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5.刘长卿发疯
    分押六部安排好后,皇帝就在紫宸殿张延赏和李晟,称自己准备将殿后神威军扩充到三万人,而李晟你分押的恰好有兵部,于是便任李晟为都知兵马使,负责招募训练。

    李晟认为这也在情理之中,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可皇帝忽然对李晟说,扩充神威军,朝廷缺相当数量的钱粮。

    张延赏便乘机进言,其实原本按照度支司的财政储备,养三万神威军不成问题,可因东南盐利有阙口故而才感匮乏——韩?暌蚜饺?瓴辉?脱卫?氤?ⅲ?伎垩涸谘镒咏?苍旱敝校?褪侨绷苏獠糠智??裢??盼薹ɡ┚??br />
    听到这话,李晟大惊失色,知道皇帝的矛头很明显指向韩?辍?br />
    而他是和韩?昙洌?潜瓯曜甲嫉拿擞压叵担?獾愠?蒙系娜硕夹闹?敲鳎?拖裾叛由秃吐盱莸墓叵狄谎??br />
    于是皇帝当即说,此事必须召开“延英问对”,解决好。

    返归京师私邸“大安园”的李晟,惊得六神无主,不清楚皇帝马上要做些什么,便急忙修书一封,来试探高岳、韦皋的口风,并私下派人前往升平坊,和崔宁、崔宽兄弟通气。

    毕竟李晟认为对这两位是相当不错的,自己回朝后,也没在西川蜀都城给韦皋留下任何绊子,和高岳关系更不必说。

    几乎同时,翰林学士卫次公也写信送来,他在伴侍在皇帝身边时,皇帝提及韩?晔保?袂樵狗撸?а狼谐荩?苊飨圆换崛萑毯?昙绦?白?隙?稀毕氯ァ?br />
    曾几何时,韩?暌彩腔实坌哪坷锏囊话芽砂?摹袄媳獾!保?啥?窕实酆薏坏们资纸?獗獾8?鄱希?br />
    至于刘长卿,原本在“冰厅”礼部司里过清闲不能再清闲的日子,和监察礼部的御史,整天坐一起喝茶,无所事事。可忽然接到命令,皇帝认为刘长卿以前在刘晏属下,曾主持过鄂岳巡院,有相当的财计转运经验,故而新任其为江淮转运副使,前往扬子江,“协助”江淮转运正使韩?攴⒃讼那锏乃扒?土该字辆┦Α?br />
    刘长卿听到这个任命,惊得不能自已,虽然这大半辈子在官场混得不如意,可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

    原本韩?暄镒友苍豪锏某じ俅?俗?煤煤玫模?鹾鋈痪鸵?痈龈笔梗烤?允腔实垡?秃?晏?疲?梦胰サ闭飧黾毕确妫??降摹案笔埂本褪侨フ液?甑牟绲摹?br />
    于是刘长卿急忙让家仆上路,火速去华州别业个来回。

    咨询的正是昔日老上司,曾主管过唐帝国度支和盐铁转运的刘晏。

    刘晏叫家仆捎回一片别纸给刘长卿。

    其上只有三个字,“避为上”。

    这个“避”字,不但提醒刘长卿要避韩?辏???嵝阉?苁ブ骰实邸?br />
    于是刘长卿提笔给高岳写完这封信,用面胶糊上封皮上,就忽然犯了疯病。

    如何疯病法?堂堂礼部司郎中,吃自家马厩里的豆,口流涎水不止,曾名噪一时的“五言长城”的手居然无法再写字,无法朝会无法视事,整日在床榻上骂,从盘古开天辟地,骂到开元天宝年间,骂完就撕衣服,把胸口抓得血痕道道,触目惊心。

    皇帝大怒,称刘长卿装疯,怯于用事。

    可刘长卿家人却向皇帝派来的敕使哭诉,长卿是因圣主重用他为江淮转运副使,一时间不敢相信,欢喜疯了。

    得到如此回报后,皇帝也无可奈何,只能说刘长卿即刻外放,去风景好点的州郡为司马,养病去吧。

    而南园里的长者秘书监萧昕,也暗中给高岳来信,称他在监修代宗实录时,曾得过宣徽院南北使的“招呼”——要将代宗朝时的韩?辏?蜗缶×啃吹梅疵妗U?雒厥槭。?推渌?父龀?⑹樵憾蓟憔墼谝黄穑??宕倒?缌恕?br />
    高岳一看这内容,背脊都发凉,心想李适也够狠。

    这不但是要准备在政治上扳倒韩?辏?挂?诰?裎幕?鲜蛊湟懦敉蚰暄剑?br />
    多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不行,那个韩南阳扁担的变文,得改。

    最后封是唐安公主的密信。

    待到高岳当着妻子面拆封后,里面内容更火急,说妇家狗你先前预言果然无错,寿昌公主等一批宗室,公开向皇帝出首告郜国公主的状。

    罪行有淫乱、骄横,交通大臣,作法诅咒,介入储君大事等!

    皇帝不露声色,将诉状押下暂且不问,可未来如何,不得而知。

    而至于韩?辏?埠敛皇救酰?彼?岬讲欢晕兜钠?⒑螅?擦⒖瘫榈卣颐擞选:?昝飨院驼叛由筒煌????绲娜?堑胤降慕谒В?咴溃ㄐ嗽?诙仁梗?⑽じ蓿ㄎ鞔ń诙仁梗?⒎?螅ㄉ侥隙?澜诙仁梗?⒑?Вㄋ?椎埽?鹕谭烙?梗?⒋蘅恚ê?瞎鄄焓梗?⒗罴妫ǘ踉劳帕肥梗?⒘跣?簦ㄐ?浣诙仁梗┑榷嫉玫绞樾牛?谄浼浜?昝土遗昊魉担?叛由汀⒋拊煨∪耍?杀问ブ鳎?液?瓯恢巫锊蛔阆В?烧叛由驼饧橄嗍翟蛳胍?璋獾刮遥?雌苹档挚刮鬓?拇蠛镁置妫?胫钗恢页剂?掀鹄矗?寰?啵???伲?br />
    一封封来信,涌起越来越浓烈的火药味,充溢着高岳的鼻中。

    “卿卿。”云韶也有些担心。

    “没事。”高岳宽慰妻子说。

    可很快,坐衙的高岳即让支官苏延即刻草拟牒文,说有急事,本尹不去洋州,急召兴元府诸县县令来军府来议事。

    刺史层面,他并未有惊动,而兴元府诸县的县令,都是他的亲信心腹。

    入夜时,得到加急牒文的各县县令,都齐聚到军府大堂来,再加上一道来参议的军府僚佐、白草军大将们,数目有一二十。

    高岳隐下郜国公主的事不谈,只谈朝廷和韩?昙涞拿?堋?br />
    “现在度支司目的很鲜明,那就是要韩南阳交出两个权力,一个是江淮、汴水的漕运权,一个是东南巡院的利权;当然,韩南阳是绝对不可能交的。”高岳开宗明义,然后他便咨询大伙儿,我们兴元府在这场风暴里,该如何自处呢,请大家广泛讨论。

    接下来,围绕到底站在朝廷方,还是站在韩?攴剑?嗽?钊烁髦匆淮剩?嗾?幌隆?/div>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