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1.皇都巡城监
    而后张延赏转移了话题,称有御史弹劾高岳,称高岳在兴元府大肆吞并官田、职田,设州庄、监司,建邸舍旗亭十七所,笼络商贾,列职为军校,押船大肆至其他方镇回商回易茶、丝绸、高密侯纸伞、药草、芸薹油、农具等,再加上先前在泾州百里的数所邸肆,每年光高岳一人收利便不下五六千贯钱,完全违反了陛下你先前禁止各军营商的诏令。

    “此一时彼一时,高岳辟汉川水道,凿除险滩,如今商贾能借兴元府,自西川蜀地,往荆襄、鄂岳乃至江淮地区扬帆自由贸易,连淮水、扬子江的山棚、劫江贼都少许多,从中抽头些许补贴军需,不用深责。”

    “!”

    说实话,皇帝的这番话,其实不要说张延赏,就是高岳自己也是没意料到。

    原来高岳还想着,如张延赏借着这个弹劾自己,还得花时间应付解释番。

    这会儿在张延赏目瞪口呆时,高岳算是明白:皇帝如今在钱财上,也已和地方节度使是盘根错节的关系。

    很简单,播迁奉天的教训犹在眼前,导致皇帝对宰相掌握的国库根本不放心,回京后更费心费力地扩充大盈琼林,其内库蓄积的钱财自何而来?大部分都来自于地方节帅为固宠,给皇帝每年乃至每月献上的“进奉”。

    皇帝的言下之意就是“你弹劾高岳,顺带把兴元府欣欣向荣的各色产业都扳倒了,以后兴元府拿什么来给朕进奉?开玩笑,难道还要朕领国库每年固定送入的五十万匹布帛,苦歪歪地过日子?遇到兵变这样的特殊情况发生,根本没应变能力。”

    张延赏还待再说,皇帝不让他继续,说那御史的弹状“留中不回”,此事到此为止。

    接下来,皇帝就问高岳开?プ铀??问隆?br />
    高岳就直接以吏部侍郎的身份,给皇帝上了个奏疏,皇帝打开一览,是个详细的名单。

    “陛下,臣自领命掌铨选以来,日夜审计,将我唐与西蕃会盟诸般人员皆誊录在此疏中。”

    张延赏听到高岳这话,不由得一惊:这个吏部侍郎,知三铨也就罢了,又是什么时候负责敲定会盟人选的!

    皇帝将奏疏看了番,接着看到张延赏满脸狐疑不解的表情,就很平和地对他说:“唐蕃会盟毕竟是关乎国体的大事,人员择选必须谨慎,故而朕决定,会盟中五品以上者由朕亲自挑选,而六品及以下者交给吏部来挑选,至于护卫的军将,从泾原、凤翔二军府里出人。高岳这份奏疏,即是如此。”

    于是阅览结束后,皇帝亲手把名单交到张延赏的手中。

    张延赏一看,窦参的从子窦申,身为礼部司员外郎,赫然在从事之列,且高岳还在奏疏里建议,可暂给窦申“鸿胪少卿”的官衔,毕命归来再由吏部审议加官。

    “这!”张延赏急忙询问高岳,为什么要让窦申去。

    高岳直视张延赏,不慌不忙地回答说:“窦申这次注拟为礼部头司员外郎,原本就该为国家行五礼之事,又临时加他为四品鸿胪少卿,参与和西蕃的会盟,这不是合情合理的吗?”

    “然则......”从公理上,张延赏根本无从反驳,因在外交上,礼部是执行部门,而鸿胪寺是具体执行部门(中书门下决策,尚书省六部对接执行,九寺五监具体干事情),高岳“举荐”窦申在会盟里为国立功是理所当然的。另外,按照唐朝规定,以使节的身份出使、会盟,功成后回来是要升官的。

    这时皇帝当即拍板,“高岳的这份奏疏,朕可。”

    “陛下......”张延赏也是焦急,他本能地清楚,高岳绝不会对自己存什么好心,这很可能就是他挖的个不大不小的坑。

    可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皇帝就有些不悦,“张相的意思是,窦申既为户部侍郎窦参族子,便不能离开京师,至边地履职?”

    你瞧瞧朕身旁的高岳,还是个集贤院正字时,就能跑去最危险的泾原里当官。

    这下张延赏也被皇帝的怒气吓到,便连说臣知道了,臣照办。

    这下皇帝才颔首,开始了下一个议题:

    “妖僧广弘作乱攻入大明宫的事,朕深深自责。对大臣牵涉其中的,朕不愿多究,?宁节帅韩游瑰朕已下诏赦免其子(韩钦绪),只将韩游瑰征还朝中为龙武将军而已。不过朕如今想的是,可不可以尽废北衙六军?此后六军将领和十二卫将领相同,作为军将迁转的虚衔,京城内禁军划一,为殿后左右神威军,先立为两万四千兵额,何如?”

    还没等张延赏说什么,高岳就对此发表意见,这块业务他熟悉得很,根本没张插口的份:“陛下英明,依臣岳的拙见,北衙六军虚占、挂籍情况已是积重难返,士兵多为坊人冒充,空耗国家衣粮,此后专一为神威军,兵额既定,再择选得力将领操练,可速成精锐,拱卫皇都。此外臣建议,将金吾司、威远营合并,设皇都巡城监,由陛下亲选中贵人(宦官)监勾当,为皇城衙署第六监(现在是九寺六监),按臣于定武军所设的军制,立十二营共一百零八撞队,各监察长安一坊,称‘巡城外监’,由巡城左右使分统;再设六营五十四撞队,继续守于金吾仗院,称‘巡城内监’,以备不虞及奸人作乱。”

    高岳此举,就是要在唐朝的长安城内,超脱京兆府、长安万年二县衙,成立独立的警察特务机构。

    皇帝曰可,接着便询问二位,淮西镇此番和广弘妖僧牵涉极深,朕日夜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不要起兵对其发动征伐。

    张延赏终于等到机会,是慷慨激昂,称淮西镇勾结妖僧,居然当街刺杀朝廷宰执,并煽动防秋兵企图攻劫京师犯阙,罪无可恕,请陛下发诏,削夺淮西镇的军号、吴氏兄弟的官爵,并发神策及诸方镇兵共讨之。

    但在此前,我唐须得和西蕃、党项诸蕃落达成静谧,如此不致陷于两线作战的窘境。

    陈述完毕,张延赏斜着眼睛,望了下旁边站着的高岳。

    可高岳却一副“双陆脸”,看不出有任何肯定或否定的神态。

    这时绳床上坐着的皇帝,忽然眉头紧锁,说出句雷霆般的话语:

    “淮西镇征讨前,朕要完毕少阳院的事情。”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