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4.喜鹊赴会盟
    “陛下先流露出有废太子的想法,那些奸佞各个想要借此树立功劳,自然罗织罪名,无所不为。陛下何不静心思考三日,再做定夺呢?如肃宗那般性急,等到铸成大错后,悔之不及啊!”

    “可是有大臣,却支持朕如此的做法。“皇帝话中有话。

    李泌也可不客气了,尖锐指出:“自古以来,以定策来贪图功劳的,大抵有这么几位,杨素、许敬宗、李林甫。杨素之后,隋朝坍圮;许敬宗之后,武周代唐;李林甫之后,安史叛乱——此数者,莫不是扰乱天下的奸臣。”

    这下皇帝心中也有底了,就试探性地询问李泌:“那么按照先生的说法,护持太子的才是社稷忠臣了?”

    “疏不间亲啊,陛下。”李泌将最核心的话语吐露出来。

    这时皇帝李适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初,在少阳院里的位置被威胁时,确实是高岳、李泌帮他周旋的,现在他们不过是将这种理念,投射到自己的太子身上而已。

    “那么太子和妖僧的牵连,朕该如何向朝臣、天下交待?”

    李泌端起羽扇,侃侃而谈:“妖僧案乃广弘大逆不道,煽动禁卒、坊人,又对外勾连淮西叛镇,不要说和始终深居少阳院的太子,就连和郜国公主都很难称得上有什么实质性的关联。如陛下以后毫无芥蒂,依旧慈爱太子,海内四夷知道,莫不感于陛下的仁爱,皆目陛下为父;可若陛下只凭太子的妻母(岳母)有罪,就要废嫡子立侄子,臣深恐以后内廷会不得安,如太宗皇帝曾担心的那样,内外皆知太子之位,有经营有武力者皆可得之,长此以外,国将不国。再者,臣昔日在蓬莱殿书院为陛下侍读时,曾见过太子,观太子的神情举止,绝非是有异志的面相,臣当时唯一担心的,便是太子会过分柔弱温仁,如此会遭枭人的逼害谗言。”

    后面这话触动皇帝内心的真正所感,他叹息声,眼泪都快要落下来,哽咽地对李泌说,“先生所言,朕深以为然,朕确实担心太子的性格,不知他像谁耶?”

    李泌只是回答了句:“以臣所见,太子性格,绝似故昭德皇后。”

    一提昭德皇后,皇帝的眼泪彻底崩了,当即就坐在绳床上,用袖遮面。

    李泌也慌了,赶紧跪拜下来,口呼死罪。

    结果皇帝上前一把,扶住李泌,“若非先生,朕几乎要犯下大错!”

    李泌也哭了,“今日陛下与臣这番谈话,请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皇帝重重点头,说即便先生不言,朕心中也自有方策,“此后但求先生能继续护持太子,朕岂愿罢黜朕和昭德皇后之子,又岂愿将孙儿推入火坑之中?如此种种,不过试探朝野人心而已。”

    这时李泌苦笑着,指着自己鬓角间的雪色白发,“臣如今春秋六十有三,即便为陛下尽心竭智,怕是也熬不了三五年了。臣死不足惜,愿陛下此后慈爱太子,内廷和顺,在外重用韦皋、高岳、贾耽、杜黄裳等一干忠臣,恢复盛世便绝对有望,那样臣死且不朽!”

    皇帝和李泌的召对结束后,李泌从小延英殿的阁门内走出时,脸色青白,一言不发。

    随即皇帝命翰林院出制文,称郜国公主秽乱宫廷,交接外臣,已知罪服毒自尽;太子府詹事萧鼎,不知避宗室,通奸郜国公主,交付中官杖杀;少阳院使王忠言监护失责,流放至容管经略府。

    至于郜国公主的四个儿子,裴液直到萧万,全都左降,流放岭南。

    岭南节度使萧复也被牵连,左降为州司马,其节度使位置由杜佑接任。

    一时间,朝堂上下无不变色震恐。

    张延赏更为得意,自知太子必废。秋九月二十四日,崔汉衡以兵部尚书,马燧以尚书仆射兼陇右元帅,其下从事窦申、吕温、袁同直(已被聘为马燧行营掌书记)等组成个庞大的会盟团,浩浩荡荡,荣耀无比地自长安城出发。

    按照唐和西蕃的协议,十月十日,在会州西吉会盟。

    原本西蕃还请求河中节度使浑?、唐太尉段秀实一并参加会盟,可李泌等臣子却上疏,称西蕃狡诈,不可尽信,浑?表面上称参与会盟,实际却领五千兵驻屯在摧沙堡东面的泾川口处,以备不虞;另外让摧沙堡、平凉、华亭、白草各处的神策、泾原、凤翔兵马,都做好战斗准备;而进入陇州地界的一万宣武兵,由宣武都兵马使刘昌统率,抓紧时间在?F源筑城。

    窦申临行前,是摩拳擦掌,其实他那日和高岳谈话后,心中也有所触动,像我这样门荫出身,人生的前半辈子也在浪荡作奸当中虚度过去,接下来也到了洗心革面,真正建功立业的时候,另外听说自己这次加鸿胪少卿,可以参加西吉会盟时,不由得开心非常——这次毕命归来,应该能升到五品官,那样就能堂而皇之迎娶升平坊崔宽之女云和了。

    虽然云和是再嫁身,但窦申听说对方可是湘水女神般的存在,出身又高,能娶得云和为妻,此后的人生可就圆满了,努力个十年,也能四品,甚至也能入政事堂平章事,绝不会比高岳差。

    窦申前三十岁,玩得全是婢女、美姬和娼妓,现在也想安顿下来。

    可窦参却有些担心族子,他也隐隐觉得这次会盟不会如此简单,然而族子已是吏部和天子钦点的“鸿胪寺少卿”,回旋起来很困难,同时自己又得马燧、袁同直的保证,称此行绝对无虞。窦参自己又拜祭了“五兄”,和五兄的神像进行番神神叨叨的交谈后,最终也就答应了窦申的远行,

    临皋驿前,对着许许多多前来送行的官员车马队伍,窦申慷慨满怀,望着京西山原间无尽的秋色,饮尽了手中的这杯酒,还吟了两句诗:“劝,劝君更尽,一,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我再,再饮一杯。”

    送行队伍里的有文化人,无不掩口而笑,心想这窦家的郎君吟诗吟错对象啦。

    而同时在朝中,皇帝让阁门使宣?プ釉谛??畲蟮钌希??ザ勒俣允?跽?锏钠胀酰?闷胀跸鹊酱?圃豪础?br />
    听到这个消息,政事堂内张延赏不由得得意地摸着胡须,满心自得。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