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5.筵席曲江亭
    接着所有的司金吾子弟乘马排成一列,扬鞭气势汹汹地往京师城门方向驰去。

    “请诸位子弟归营吧,稍安勿躁。”高岳很客气地奉起衣袖,对这群北衙禁兵说到。

    北衙禁兵无不垂泪,对高岳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慢吞吞地又折返而去。

    “兴元少尹、判梁州事、兴元营田转运使、白草军使臣岳,近奉圣恩,远承密旨,即九月廿二日发离是府迄,星奔道途,罔安宿食,非怠时渐,匍匐朝天,今已至阙下,恭候宣政正衙东阁门,伏惟陛下处分......”紫宸殿内,李适手持高岳及韦皋等各地司使的书仪,点点头,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对旁边的中官吩咐说,“尽快于紫宸便殿悬?プ樱?抟?俣运?械乃臼梗?途╃芑仍趾推搅怪?鞘乱宋驶啊!?br />
    很快,皇帝又让中使前去翰林学士院,要求学士们拟写白麻,火速提拔刘从一、姜公辅,及刚刚入京的巴南观察使严震同为“三品同平章事”,入政事堂,与萧复、张延赏、李勉组成个”六人宰相班子”,共商国是。

    可皇帝也清楚,宣润节度使韩?辏?鞔ń诙仁估铌烧馊喝耍?皇窃紫啵?扇?Ω??紫啵??运?且苍谧襄繁愕畹奈识孕辛械敝小?br />
    宣平坊乌头门前,高岳至此,发觉他的宅第已修治完毕。

    还没等他把园林和设亭给游览结束,司门的小吏就跑进来,手持封书仪,说这是南阳公派人送来的。

    高岳不敢怠慢,用刀裁开一览,却是韩?甑那胩??br />
    “屈客

    来日于尚书省曲江亭子备冷淘,伏希垂临光降。

    ?杲餍弧?br />
    随高岳一起入京的刘德室,看完后便说,韩?甑氖橐巧喜⑽从芯吖傧危?杉??恼獬◇巯?撬饺嗣?宓模?欢?氐阌衷谇??纳惺槭⊥ぷ樱?孟裼执?泻芮康墓俜缴?省?br />
    “这便是韩?甑牟呗粤耍??衷谝巡痪迮氯魏喂婢亍!备咴赖奔磁卸纤担?婧笏?昧醯率倚戳朔狻靶环棺础保?兴托诺娜舜?厝ィ?允咀约阂呀邮芰撕?甑难?耄?br />
    “伏蒙相公台慈,特垂宠召,卑情无任戴之至。

    岳谨录上”

    次日,在皇帝问对紫宸殿前,韩?晗仍谇??ぷ颖呱柘麦巯??钥畲?┠谕飧魑还僭钡拿?澹?翟蛟谕骋豢诰丁?br />
    筵席上,主人韩?甑乃捣ê苤苯樱?br />
    蝗灾的救灾粮我来提供,神策右大营的军食我来转输,然后大家都应赞同平凉筑城的计划。

    “是也,是也。”在场的人们都应和到。

    韩?暧炙担?谄搅怪?牵?匦朐銮裤??杏?牧α浚?揖偌鲂?渚?诙仁沽跣?簦?鱼??诙仁埂⑵搅拐蚨羰埂⒃?荽淌罚?橐煌蛐?渚?孔洌?址⒒次鞒孪善嫖迩?孔洌?又谢氍{二千士卒,至泾州一带,和安西四镇行营合流,共四万官健,开赴平凉筑城——为防士兵调动时哗变不满,每名官健筑城期间,食三倍出界粮,发资装费四贯钱,另赐布帛五匹,筑城功成后,每名官健再给赏设钱八贯!

    “是也,是也。”在场的人毫无异议。因大伙儿都清楚,韩?耆刖┣埃?秃托?渚?跣?簦ㄔ??跚ⅲ┐锍赡?趿耍?跣?羧?χС趾?姆桨福??蛲短冶ɡ睿?偌隽跣?羧テ搅怪?俏?Γ?窃僬?2还?牟僮鳌?br />
    “另请韦军使发奉义军五千,高少尹发白草军四千,合其他方镇防秋兵,驻屯咸阳,以为后拒;段公的凤翔军,韩游瑰的?宁,论惟明的庆州,戴休颜的渭北,皆为犄角,以备不虞。”

    高岳和韦皋都表示没有问题——防秋兵,一旦出本镇界,至西北军镇戍守时,吃喝拉撒都归朝廷度支司管,不会给当地财政造成负担。

    随后韩?暧趾椭钊思浯锍稍级ǎ?ハ嗑偌鋈瞬牛??瓿?ネ凭倭跣?敉猓?值⒂滞凭禀庀碌奈庀赘ξ?鹞峤???铌删偌龊?叮ㄔ?鞔ㄎ魃骄??硎梗┪?乃缃诙仁梗?志偌稣?^、王升鸾(都是西山军系统)为神策将军,李泌则答应推举韦皋为东川节度使,高岳为汉中五州都防御团练使,又想推举原凤翔节度使张镒的行军司马齐抗、齐映入朝为要职。

    “本人的话至此为止,众位谁赞同,又有谁反对?”

    当然是全员赞同附议。

    筵席结束后,高岳去升平坊的宅第拜谒了刚刚辞去朔方军节度使的岳父崔宁。

    现在的崔宁可谓无官一身轻,拿着丰厚的俸禄,住着几十亩的宅院,妻子柳氏伴在身旁,又有大群的侍妾环伺,整日不是抱着孙儿玩耍,就是打双陆、投壶、射箭、蹴鞠,当真是悠哉乐哉。

    “下次高郎辞任归京来,入台省后,就把竟儿送来长住,我们夫妇好久没见到竟儿了。”柳氏在女婿致礼后,笑眯眯地说到。

    “竟儿现在可开始习软弓轻箭的?”一旁,浣花夫人任氏也问到。

    “我家阿霓就是好妇人,又生了个男郎。”崔宁则摸着大胡子,喜滋滋的。

    可高岳现如今明显有点精神负担:云和的事,他最早是要向泰山坦白的。

    芝蕙献策说:三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即可。

    因为整个升平坊崔宅内,话事的当然还是崔宁,没崔宁,也就没叔岳父崔宽的富贵。

    很快,在崔宅的射堂回廊下,高岳战战兢兢,对单独面谈的泰山说:“小婿该死,有件事不知可不可对岳父坦白。”

    崔宁叹口气说,“高郎你想说的我也知道,是不是你替堂妻妹云和,拒婚平陵窦家,捏造个兴元府牙将胡贲出来,让云和‘影婚’的事?这件事也好办,你去台省内找几位精干的胥吏,塞些裱钱给他们,造个胡贲的告身出来搪塞过去即可,让窦家哑口无言,明面上窦参也奈何不了我。”

    高岳喉头翻滚了下,吞口吐沫,“阿父,造好胡贲的告身后,小婿就让胡贲亡殁掉。”

    “嗯,当然要亡殁了,对了,高郎准备如何让胡贲亡殁?”

    “这样,小婿委派牙将胡贲,乘船至江陵回商,回来半途上遭逢风暴倾覆而死,尸骨无存,只能在兴元府立个衣冠冢。”

    “高郎这样是否不妥?天子有云,方镇军府一概不准回商的,你这样做是要任责的。”

    “犯错任责,不显得胡贲死得更真些吗?”

    这时,高岳鼓起勇气,低声俯首,对崔宁说,“可现在最关键的是,胡贲亡殁后,云和的‘再嫁’问题!”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