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0.昭德成佛记
    果然随后,四位白草军的军将被延请入紫宸便殿,和皇帝当面交谈。

    除去伴侍的中官外,还有翰林学士卫次公、郑?也在场。

    李适很亲切地一一询问了高固,奇袭摧沙堡的流程如何啊?

    高固便指着铜图,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李适惊讶良久,嗟叹不断。

    接着李适望见长相不太像汉人的明怀义,想起这不是先前朕曾赐名的那位党项游奕使吗?

    于是就问他,“听说明将军和二位兄弟,乃是斩杀摧沙堡防城大使的首勋?”

    明怀义有些痴痴呆呆地长唉了声,皇帝怀疑他是听不太懂,就让中官重复了遍。

    “是也!”而后明怀义才抱拳顿首。

    “朕观明将军面容木讷,却不想如此勇烈。”李适笑起来,和伴侍的中官们指着明怀义说到。

    “都是圣主感化的好,这明将军即便是党项出身,可如今也有颗拳拳的赤子之心,不善言语表达而已。”掌扇使孟光诚说到。

    “也是高三统御有方呢!”皇帝这时扶着膝盖,也没忘记高岳的功勋。

    旁侧坐在席上的学士郑?,私下地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才不是高廉使统御有方。”这时铁塔般的明怀义,忽然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整座紫宸便殿空气顿时凝固起来,每个人脸上都透着不解和尴尬。

    这蕃子,怎么说话的,当皇帝的面拆上司的台?

    另外位学士卫次公,不由得暗自捏把汗。

    郑?更是目瞪口呆——高三这混蛋的军府里,难不成出了个异类?

    “这,此言如何说?”连皇帝都有点脸酸,但也只能微笑着问下去。

    可谁想明怀义下面一板一眼,带着深信不疑的语气说,“陛下啊,实不相瞒,这话其实原本我不敢说的。”

    “......”李适既害怕这家伙会胡说八道,但又渴望听下去,便抬抬手。

    “其实,高廉使在奇袭萧关的前夜晚上,他对俺说,梦到了昭德皇后啦!”明怀义瞪着眼睛,如此说到。

    “!”在座所有人都这副表情。

    高固撑在地板的手,都开始发抖。

    明景义和明唯义则一副呆呆的样子,跪坐在阿兄的两侧,好像听故事般。

    “昭德皇后?”皇帝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可明怀义重重点头,随即绘声绘色,“当时我们在高廉使身旁警戒,他是枕着胡禄(箭囊)睡觉的,可谁想忽然起来,对着东面就叩首,还念念有词。醒来后他说,他在梦境里走到座堂皇的庙宇里,在里面他看到昭德皇后,穿着五彩衣裳,身旁全是天女,昭德皇后已成菩萨啦!”说着,明怀义伸着胳膊,眼睛往上抬高,泪光闪闪,好像昭德皇后就蹲在藻井上似的。

    殿内众人都跟着明怀义的目光,一道抬头望。

    只有郑?低着头,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

    明怀义在西陲,看过阿兰陀寺庙里和保岩山石窟的变文绘画,在他心目中,昭德皇后就和那些飞天、龙女形象相同。

    “高廉使说(高岳远在萧关障塞里,连连打着喷嚏),昭德皇后的金冠如日,那帔子是云做的,绕在身上飘啊飘,坐着老(脑)虎(斧)拉的车。当时高廉使就哭着说,天后啊天后,你奈何弃天下苍生而去?可昭德皇后说,我已往生极乐,可让陛下、公主、皇子们勤加礼佛,勿要牵挂。另外昭德皇后还对高廉使说,我依旧会守护神州乐土,听说我唐要杀西蕃,恰好我伴同在九天玄女身旁,玄女说我会降下五十四将的兵法给高廉使......”

    “五十四将?”皇帝纳罕地问到。

    “对,五十四将。”明怀义是跟高固学过些名将典故的,便随性报了几个名字,“俺听到有什么姜尚、田单、伍子胥的名字。”

    高固的汗吓得都冒出不来了。

    “听说还有什么后汉的段?,听说他杀那个什么族,可厉害了。”明景义和明唯义也急忙补充说。

    “圣主,如今天下战事不休,为振兴武德,可把九天玄女所言的五十四将配享武庙。”翰林学士卫次公心想作戏索性作得足些,也煞有介事建议说。

    “好,好,马上朕就请萧秘监(昕)和颜太师(真卿)承办这事情。”皇帝随即要明怀义继续说(che)下去。

    “后来昭德皇后就指示高廉使,萧关如何打,摧沙堡又如何打,后来种种,果然和梦中丝毫不差。”

    “哦!”皇帝大悟,接着在绳床上若有所思。

    “听说昭德皇后还引着高廉使入了所邸阁,那阁子就在天上重云间,阁子内堆着一个个匣子,如山般。”

    “匣子?”

    “对的,昭德皇后对高廉使说,她已受天诏执掌百官定命,那匣子上系着的缎带,就是各人的荣禄所至。高廉使便看到自己的匣子。”

    “高三的匣子是什么样的?”皇帝问到。

    “朱紫色的。”明怀义回答说。

    郑?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高三啊高三,犬随主人形,你这窝子里就没有什么善类,都是狐貉同丘,上行下效,太无耻啊,无耻之尤!你以为以当今圣主的聪明,会听信你的鬼把戏......”

    可接下来让郑?更加不堪的是,皇帝居然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现,反倒开怀笑起来,这笑声从王皇后薨后,还是第一次,“高三要朱紫金鱼,这有何难?凭他的本事,还要看昭德皇后的定命匣吗?自信哪里去了。”

    当即郑?面如金纸,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高廉使又斗胆,向昭德皇后问这天下的社稷如何。昭德皇后就说,陛下、太子、皇孙以后为三代英主,公主以后各个为天女,必将振兴我唐江山,让臣子们尽心奉顺效忠即可,这时高廉使向昭德皇后谢恩,忽跌落云端,就醒来了。”至此,明怀义的小剧场谢幕。

    皇帝大喜,即刻宣布白草军四位军将各自进官加爵,然后又说,明怀义将军朕很喜欢,你们兴元府虽然已升为幕府,可在京师内尚无进奏院,前来觐见不便,朕便把原本在宣阳坊的山南西道进奏院,改为兴元进奏院。

    这实际就是把高岳目为节度使了。

    四位军将急忙谢恩,整个朝觐十分圆满和谐地结束。

    紫辰便殿里,郑?这才缓缓把头抬起来,怅然地看着藻井,“昭德皇后您要是真的有灵的话,告诉郑?我,这个时代到底是怎么了?”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