,就问那老佐史,“你叫什么名字?”

    “禀大尹,下职贱名黄文语。”

    “在城固县为佐史多少年了?”

    “二十三年啦,我年轻来供职时,城固县和整个梁州还被党羌围攻过,就是那次家里捐了五十石粟米助军,才得了这个流外官。”黄文语老老实实地回答说。

    “黄佐史,如此说来你算是县令的左膀右臂,课税也好,募役也罢,都要靠你去做,可这名簿都还是十多年前的,如此募役,上次没出差错,这次便逃不过去了。”

    黄文语叹口气,然后很关切地看看局促不安的县令,便和其他几位吏员壮起胆子,在大尹前替李桀求情:“国家丧乱以来,版籍文书多毁,后来圣主推行了新税法,天下便不分土著户和客户,统一分等纳课,在这样的形势下,只认税不认丁啊,想把户计簿重新整备好,谈何容易啊!这绝非李府君之过啊!”

    其他几位县吏也异口同声,替李桀申冤。

    这话说得高岳也心软起来,他也叹口气,便在公廨堂内没有他人的情况下,说道:“这件事关乎伟长的前程,人夫之所以逃亡,无外乎是因户计簿(官府掌握的底本)和差科簿(具体应役名单)之间对不上,有差错,导致这次有重复应役或不该应役却要上番的的,应役的家户不堪忍受,一传十十传百,便全逃去通关山。”

    顿了顿,高岳便下达裁决的方案——通关山躲着的五百名人夫,连带他们带走的家眷,本尹不加以惩处,但必须还要按照差科簿上去米仓道应役,否则官府等于是丧失威信,可本尹也不能害民自肥——马上本尹让监仓司,从赤崖关里调拨双倍的米粮给这群人夫,权作补偿。

    还有今日的事绝不可以声张出去。

    眼看县令李桀无事,黄文语等佐史们当即喜出望外,连连叩首,谢大尹的恩德。

    屏风后,葛氏长呼口气,背过身来擦着因担心而流下的泪水,连连谢菩萨庇佑。

    李桀满是愧疚,就要留高岳在城固县,自己要亲自设宴答谢棚头。

    高岳只是拍拍李桀的肩膀,说伟长你太见外,你我同棚何须如此?如今整修道路是刻不容缓的,我且回府城发牒文拨粮食,你尽快把通关山的那群募役来的人夫给劝出来。

    等到高岳往兴元府回后,李桀不敢怠慢,领着这三百射士,并带佐史黄文语等,骑着马赶往县北一百三十里的通关山。

    足足走了三日,才到通关山。

    此山高百余丈,方圆五里,水壕三重,其上还有废弃的旧城垒,相传是萧何所筑,原本萧何要想在此开路,以求通往关中,所以山也得名为“通关山”,人夫们和妻儿就躲在这里。

    李桀顶着毒辣辣的日头,急得额头上满是汗,对着山上苦劝,说大尹已经答应不追究你们的罪过,还愿意补充两倍的应役米,各位不要再呆上上面,那里又无吃的,猛兽又多,被伤到可就不得了。

    好说歹说,这五百名人夫哭声震天,携着老人妇孺,攀缘着杂树,才陆续从山顶上下来。

    很快,高岳额外拨给的米粮也送到城固县来,佐史黄文语就立在公廨门前,给人夫的每家每户是按照份量,先发了七成的应役米,待到完工后带长牒凭据回来,再领其下的三成米,“去米仓道要好好做”、“别让妇人孩子在家里牵挂”,发一家他就说这一句,不一会儿就把五百户给发完了。

    等到黄文语功成后,如释重负回到公廨厅堂准备交差时,却赫然发现:

    中堂上不知何时起,大尹高岳脸若冰霜坐在案后,目光如剑投来,顿时感觉削了他半截身子。

    黄文语一哆嗦,脚不知觉地软下来,差点跌坐在地上。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