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7.皇城宣慰使
    高岳在红芍小亭的陂塘旁立下自己营幕,但他却不让任何僚佐参与到“皇城宣慰”的事务里来,届时只让观军容使霍忠唐,和霍带来的数名笔吏在场。

    随后长安城也出现了十分怪异的局面。

    三原和富平地带,段秀实、崔宁和浑?和李怀光连日苦战。

    光泰门外,李晟的神策军行营抵近至灞桥处,暂时处于总攻前的静默。

    而长安城南面的启夏门和东面的延兴门处,和其外的围城营地保持了有节制的畅通:每日都有人在此两门出入京师内外,泾原叛军有所阻拦,打窦翻墙者便不绝,都要前往长乐坡白草军营地,要见皇城宣慰使高岳。

    对此,三川行营副元帅贾耽是不闻不问。

    表面上,皇帝李适使用的是攻心策略。

    他听取了高岳先前的翦除两翼、攻心中央的方案。

    可对高岳来说,考验恰恰在此。

    先是来了城中至德女冠的观主,虽则有些年纪,可丰韵犹存,足见年轻时也是个风流美人,待到入席后,见高岳身后站着的,是个身着紫衣的中官,心想只需讨好高岳就行,于是声音千娇百媚,称自己名曰宋之璇,曾与那些大诗人、高僧密切往来过,还和薛瑶英有过交情(毕竟薛瑶英在至德女冠里挂名过)。

    听她套完近乎后,高岳便很客气地询问她,炼师辛苦至此,所为何事呢?

    宋之璇对高岳是眼波流转,而后就垂泣说到,叛军入城后,她被胁迫去参与筵席,写了几首应酬的诗歌,嘤嘤嘤......

    “弱质之流,受到如此逼迫,也是正常的,请安心,岳必然原原本本呈给圣主。“高岳实则在内心叹口气,随后请宋炼师写下述状交上来。

    结果等宋之璇的述状呈上后,高岳见文状边还贴着碧色纸笺。

    其上用柔媚的字迹写着首小诗:

    命啸无人啸,

    含娇何处娇?

    徘徊花上月,

    空度可怜宵。

    这分明是首向自己荐枕席的艳诗,高岳抬起头来,正色和宋炼师对视,只是说请炼师回去。

    宋之璇还待说什么,高岳在席位上将手抬高,于是宋炼师只能怅然离去。

    等到宋炼师离去后,高岳将那方写着诗的碧笺揭下,投入到燃着火的杯盂中。

    “三兄......”旁边的霍忠唐讶叹道。

    “七郎,给宋炼师留下点最后的尊严吧!”高岳叹息。

    旋即,来到的是西明寺的僧侣,这群人在高岳前是痛哭流涕,说叛军占据长安城后,寺中的叛逆法坚和尚,协助叛党造大云梁,攻圣驾所在的奉天城,绝非西明寺本意,西明寺上下,是绝对忠于皇室朝廷的。

    言毕,为首的僧侣便交给高岳、霍忠唐各自个匣子。

    高岳打开匣子,内里光气扑面而来。

    合上匣子后,高岳便退还给了西明寺僧侣,并告诫他们:“西明寺,在先睿文圣武皇帝(代宗)御天下时,可是被钦定为护国之寺,每年布施的米粮钱帛不晓得有多少。而今出了这种事,真的是,唉!”

    僧侣们赶紧不住叩首,请求宣慰使网开一面。

    高岳便指着旁边的霍忠唐,对僧侣们说,这位才是圣主的敕使,有想法可以对他说。

    当即西明寺僧侣们就表态,愿意将寺庙里的珍宝全都拿出,合计十万贯,进献给圣主,此外寺庙还有几乎半坊大小的“普通院”(寺庙构筑的屋舍,可以让俗人入住),也愿意交给官市。随后僧侣就将产业的各项文簿,颤抖着交到霍的手中。

    霍哪里敢自专,又把文簿交到高岳手里。

    高岳稍微看了下,就瞧出了门道来,厉声叱问西明寺道,尔寺里所献之物,为何铜器铜钱如此多?

    这下子僧侣们慌了,又雨点般叩首。

    高岳称,先皇帝和当今圣主,三令五申,严禁达官贵人、道观、寺庙私藏超过限度的铜钱(防备钱荒),熔钱为器更是犯禁的行为。

    “求宣慰使盘桓!”

    高岳便让西明寺将所藏的钱和铜器全都交出给朝廷,一文不留。

    这下西明寺的僧侣们是惨到了极点。

    可他们还不知道的是,这位绯衣银鱼的高少尹,在刚刚及第后就敲诈过西明寺二百贯,可现在他勒令西明寺交出来的钱财,已然有二十万贯。

    送走西明寺后,高岳疲累地端起茶来,啜饮了几口,对霍忠唐诉苦说,“宣慰使难为啊......”

    “三兄,怕是真难的还在后面。”霍忠唐话中有话。

    高岳凝住了眉眼,他当然明白霍的潜台词。

    下一轮来的是平康坊都知,北里的杨妙儿和中曲的楚娘都来了,称叛军入城后,曾经让伪京兆尹和金吾,行牒文让平康坊的女子前去陪酒,她们被迫无奈,曾有屈从,来此向宣慰使求情。

    “可有刺探到叛党情报,哪些人附逆的?”高岳当然有心要帮杨都知,便急忙问道。

    于是高岳就让杨妙儿和楚娘,写了份具体的述状,将席间观察到的,叛党都有哪些人,都接受过哪些伪职,记录得清清楚楚。

    “你们......没和叛党有什么诗歌往来吧?”高岳清楚,吟诗就等于是留下罪证,将来是要负责的。

    杨妙儿和楚娘急忙摇头。

    高岳便轻松下来,说平康坊的姊妹我是肯定要还恩的,昔日岳寒末时,曾得到过诸位的帮衬,这辈子不敢忘记。

    楚娘当即伏低感动大哭,称高少尹不计较前嫌,这份胸襟让她羞惭欲死。

    “这是什么话。”高岳言毕,便取出份经卷来,亲自交到杨都知和楚娘的手里。

    两人一看,是《观无量寿经》。

    “此后多多反复吟诵,劫难自然不会近尔等之身。”高岳和颜悦色地说到。

    送走平康坊代表后,各附逆的官僚,派遣来说项的奴仆更是不计其数,有送钱的,有送宝的,有送别业田庄的,还有要送女儿给皇城宣慰使当小妾的,高岳一一秉公加以处理,绝无私相授受。

    这时候,立在旁侧的霍忠唐暗暗赞许。

    这下他回去,方便对陛下交待了。

    入夜后,长乐坡营地篝火闪耀,树林里的飞鸟鸣叫着,相与飞还。

    可高岳则更打起精神来,他知道白日里的,都是些虾米角色,真正关键人物,要到这时候才能登场。

    果然,戌时和亥时相交时刻,几名军卒押着名穿着青衣的男子入帐幕。

    “苏执事,好久不见。”高岳还没等对方开口,便如此说道。

    那男子急忙对自己再拜。

    此人,正是朱??的心腹家奴,苏玉。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