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4.大论逃生天
    这西蕃军队的战斗力绝不是盖的。

    苟头原的夜风里,尚结赞将骑兵们全部集中在一隅,重装披甲骑兵列阵森立,轻装骑兵埋伏其中,不断趁白草军兵疲累或不备时发动袭击——明怀义的骑兵突击被打退,接着徐泗的骡军包抄被驱逐回去,高固领着白草军的前、左、右三部,夹着土团弩手发起数次集团攻击,也被打退。

    足足从酉时打到了亥时,尚结赞所领的中股军,犹自凶狠搏战,没有溃退的迹象。

    而孙丘谷处,唐将张敬则也啃上了“硬骨头”:得到两砦增援的尚结赞前股军,即便伤亡过半,可依旧冲阵不休,发了狠要把东道大论给接应出来。

    青石岭、连云堡、制胜关、华亭,这方圆百余里的地带,夜晚里是烽火连绵,杀声震天,燃亮了半个泾州的夜空。

    见无法吞下敌人,高固只能下令,回撤至高坡处,暂时让血战两个时辰的士兵休整下。

    这时尚结赞居然还抽出手来,派出虎豹皮亲卫骑兵,忽然将自南路来的高岳中军堵截住,并把其压在了苟头原的中央!

    见这股唐军内有天子所赐的长旌,西蕃虎豹皮骑兵知晓为唐军节帅所在,于马背上发矢如雨,白草军都押衙蔡逢元下令所有士兵竖旁牌、团牌,列成个庞大的圆阵,将观察防御使高岳和兴元监军西门粲护在中核,拼命抵御四面射来的弧矢。

    “诸位儿郎无须慌张,敌人是强弩之末,我唐军占优,擎稳旁牌,握紧五兵,不放小蕃贼兵匹马回去!”长旌下的高岳不断激励着士气。

    其侧,追随的支官苏延,看着不断驰突来的西蕃骑兵,见到他们各个全身上下都披着鱼鳞般的甲片,人马合一,宛若怪物,在火光和夜幕下闪闪发亮,和骤雨般射来的箭矢,又是激动,又是害怕,连牙齿都打起架来。

    “啊!”监军西门粲忽被一记流矢,刮伤了手腕,疼得他低声惨呼下,伏在了马鞍上。

    高岳见到他的袖管处,不断有血流出。

    “蔡逢元,蔡逢元!”

    “不碍事,不要声张,免得影响士气。”西门粲说完,扶着胳膊,继续骑在马背上坚持着。

    “小凤,快来救援我!”高岳怒睁着眼睛,回头望去,他的喊声激荡。

    现在整个苟头原战场上,高岳的机动预备军力,就剩下郭再贞所领的白草后军两千人。

    不一会儿,前去报信的斥候骑兵,从浓黑的夜色里归来,拉住缰绳对高岳说:“郭虞侯全军正在二里开外,掘灶埋锅吃饭,饲喂战马。”

    “这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思吃饭喂马?”高岳大怒,“给我继续催,不然战后我褫夺他的军职。”

    可那斥候摸摸自己脑袋上的压耳帽,如实报告:“郭虞侯说了,全军人马吃饭时天子都催逼不得,廉使若是不愿等,可先行打将过去。”

    “我......他......不是......”高岳为之气塞。

    于是高廉使等郭虞侯,等了足足半个时辰。

    这其间,西蕃的虎豹皮骑兵见高岳中军结阵严整,便不敢冲击,在把各自箭囊里的箭矢射尽后,便缓缓退去。

    那边郭再贞领着后军将士吃完饭食后,人马抖擞,列阵起行,先是遇到了从青石岭上奔溃下来的尚结赞后股兵马。

    这股蕃兵千人左右,在岭上被强攻上去的刘海宾、邢君牙部杀得只剩下三百余人,抹黑逃出来,好不容易到了苟头原,正巧被刚刚用膳完毕的郭再贞捕住:精疲力尽的三百蕃兵里,百多名“桂”很快全员成仁,其余的“庸”们可不愿替赞普或大论战斗至死,便全部跪地投降。

    “各位儿郎,取所携的縻马绳来。”郭再贞豪气地命令,接着将俘虏的庸兵用縻马绳挨个拴着,拉成一串,便要前去增援高廉使。

    正好自青石岭上,泾原军将刘国光、马?、史富等,领着八百余轻骑,一路举着火把追击而来,遇到了郭再贞。

    “苟头原战事如何?”刘海宾之子刘国光问到。

    “蕃子已崩了,诸位若不奋勇往前,是分不到一杯羹的。”郭再贞如是回答。

    听到这话还用说?立功情切的泾原行营诸将,策马无不争先,郭再贞的白草后军紧随其后,蓄积足了气势,劈入了尚结赞的阵地前。

    这时,连云堡三千神策军也从安丘那里赶赴到了战场。

    高岳的中军营也发起攻击。

    同时,高固所指挥的前、左、右三军也冲下山坡,加入战团。

    西头,白草军的骑军、骡军也压上来。

    毕竟白草军和友军队伍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优势。

    尚结赞的中股兵马被挤压得四分五裂:大部分庸们自各条小路,四散逃逸;失去支撑的桂们,也纷纷退却。

    可孙丘谷他们是去不了的,因通往那里道路被白草军骑兵切断,只能临时找各条小路,化整为零,向阴盘城奔走。

    尚结赞在忠心的侍卫武士索玛和一群虎豹皮笼官的护卫下,慌不择路,身后火光晃动不休,火矢更是掠着光芒,不断从他头顶上飞过,照亮着四面崎岖的小径和树干,有人用汉话不断高呼:“穿着紫白相间官服的便是小蕃的大论尚结赞!”

    吓得尚结赞将铠甲外罩着的衣衫给解开,丢弃在道路边。

    “执蛙旗的,便是大论尚结赞!”

    尚结赞便是再爱惜自己的军旗,也只好抛下。

    “有伞盖和五色牙旗的,便是尚结赞......”

    尚结赞只能继续“轻装“逃路。

    “身旁有虎豹皮骑兵的,便是尚结赞!”

    尚结赞望望身旁披着的豹皮、虎皮的骑兵,可无法要求他们将虎豹皮给脱下来,因为这是战士的荣誉,让这群甲门武士扔下荣誉的象征,不如直接叫他们去死。

    一路狂奔,尚结赞一行先是冲下个山坡,随后跑了阵,觉得地势越来越高耸,穷追不舍的唐军骑兵,晃着松明,好像在他们的头顶上奔驰似的。

    “完了,我们冲到沟壑里了!”尚结赞欲哭无泪,要是跑不出去,自家的尸骨就得填沟壑了。

    “主人,舍弃马匹,我们爬上去。”还是侍卫武士索玛这时头脑清楚些,接着这群人扔下坐骑,尚结赞索性把铠甲、印信、行李全都扔在沟中,而后手脚并用,顺着陡峭的斜坡,抓着荆棘杂木而上,直弄得掌心和脸面血痕累累,才算是翻出了苟头原,而后抹黑,步行往阴盘而去......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