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点兵连云堡
    行行忽到旧河源,

    城外千家作汉村。

    樵采未侵征虏墓,

    耕耘犹就破羌屯。

    金汤天险长全设,

    伏腊华风亦暗存。

    暂驻单车空下泪,

    有心无力复何言。

    ——————————吕温《经河源军汉村作》,吕温为唐德宗李适贞元十四年进士,后入西蕃为使多年,此诗是他入蕃经河源(黄河发源地)时,见沦陷于西蕃之手的汉民村落时感慨而作。破羌屯,为汉名将赵充国屯田处,后唐名将黑齿常之也在此屯田,防备西蕃、突厥入侵。

    ——————————————————————————————————

    “逸崧,你?”段秀实好像明白高岳的决断,不由得上前一步,扶住高岳的肩膀。

    这时高岳慨然看着太尉,又看着谭知重和邢君牙,激动的情绪在他喉头涌动,“没错,这次奇袭,岳虽为兴元观察使,所带白草军又是防秋客军,可也要自告奋勇——奇袭摧沙堡、萧关路,由岳亲自押阵。”

    “这......”谭知重和邢君牙不由得大惊失色。

    毕竟在他们眼里,高岳是个筹划、持重的文官角色,这次却要带领骑兵深入敌境数百里,更要夺西蕃牢固的要塞摧沙堡,这有点让人难以适应啊。

    “岳不才,虽射不穿札、马非所便,可白草军也是岳一手带出来的,自问尚算精锐。更何况萧关的白草峪,更是白草军号起源之地,所以此次出战意义非凡。先前岳在尚结赞前刻意隐瞒身份,就是要给尚结赞个假象错觉,让他不知道白草军的存在,这样更能达到攻其不备的效果。”言毕,高岳叉起手指,举至自己额头,对三位深深作揖,“岳出征后,还望太尉、大将军、监勾当出击尚结赞,牵制他的军势,特别是邢大将军负责正面攻打平凉,尚结赞的注意力全在你一身,故而岳这次出击成败与否,大将军的干系甚重,岳提前在此拜谢。”

    邢君牙很是感动,急忙扶起高岳,当即表态:马上我领神策军冲锋在前,段太尉侧击在旁,谭监军使督察在后,保证尚结赞派不出一兵一卒,去摧沙堡给高廉使添乱。

    “逸崧,关键是奇袭摧沙堡的策略?”段秀实更关心这个问题。

    高岳这时很有自信地微笑起来......

    连云堡城内小厅里,高岳揭开了隔出内外的帷幕。

    只见内里数名他的故吏正在来回走动,口中念念有词,询问着坐在正中央,一位头垂下的人。

    那人眼睛几乎是贴在木简文册上的,可他很认真,每看一会,就把木简上的西蕃文字,译成汉话说出来,然后那些吏员就持笔墨,将其写在竖起的一面面版上。

    这位,正是渤海国来唐的太学生杨曦。

    他在唐朝的这么多年,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抄写各种佛经、典章,在这种枯燥的过程当中,杨曦已深通唐、天竺、西蕃、新罗等多国的文字。

    而这些木简,正是苟头原之战时缴获自尚结赞的,里面有这位东道大论对军队、辖地的各种文牒。

    通过对其的翻译,高岳一方已很好地掌握了尚结赞、马重英的补给路线,因为这些任务都被尚结赞麾下官员详细刻在木简上分发四方,留下影本在尚结赞营中,被白草军士兵缴获不少。

    现在西蕃的补给路线是这样的:因华亭被唐军所占,陇山的几个关隘都受到威胁,所以尚结赞要求整个东道州郡的粮食、牲口都从会州过六盘山,集结于东麓摧沙堡,然后由摧沙堡分为两路,一路占大部分,供给尚结赞所在的平凉;另外一路,则走萧关路、安乐州,送至盐州,补给给马重英。

    后一路,马重英将保护路线的责任委任给灵、盐的数个南山党项部落,即是西蕃人所说的“护持”(仆从军),每次多少石粮食,隔几日运一次,个中规律都被高岳给摸清楚了。

    “文册被缴获后,尚结赞会不会起疑心,变更路线和日期,那样我军出击,便会很容易惊动尚结赞。”兵马使高固有所担心。

    高岳却决定搏一下,他对高固说:

    这条补给路线受地理限制,几乎是死的,冒然变更不但很麻烦,另外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摧沙堡的两条路线,尚结赞因自身更关心平凉的这条,而忽视萧关路通往盐州的这条,再加上尚结赞如今还是骄横的,打心里还是瞧不起唐军,所以我认为变更的可能性很小;

    另外,为什么自古以来西面或北面的戎狄入侵关中,都喜欢走萧关路和马岭河?除去这两条走廊自北而南逐渐平坦,有利于骑兵用武驰骋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两处水草丰裕,战马不至有缺,而萧关路和马岭河在北面交汇后,直到灵武城间数百里距离,都是荒芜的“旱海”,寸草不生——若我白草军能占萧关路,随后身为“七镇宣慰使”的宰相萧复又能反击马岭河成功,把马重英逼回盐州的话,那马重英的西蕃、党项、吐谷浑骑兵就丧失这两条可以牧马的走廊河谷,陷于旱海当中,等到春季来临,战马缺水草,很快就会疫病横行,那样蕃兵叛羌皆不足虑,所以不管尚结赞知道不知道,萧关路都是必争要地。

    “廉使高见,此战我黄岑必定誓死护持廉使左右。”高固抱拳慷慨激昂,他还发誓要手刃王朝干。

    因王朝干本是他养父浑?最信任的虞侯,却在之前投敌卖国,让浑?的名声受辱,高固当然无法忍受。

    “嗯,黄岑——通传各军军将明日清晨时分,至连云堡山下的本使的营帐中集合。”

    明日平明,泾州天空满是漂亮的青灰色,万里无云,连云堡赭黑色的壁垒、障塞和烽堠矗立中央,其赤黄色的山崖下,环绕着白草军密集的营盘。

    主帅营里,高岳正襟危坐,一干军将从西帷门而入,鱼贯向高岳叩首行礼,接着各自按序列坐席。

    而后高岳就将奇袭萧关、摧沙堡的计划全部托出,白草监军西门粲则捧出发兵的印章。

    气氛凝结,诸位白草军军将都知道此战,绝不可等闲视之。

    “奇袭摧沙堡,须五千精骑。我白草军可集两千骑兵、骡军,段太尉、刘别驾(刘海宾)出凤翔、泾原行营骑兵两千,由张羽飞、刘国光、史富统领居我左,邢大将军出神策骑兵一千,由马有麟统领居我右——三方骑兵,节制权全在我高岳肩上。我白草军的奇袭队伍,由明怀义、徐泗二将分为左右厢,高固为先锋兵马使,其他诸将蔡逢元、郭再贞、王?亍⒄怨庀鹊龋?觳骄?⑼镣殴?蠖恿羰亓?票び?兀?樯癫叽蠼??暇?澜谥啤!?br />
    这蔡逢元和郭再贞立即就不干了,他们伏在席位上,要跟高岳一道出征奇袭,保护廉使周全。

    “军阵大事,岂是你等可儿戏的!”高岳发怒说,接着他对蔡、郭二人说,“你俩入军来,可曾指挥过骑兵?”

    蔡、郭只能默不作声,其中郭再贞心里想:“你自己可不也没指挥过骑兵......”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