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8.白草军出征
    大阅结束后,高岳亲自找到长史韦平、利州刺史王?兀?运?龈浪担骸笆ブ魅缃袢褚庥谖鞅庇?铮?云蟾幢摺9识?鸵迸┚吆芸旎岢晌?欣?赏嫉氖乱担?倚嗽??蚶闯龊锰??晒馐浅枪滔氐奶?僖严圆蛔悖?忝强次蚁惹坝??チ颂司┦Γ?偷昧肆酵蚬岬男拗闻┚咔??院笮嗽??ゲ蛔』?幔?突岜槐鸬姆秸颍?热缏盱莸暮佣??蚶畋д娴脑舐憾崛ィ?抢镆彩浅龊锰?牡胤健!?br />
    韦平与王?囟偈毙牧焐窕幔?绕涫抢铌傻耐馍??兀?蚶炊曰匾缀突厣趟???睦?蟾裢饷舾校??谙惹熬投愿咴辣г构???萏锏叵列∑恶ぃ?傩展饪恐值睾苣淹晁埃??员匦氲酶阈?安?怠保?固?莶普?屯帕贩延谩?br />
    而高岳和他臭味,不,是兴趣相投,两人一拍即合。

    事先经过对利州衙署里的公案图籍的检校,王?睾芸隙ǖ卮鸶锤咴溃骸拔颐抢?荩?诳??昙涞墓逼肥翘烀哦?!?br />
    天门冬,是一味应用很广的药草,滋阴润燥,清肺降火,完全可在利州建草药园。

    另外王?鼗苟愿咴浪担?颐抢?莸牧?派绞⒉?尤椋?庖彩俏队欣?赏嫉恼涔笠┎模涣硗饬?鼓??档奶?伲?诶?菀餐耆?愕钠鹄础???堇硭??诘拿喙认兀?凶??飞剑?诔龊锰??钟形骱核?啡破浼洌?梢陨杪?鸵奔纂小⒈?骱团┚撸?瘸枪痰幕挂?帕肌?br />
    高岳大喜,急忙对王?厮担?ブ鞑Ω?男拗闻┚咔?酵蚬幔?壹纯谈?阄迩Ч幔??以诤?飞酱瓷杼?佟?br />
    “那利州的田......”

    “利州就两千余户人家,还种什么田啊!专力种草药、冶铁,马上我还会从宣州那里引来茶树,药、铁、茶这三物一旦齐全,再加上兴元府的邸肆、船只帮你沿着西汉水、汉川到处运贩,回易和回商钱数不胜数,还不够利州和籴兴元府诸县的营田粮食吗?”高岳自信满满。

    王?鼗腥淮笪颍??戳?沟囊馑迹?且?研嗽??钪菹氐木?米槌筛龌ゲ沟恼?澹?焕⑹橇?梗?次侍獾难酃饩褪巧铄洹?br />
    而后,高岳就委托韦平、刘德室为府中留务,在他领军出征后,全权处理利州的发展事宜。

    当然利州的产业发达起来,大伙儿身为兴元幕府的支郡刺史、县令,连带府内僚佐军将,都能在里面分得一杯羹,尝到偌大的甜头。

    高岳向来的理念就是,大家一起吃苦,一道发财。

    隆冬时分,天汉楼城墙下大渚河处满是冰凝,望楼处雄壮的号角声响起,除去留守府城的两千白草兵,交给侯兰、程俊仁外,其余五千官健,连带三千土团士卒,在凛凛的烈风当中扬起黑白貔貅的军旗,和皇帝赐予的长旌,由大将高固、王?亍⒄怨庀取⒉谭暝?韧陈剩?阶涿强缸懦げ?,背负着卷起的扎甲,扎着绑腿,迎着薄薄的雪雾和零落的天际晨星,齐步穿过城外寂寥广阔的田野;大道上,夹杂着骑兵和骡子兵,护送着运输行李、粮食、酱菜等的犊车,川流不息,向着兴州略阳城进发。

    城中兴建好的监军院门前,迟走一步的高岳亲自造访,邀请白草军监军西门粲与自己一道出征。

    西门粲不敢怠慢,很恭敬地携带着印章,追随在高廉使的身后。

    而城南正在营修的学馆旁,高岳又拜访了刚刚安顿下来的兴元使府支官苏延博士,“苏博士,白草军正要前去为国戍守边疆,抗击西蕃,行营在外,各类文书都要劳烦博士。”

    这意思即是说,苏延身为支官,在战场上对各种文书“倚马可待”,是他的职责。

    苏延急忙和妻子道别,说家宅和孩子都交给她照料了。

    “去的可是陇山战场啊!?”他妻子问了这么一句。

    苏博士说是的,儿郎们在阵头搏命,我要做的,就是用笔墨把他们的光辉给记载下来。

    他妻子便点点头,对苏博士说,可谨随高廉使之后,别呆头呆脑地有所疏忽,家中就交给我吧。

    很快苏延就准备好了简单的行装,上了匹温顺的母马,和兴元监军西门粲一道,夹着兴元观察防御使高岳,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各位,我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人,文士,田夫,军卒,商贾,官员,哪怕是中官阉寺,所有所有的人的力量和意志,都统一起来,在这个最伟大的朝代,做出力挽狂澜的事业。”高岳拉着缰绳,于心中如此想到。

    马蹄声绵绵,很快到了兴元府衙的处,横巷后便是自家官舍后院,“高廉使?”监军西门粲开口询问道。

    他的意思是出征前,是否要和家人道别下。

    “不用,不用了......”高岳只是低声说了下,不过还是有些犹豫,接着按捺住自己,就继续驱马往前。

    兴元府城门处,明玄法师和一众净土宗僧侣穿着缁衣,合掌立在大军行过的烟尘中,他们之前诵着佛号,为出征的军卒祈福,至此明玄法师的嗓子都沙哑掉了。

    而在明玄法师身后的山岗上,几名军卒正在掘圹,准备安放“兴元府白草军牙将胡贲”的墓碑。

    高岳骑着马,恰好来到明玄法师的面前,很自然也看到了胡贲的圹穴,心中感情有点复杂。

    “法师......”高岳心中有些困惑。

    “高檀越,请莫要回头。”谁料明玄法师只是重新将手掌合起,说出这番话来。

    “莫要回头。”明玄见高岳脸色尚有犹豫的意思,重复了这句话。

    高岳便真的不再回头,扬起马鞭,抽了下坐骑的脑袋,马蹄很快迈动起来,耳边的风呼呼响起。

    府城内的织造坊里,云韶坐在那里,很认真地望着一起来帮忙的双文、住住母子,还有宇文碎金,是如何穿针引线的,她在心中默默地想到,我要学会,我要学会,也要为全兴元府尽一份力,不负少尹夫人的名声。

    官舍中堂处,鞠球咕噜噜地滚着,直到坐榻的柱脚处才停下,竟儿追着鞠球跑来,然后立在帷幕鼓荡的堂中央,霍然察觉到了什么,“阿父,阿父?”

    这段时间和他相伴很好,叫他打算子、定飞?的父亲,突然间就不见了。

    竟儿鼻子一酸,哭起来,说阿父你去了哪里?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