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5.韩太冲入洛
    皇帝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夏季时分,汹涌的扬子江上,从石头城直到京口处,诸座青翠的山峰间,烽火狼烟互相呼应,韩?昵鬃耘?祝?⒃诰薮蟮聂眶敬?罚?渖砗笫俏奘?笮≌酱??谐肿乓?叭刖?钡某じ俅??诶镒霸刈派习偻蚴?拿祝?坏?行?蟊菊虻模?褂薪?衔鞯馈⒏=?酥亮肽细鞯赖孽?访祝??菩谛冢?袄铣家?鬃悦媸ィ?獾镁?技溆惺裁醇湎叮??樨??耍 ?br />
    现在的韩太冲,是挟双重威势而来:东南的财力,及镇海军的武力。

    很快,韩?甑拇?泳驮谘镏莩窍乱?溲锿??叛亲傲?餮疲?桓矣腥魏畏从Α?br />
    接着韩?杲⒍犹没实毓?此??秩脬晁??br />
    宣武军节度使刘玄佐点起一万兵,濠寿庐观察使张建封点起三千兵,都集结在岸边,称应朝命准备前往西北执行防秋任务,询问韩?晔欠衲艽??堑谋?坏佬兴?贰?br />
    韩?甑比淮鹩α恕?br />
    等到皇帝回过神来时,东都贾耽、陈许节度使曲环已然派人来告急。

    “叫刘玄佐和张建封的人马返归本镇!”紫宸殿里,皇帝的嗓子都破音了,“刘玄佐也就罢了,张建封本就没有防秋的职责,为何也要来?”

    张延赏、严震、刘从一等宰执也慌了,言先前把漕运画界,彻底激怒了韩?辏?饪扇绾问呛茫?br />
    急得李适是汗如雨下,他找到俱文珍、霍忠唐等中官,要他们前往都畿道,去截住韩?辏?兆≌馔繁┳叩墓?!?br />
    不久马燧上表,称韩?甏竽娌坏溃?眯司?椋?约涸嘎嗜?蚓?窈佣?拥芴址ブ??br />
    “讨你个狗脚鬼......”皇帝气得把马燧的奏章往地上一掷。

    接着魏博镇、淄青镇等也来凑热闹,交相上表,称皇帝被奸臣蒙蔽,伤了地方节帅的心意云云,把李适气得天旋地转的。

    最后,在紫宸殿里踱来踱去的李适,只能哑着嗓子,对身旁的中官们说,“让各道驿站火速传朕的诏书,宣陕虢观察使李泌、兴元节度使高岳和西川节度使韦皋,入京来陛见。”

    兴元府内,高岳接到皇帝的御札后,只能和家中道别,并将留务托付给中军门枪兵马使、节度副使高固,对他说:“陛下和韩南阳闹矛盾,以致朝廷度支司钱财不到位,如是的话,凤州河池筑城计划只能暂且延后,你坐镇军府掌印,将兵们的督训务必要到位。”

    高固称是。

    高岳又找来韦平,“射士们屯田,就委托兄去巡察。”

    韦平领命。

    刘德室、苏延也被找来,“本尹此去,快的话一月,长的话两三月便归,府城里的大小庶务,就拜托二位兄了。”

    高岳还不忘对刘德室说:告诉府中的推官、孔目们,立木札告诫,马上入秋,晚稻收割在即,期间严禁百姓、军卒争讼,违者罚去筑城。

    把一切都交待好了,高岳便准备出发,可孰料刚回到官舍,门阍吏就来传话,称洋州刺史赵光先、利州刺史王?厍蠹??br />
    高岳吃惊,这二位齐齐离开州郡衙署,趁夜至此,所为何事?

    但答案也不难猜,这二位都是李晟的亲信,来见自己,“这次韩南阳进京,正是扳倒奸相张延赏的大好时机,如今大尹与韦工郎手握西南重兵,请大尹响应韩南阳,此事便易如反掌。”

    结果高岳正色对两位说:“此是何言耶?南阳公乃我唐忠臣,他和圣主间定是有什么误会,方至如此。我们做臣子的,首要目的不是交构争讼,党同伐异,而是要居中调停。”随即高岳牵住二位的胳膊,三个脑袋凑在一起,低声说了会儿,赵光先和王?胤交腥淮笪颉?br />
    等到两位刺史辞别官舍后,云韶、云和、吴彩鸾和芝蕙各自到来,其中芝蕙已准备好行装——按照惯例,她是要随在高岳身旁,侍巾栉的。

    高岳望望云韶,其实他想让妻子和自己一道的。

    云韶眼中也闪烁着渴求,但她也不好开口。

    因为若云韶去,云和处境便很尴尬棘手。

    最终高岳说,芝蕙也不用跟我,在家安心哺育蔚如。

    “逸崧保重。”彩鸾炼师说到。

    “阿师你的书?”

    “在写,在写。”

    高岳叹口气,说原本那东西就在近期可到了,然南阳公闹了这么一出,以致江淮那边的水路运货都耽搁下来,等我入京,把事情通融周全再说。

    “无妨无妨。”彩鸾表示在这里,云韶、云和姊妹贤淑典雅,芝蕙心思通透,阿措和韦驮天做事忠厚可靠,竟儿聪明伶俐,达儿、蔚如茁壮成长,连小?子?けΧ忌平馊艘猓?鞲鍪呛萌瞬牛??谡饫锼挡怀龅目?模??不墩饫锏摹??阕吆螅?铱膳憔苟?砭希?筛???诟魑荒镒犹妇??部筛?けσ坏溃?パ笾菡液啬υ啤⑷饺?锏任羧招淳?坏耐?释嫠#?憔捅鸬P奈伊恕?br />
    “别忘记写书。”高岳表示阿师你就晓得玩。

    旬日后,等到高岳和韦皋并肩,入紫宸殿觐见皇帝时,发觉皇帝这段时间都瘦了,红着眼睛,正坐在铜图前,和数位翰林学士商讨如何阻挡韩?甑奈侍狻?br />
    李泌披着羽衣,垂着眼睛,掐指盘坐在旁侧,拂尘搁在腿上,也不做声。

    看来这位也劝皇帝劝得累了。

    “高岳、韦皋,你俩来得好!”皇帝看到这二位来了,就像发觉救星似的,底气都壮大不少,然后他用手指着铜图,嘴角快速翕动:韦皋的兵马布置在何处,高岳的兵马布置在何处,贾耽、李泌、尚可孤、曲环等如何保全潼关,还要让淮西陈仙奇和淮南杜亚出兵,侧击韩?甑暮蠓皆圃啤?br />
    一顿口头微操后,高岳便在皇帝面前坐下。

    韦皋也坐下开口:“圣主,这是将南阳公目为朝敌?”

    “不是朕要把他当作朝敌,是他借着防秋的名义,居然带兵上京来恫吓朕!朕若此次服软,以后如何君临天下?”皇帝几乎要咆哮,然后他又笑起来,指着高岳和韦皋,“朕待你俩可谓不薄,西川有兵三万,兴元有兵两万,足可遏制韩?辍V灰?懔┠苷针匏档淖觯?薮鹩θ?旰蠹窗茁樾?拢?媚懔┢秸率隆!?br />
    “陛下,臣岳此次来,是决计要让陛下和南阳公重归和气的。”高岳开口,表示这架我劝定了。

    “高三你混蛋!”皇帝顿觉下不来台,把铜图拍得咚咚响。

    这声吼,李泌和陆贽都暗自摇头叹气。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